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冷魅首席的致命恋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认识爱情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认识爱情

时间,如握在掌心的沙子,悄无声息之间,一点一点的,从指缝之间,悄然滑落。

张格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就好险凭空消失了一般,又好像,他曾经的存在,只是周围的人,做了一个梦。

做这个梦的,有纪言,有王佳。

很多时候,人在极端的癫狂之后,就会变得极端的冷静下来,就像是王佳,谁也无法想象,当初那么仇恨纪言的一个人,居然,会一步一步的走近,和纪言成为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朋友。

不过纪言也知道,这种变化,无关她自身的人格魅力,而是王佳此时此刻的一种心理需要,她失去了张格,所以需要在她的身上,寻求到某一种寄托。

而纪言,本身对王佳,并无多大的敌意,再者一直对张格的事情,抱有某种愧疚之心,是以内心倾向性的,也是想对王佳好一点,就是这样子,促使了二人越走越近。

这天的天气格外的阴冷了一些,阴风怒号,街上行人寥寥。

纪言担心纪正的身体,去了一趟监狱,送了一些衣服和被子,坐车回来的时候,在街角,偶然看到一家婚纱店,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下了车。

一个人,走到婚纱店的橱窗外,看着白色的婚纱,心微微悸动。

每个女人的心里面,都有着一个称为新娘的梦想,只是对于她而言,这种梦想,早就被压抑,被深藏,藏的那个角落,连她自己都找不到。

可是今日,不知道为何,目光为之吸引,为之锁定,似乎再也移不开一般。

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绪,什么样的情节,但是纪言却是隐隐感觉到,内心的某种渴望,在这一刻,慢慢的升腾,内心的坚冰,也是一点一点的融化。

她爱这种洁白的颜色,代表毫无瑕疵的爱情,代表,执手共老的承诺,代表着,一生一世的幸福。

可是她,还会幸福吗?

婚纱店的店员见纪言在橱窗前站了很久,有一个店员走了出来,打量她两眼,恭敬的问道:“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纪言犹豫了一下,指了指婚纱,问道:“请问,可以试一下吗?”

店员道:“可以的,里面请。”

纪言点头,跟随着店员走进店里面,一路上,店员说着话:“您是要结婚了吗?”

纪言脸颊微红,下意识的点头,店员就是笑道:“那请问你喜欢那一款婚纱呢?”

已经走到一排婚纱前了,店员示意纪言自己选择。

纪言看了几眼,指了一件婚纱,道:“就这件吧。”

“那好,试衣间在那边,您请。”店员恭敬的道。

纪言身上穿的是一件香奈儿的外套,脚下的鞋子则是lv的,手里拿着的包包,则是古驰,一身的国际名牌,典型的贵妇打扮,店员伺候起来的时候,格外用心。

纪言内心欢喜,细节方面也没过多注意,跟随着店员,换上婚纱,走出来的时候,店里面,其他的那些正在试衣的人,全部都愣住了。

纪言身材高挑,显瘦,周身皮肤雪白,毫无瑕疵,脸庞精致明媚,锁骨以下,线条流畅,勾勒出极为漂亮的身材曲线。

可以说,这身婚纱,根本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好漂亮。”有人夸赞道。

“是啊,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都可以做婚纱模特了。”

“做模特,人家只怕是看不上吧,你没看到她进来的时候穿的衣服吗?加起来上十万了,一看就是有钱人,不过保养的真是好啊,气质也非常的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男朋友没来。”

“是啊,真是可惜,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配的上这样的女人,你看她,那么的清冷骄傲,真像公主。”

纪言将这些话尽收耳中,微微不好意思。

店员又是在她耳边道:“小姐,婚纱很漂亮,您更漂亮,请问您满意吗?”

纪言轻轻点头:“非常不错,很喜欢。”

店员道:“您如果是快要结婚了的话,是租婚纱,还是直接买了呢?”

纪言微微一愣,她倒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单纯的,只是因为偶然见到了,内心深处压抑着的某种悸动释放罢了。

“我还没想好。”纪言不太好意思的道。

店员还是笑脸相迎:“没关系的,下次您可以和您男朋友一起来看,这是我们店里的名片,您收下。”

纪言说声谢谢,将名片收好,然后进去试衣间,换过衣服。

走出婚纱店的时候,吹着冷风,纪言又是感觉到公主梦幻灭,一脚踏入现实世界了,不过是一道门槛的距离,差别,却是如此之大。

微微摇头,打断内心的某种异样的情绪,纪言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别墅方向而去,时间不早了呢,林墨白应该到家了吧。

出租车刚走,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婚纱店门口停下,车里的林墨白,看着出租车的影子,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林墨白走进婚纱店,又是引起众人的注意。

店员赶紧过来:“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到您的吗?”

林墨白想了一下,道:“我想知道,刚才那位小姐,所看中的是哪一款婚纱?”

店员会意,将那件婚纱拿过来,道:“是这件。”

“帮我打包。”林墨白直接将卡递了过去。

店员接过,赶紧去张罗了,其他的人,则是好奇的看着林墨白,猜测他与之前的纪言是什么关系。

不过俊男美女,如果真的是一对的话,那可真是金童玉女一般的组合了。

过了一会,店员将打包好的婚纱和卡拿过来,给林墨白,微笑着道:“可以了。”

林墨白接过,说声谢谢,脚步匆匆的

离开。

有个女人看着他的背影,好久,才恍然大悟的道:“啊,他是林墨白啊。”

“林墨白。”立即有人回应。

“是啊,就是林墨白。”

“天啊,他居然来买婚纱,不是要结婚了吧?”

“有钱人结婚,不是定制婚纱的吗?”

“说不定是想玩浪漫呢?”

“可是为什么是之前的那位小姐看中的款式,难道是情侣?”

“有可能的。”

众人的议论,林墨白都没听到,他上了车,启动车子往别墅方向而去。

下车之前,林墨白犹豫了一下,将婚纱留在了车上,没拿下来。

纪言已经回来了,看到他,问道:“冷不冷。”

林墨白摇头:“不冷。”

纪言又道:“那准备一下,吃饭吧。”

林墨白嗯了一声,去厨房洗手,两个人之间的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说不上浪漫,但是,绝对是幸福和温馨的。

还不是夫妻,却已然过着如夫妻一般的生活,不需要太多的旖旎和惊喜,淡淡的温情,才是永恒的幸福。

一起吃饭,林墨白问一些纪言今日出门的情况,然后纪言问林墨白工作的情况,互相说完,一顿饭就吃完了,然后各自洗澡,依偎在一起看一会电视,时间差不多了,就上楼睡觉。

临进卧室前,林墨白忽然道:“纪言。”

“嗯,有事吗?”纪言看着他道。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林墨白问道。

纪言摇摇头:“不知道。”

林墨白笑:“那,明天有时间吗?一起去看电影,可以吗?”

“好啊。”纪言答应下来。

……

第二天林墨白起的比纪言还早,不让佣人动手,自己亲手做了早餐。

纪言好奇,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林墨白笑的神神秘秘的:“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来吧,吃早餐。”

“你的心情好像很不错。”纪言疑惑。

“我每天的心情都很好。”林墨白道。

纪言笑:“我喜欢你这样子。”

“那我保持,一辈子。”

纪言脸微微一红,埋头吃东西。

上午十点钟出门,车子行驶在路上,纪言这才发现整个城市,今日似乎变得热闹不少,天气一如既往的阴冷,但是因为街边那种热闹的气氛,便也似乎变得暖和不少。

有很多花店的花,一大早就摆出来了,不少的店门口,各种折扣海报,也贴了出来。

纪言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这才微微一惊:“今天是情人节啊。”

“情人节快乐。”几乎在纪言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墨白有如变戏法一般的,变出一大束玫瑰花来。

纪言接过,受宠若惊:“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天。”林墨白微笑道。

纪言又是有些不好意思,捧着花嗅了嗅,道:“很香,我很喜欢,你也,情人节快乐,谢谢你的花。”

“有你在我身边,我一直都很快乐。”林墨白侧过脸,在纪言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痕,然后专心开车。

纪言伸手摸了摸额头,感觉到被林墨白亲过的地方,滚烫滚烫的,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一般,明明和林墨白之间的身体接触并不止于此,但是此时此刻的这种感觉,却绝对是焕然一新的,是异样的。

因为内心深处的某种疑惑,纪言看向林墨白。

男人目视着前方,只能看到侧脸,男人的脸部线条坚毅刚硬,极为阳刚硬朗,五官更是如雕塑一般,可是,如此硬气的一个男人,居然有如此柔肠百结的一颗心。

纪言是了解林墨白的,知道他的脾气和性格,他从来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习惯性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张扬的人,可是在她的面前,他却是那么的内敛,那么小心翼翼的将她捧在手心。

有一种爱,叫独一无二,叫****。

此刻,纪言更是深深的意识到这一点,她忽然有点心酸,为这个男人心酸,之前,因为内心的怯弱和自卑,她一直都在逃离和回避着林墨白的爱,可是她从来都不知道的是,她对自己残忍一分,那么,就是对林墨白残忍十分。

因为他一直都是那么潜忍的默默的爱着他,爱的辛苦,爱的绝望,却从来不奢求任何回报。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付出,难道,她就真的能如此残忍,能够无动于衷吗?

自然是不能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因为这个吻,内心一下子变得如此的火热。

这种火热,并不是一下子就爆发出来的,而是几个月来和林墨白的相处,点点滴滴的温情,所累积起来的。

累积到今天,这份温情,变成了她生命之中,不可承受之重,也不能再回避,不能再逃离了。

纪言知道,她是爱着他的。

一直都爱着。

可是一边爱着,一边怕疼。

但是直到现在,如果再懦弱,那么,不仅伤害到了别人,同时也是伤害了自己。

纪言,你必须勇敢,必须主动。

幸福,从来都是争取而来的,而不是等待而来的,太过被动的人就算是赢得了爱情,也会失去人心。

想到这一点,纪言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朝林墨白靠过来,靠在了林墨白的肩膀上,呼吸着林墨白身上熟悉的味道,纪言内心,一阵满足。

林墨白感受到纪言的一举一动,先是微微一愣,不敢置信,继而,脸上漾起一片明媚的笑意。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可是,他终归是幸福的,那么,不管做了什么,不管牺牲了多少,那都是值得了。

在电影院,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看了一部国产爱情电影,彼此无声,出了电影院之外,再度上车。

林墨白这才问道:“纪言,你有想要做的事情吗?”

“我想回家。”

“回家……好……”林墨白重重的点头。

回程,车速明显快了许多,宣示着彼此内心的那种迫不及待。

纪言开始脸红,脸红的发烧。

好久好久,不曾是这样子了。

就好像是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和一个男孩子逛街,第一个和男人牵手,第一次接吻……说起来,所有所有的第一次,其实都是和林墨白有关的。

不管是承认还是否认,她的身上,隶属于林墨白的烙痕,都无法抹去。

车子开进别墅,林墨白拉开车门,拉着纪言的手,走进房间,上楼。

一步一步的上着台阶,纪言的心跳,也是一点一点的加快。

“林墨白……”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林墨白道。

“我也是。”

傻瓜一样的对白,说了之后,彼此相视一眼,欢愉的笑,林墨白搂着纪言腰间的手猛的一紧,将纪言勒了过来,纪言手里的花,悄然坠落在脚边,却是无人在乎了。

“闭上你的眼睛,好吗?”林墨白一片深情的道。

“嗯。”纪言点点头,乖巧的闭上眼睛。

此刻,不管林墨白让她做什么,她都会乖巧的服从。因为,她的心,早已掏空,捧在手里,准备交给林墨白。

温热的呼吸,喷在脸边,微微酥~痒,纪言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事,但是并无丝毫的惊慌,反而是无比的期待。

好久好久,虽然同处一片屋檐之下,无比的深情,但是现在,温情已经无法弥补彼此的内心渴求,所要的,是热烈的激情的碰撞。

过了一会,林墨白的吻落下,在纪言的嘴唇,亲了一下。

纪言觉得不够,下意识的搂住林墨白的腰,吻上去,彼此舌头迅速交缠到了一起,呼吸,渐渐的变得火热起来。

林墨白抱起纪言,慢慢的走进卧室,进入卧室之后,门关上,林墨白又是将纪言给放下。

“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林墨白道。

纪言听言,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眼过去,房间里面,遍地都是花朵,整个房间,铺满了一瓣一瓣的玫瑰花瓣,整个的,成为一个花的海洋。

窗帘严密的拉着,房间里点着一盏蜡烛,灯光昏暗,但是愈是如此,就愈是感受到那种久违的浪漫情怀。

呼吸间,全部都是玫瑰花的清香空气,纪言闻着,感觉自己要醉了。

林墨白拉着她往里面走几步,当纪言看到床头的那件婚纱的时候,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红透了,眼泪,簌簌的,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落。

不敢置信的,纪言伸手捂嘴,哽咽的,看着林墨白,道:“墨白,你……你……”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是却是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林墨白微笑道:“喜欢吗?”

“喜欢。”纪言重重点头,喜欢,没有比这更喜欢的了。

她有看到,那件婚纱,正是她在婚纱店所试穿过的那一件,林墨白所耗费的苦心,可见一斑。

“喜欢就好。”林墨白将她抱住,下巴,抵在她的头发上,轻轻的摩挲:“纪言,我很少为你做过什么事情,所以一直都担心自己做不好这个,做不好那个,你知道吗?我需要你的肯定。”

纪言听的这话,用力的将林墨白一推,推倒在了床上,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扑上去,彼此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抛落,两三分钟之后,房间里,一声压抑着的浅浅的呻~吟之声响起。

紧接着,那呻~~吟之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失控,两道人影,从床上,滚到地上,然后,在玫瑰花瓣的海洋之中,接受着玫瑰花的沐浴,完成了生命之中,最完美的一次结合。

这个下午,纪言要了一次有一次,内心深处那种压抑着的欲望,全部都喷~薄出来了,她需要更多,需要满足,需要充实,需要爱,更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向林墨白示爱。

她爱他。

是的,一直都爱着。

这辈子,她只爱这一个男人,从未如此爱过,爱到骨子里,爱到,恨不能为了他,立即死掉。

而这种浓烈的爱情,则是最好的催~情剂,催的林墨白一次一次的英姿勃发。

这一天,他等的太久太久,也等的太辛苦太辛苦。

天知道,纪言每天出现在他的面前,甘美可口的就像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食物,可是,他却是只能远远的看着,小心翼翼的珍惜着,可以看,却不可以吃。

纪言,对于他,生命中的意义早就不一般了,是他的女人,是他的爱人,更是他生命中的女神,是他这一辈子,活着的,最大的意义。

他不能想象,如果有朝一日,失去了纪言的话,他会是如何的疯狂,他是否还会有活下去的勇气。

正是基于这种信念,他才会一次一次的,怎么要也不够的,恨不能一口气将纪言给吃下去一般的,将自己最最美好的东西,全部都给纪言,反之,纪言也是如此。

这一爱,便是天昏地暗,地老天荒。

晚上八点钟左右,房间里面,还是一片春色旖旎。

林墨白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西装,白色皮鞋,伊然新郎的打扮,而纪言,则是一身洁白的婚纱,姿态婀娜,袅袅婷婷,美艳动人。

一盏烛光招摇,两个人,一人手里一杯红酒,细细的品着,品的不是红酒的滋味,而是幸福的滋味。

“纪言,你很漂亮。”林墨白夸赞道。

“你也很帅。”纪言略微不好意思的道。

林墨白咧嘴笑,手举起来一点,纪言会意,酒杯轻轻一碰,一口红酒喝下去。

放下杯子,林墨白道:“纪言,我变一个魔法给你看。”

好啊。”纪言欢喜的道。

林墨白让她的眼睛别眨,双手飞快的挥动着,纪言饶有兴趣,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不肯放过一个细节。

当一枚钻戒,出现在林墨白手里的时候,纪言的眼睛,又是一下子变红了,又是有要哭的迹象。因为她认出来了,这是很久很久之前,林墨白让她挑选的那枚钻戒的样板,原来,为了今天,林墨白已经等待了如此之久。

林墨白站起来,然后,慢慢的跪下,跪在纪言的面前。

“纪言,有很多话,我想要对你说,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今时今日,我知道,我必须要说出口了。”

“我爱你,我想守护你一生,我想,用我最大的力气,来让你幸福快乐,我知道我有这样的那样的不好,但是请相信我,我一直都在努力改变自己,你太完美,而我,太不完美,所以,我必须努力的改变自己,来一点一点的向你靠近。”

“可是,我终究是做的不太好,我也知道,这世上这么多的男人,我从来就不是最好的那一个,但是请你相信,对你,我一直都有一颗最纯挚的最火热的也最直白的心,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你。”

“纪言,你是我生命里,唯一的意义和光明,所以,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不愿意放手,原谅我剥夺你这一生的自由权利。”

“纪言,嫁给我吧,我爱你。”

说到最后,林墨白的声音,已经微微哽咽,眼睛红红的,有泪光闪耀。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爱意未到最深处。

“我愿意。”纪言坚定的回道:“我愿意,我愿意,我一直都愿意,林墨白,我要嫁给你。”

纪言也是蹲下,抱着林墨白的脖子,一声一声的呼唤着,一声一声的,彰显着自己此刻的开心与快乐。

唯有经历风雨,才能见到彩虹,生活如是,爱情如是,如果不是这一路走开的坎坎坷坷,磕磕碰碰,他们两个,又怎么能体会到彼此的重要性和独一性。

是的,彼此的命运线早就纠缠在一起,难解难分,生命的意义,因彼此的存在而变得有意义。

这一生,他们两个,早就再也不能分离。

当戒指套上手指的那一刻,纪言终于是哭了,林墨白也是哭了,两个人抱在一起,哭的像是一个泪人。

“滴”的一声,手机短信铃声响起,纪言侧过身体,拿出手机一看,是徐晴发来的信息。

“纪言,我的书在情人节这天上市了哦,谢谢你,我这一辈子的朋友,希望,你,我,以及,这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爱情对于生命的意义,都清清楚楚的认识爱情,认识自己的未来幸福人生。亲爱的,情人节快乐!永远幸福快乐!”

徐晴的新书书名就叫——《认识爱情》!

纪言将手机短信给林墨白看,林墨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破涕为笑。

“你认识爱情了吗?”他问道。

“我认识了你,你就是我的爱情。你呢?”

“是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也是你,让我享受到了爱情的温暖和快乐。”林墨白道。

“老公,我很幸福。”

“老婆,我也很幸福,很幸福。”

此刻,青河边上。

王佳一个人,在放着烟火。

这是每一次过情人节,都会和张格一起做的事情,也是,让她最为开心快乐的事情。

可是这一年,她看着别人开心快乐,她,形单影只。

但是王佳并没有哭,因为她知道,只有她心中有爱,那么,张格就一定会感受到,也一定会回来的。

她脸上的妆是画好了的,所以,不能哭,必须随时随地,以最完美的状态,迎接张格的出现。

烟火很多,王佳打算放一个通宵,情人夜,也是她的纪念夜。

“张格,不管你在哪里,都希望你能听到,情人节快乐,我爱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一个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

江风很大,那声音,一下子就被风吹散了,王佳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下意识的往身后一看,待看到那男人的身影,看清楚了那张在梦里面,萦绕了千百回的脸之后,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了。

一边掉着眼泪,她一边拼命的擦拭着,激动的哆嗦的喃喃自语的:“我不哭,我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男人的手伸过来,将她拉入怀里,舌头,舔在她的眼角,一点一点的,将她眼角的泪水舔干净。

“宝贝,我回来了。”低厚温纯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好像是隔了几个世纪那么渺远。

“我知道,我知道。”王佳失控的一遍一遍的道。

“我爱你。”张格再一次道,低头,噙住王佳的嘴唇,一点一点的,吻了起来。

爱情这东西,有时候那么远,有时候,又是这么的近,心诚则灵。

只要心中有爱,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爱情,是最美好的镜**月,却也是最最真实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不管是哪一种,只要心中有爱,只要彼此忠诚眷恋,那么,就是最美好的幸福以及快乐。

美国,上午时间。

方立廉起床不久,喝过一杯咖啡,继续伏案接着写策划案。

昨晚,又是一个通宵,说起来,自从来到美国之后,晨昏颠倒,也不知道熬了多少个通宵了。

他一直都在努力,也一直都在变化。

只是,唯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一个人,才会觉得内心空荡荡的。

那是他的爱情啊,耗费他七年时间的爱情,尽管至始至终都是一厢情愿,但是他从来不曾后悔,反而是小心翼翼的珍藏。

因为有爱,才有动力,因为有爱,他的世界,才从此

变得精彩。

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方立廉拿出手机一看,是纪言发过来的短信,只有简短的几个字:“情人节快乐。”

原来今天是国内农历的情人节了呢,方立廉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微微一暖,旋即,嘴角溢出一抹温暖的笑。

她还没有忘记他呢,这是多么幸福多么美好的事情。

手指头动了动,他迅速的在写了一条情人节快乐的祝福语短信,但是想了想,又全部都删掉了。

默默的,将手机放在一边,方立廉继续埋头写策划案。

她现在,已经幸福了吧,那么,就不要打扰她,不要打扰她的幸福。

因为,她幸福了,他本身,才会幸福。

爱情,很多时候,并不是占有,并不是掠夺,而是,不求回报的付出。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这一点做到很难,能够一直坚持,则是更难。

但是有的时候,则是必须懂得放手和成全,因为这世上,爱着的人很多,但是爱情,终究只是两个人的事情,成双成对的,才叫爱情,三个人,则叫破坏。

放手的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也最纯挚的爱情。

因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方立廉或许并未意识到自己的伟大,但是,在纪言和林墨白幸福着的同时,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这何尝不是人生的另外一种意义呢?

别墅的院子里。

老伯搂着白姐,仰头,看着头顶的天空。

这是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天空之中一片阴霾,但是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好久好久了。

“天气很冷,进去吧。”白姐道。

“嗯,好。”老伯点了点头,牵着白姐的手往里面走,走几步,他忽然停下脚步,道:“小白,情人节快乐,我爱你。”

“情人节……快乐……”白姐的眼眶,一下子就红润了,扑入老伯的怀抱里。

“跟我在一起的这些年,委屈你了。”

“不,一点都不委屈,我很开心。”

“小白,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我愿意,在我的心里面,我早就把自己当成是你的妻子,把你当成是我的丈夫了。”

“那么明天,叫上墨白和纪言,我们去领证吧。”

“好。”白姐用力的点头,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好久了,原本,她以为自己就算是到死,也等不到这一天的。

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只需要彼此的陪伴,只需要一句简单的我爱你,那么,便是一切。

爱情,其实并不奢侈,也并不只局限于浪漫,彼此相濡以沫,相敬如冰,其实,也是一种爱情。

爱情,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状态。

两个人在一起,长长久久,相伴到老,也是浪漫的。

有一首歌唱到,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老年人,也需要爱情的呵护,因为他们有时候,心思可能更敏感,更细腻,也更懂得夕阳之爱的来之不易。

监狱里。

男女监狱在对唱情歌,一片和谐。

纪正穿着纪言给他买的衣裳,干干净净,笔笔挺挺,精神状态极好。

他没有去凑那个热闹,却是在这个不寻常的日子里,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爱情。

他这一生,追求太多,因此,也做过太多的错事,错过太多。自然,也有后悔。

只是,人生终究无法重头来过,错过的,便是错过了。

只是,终究还是会有幻想,还是会有回忆。

很多事情,现实生活中无法改变,那么,便只能通过回忆来改变。

回忆着,纪正渐渐的,老泪纵横。

对他来说,爱情是什么呢?什么都不是……想清楚这一点,纪正这才发现,原来他此生,真正可供回忆的美好,实在是太少太少。

所谓的事业,所谓的成就,在爱情面前,如此的脆弱苍白,什么都不是。

一个人的生命中,爱情缺失,那么,便不是真正的完整的人生。

爱情,并不是事业的附属品,不管什么时候,爱情在一个人生命中的分量,都永远不会逊于任何方面。

珍惜爱情,珍惜来之不易的爱情的权利,那么,人生,才会因此充实和圆满。

情人节的第二天,在林墨白和纪言的陪伴之下,老伯和白姐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正式成为夫妻。

一个月之后,林墨白和纪言结婚,同时也是老伯和白姐的结婚宴,双喜临门,这一天,徐晴和王佳担任纪言的伴娘,而张格和远道美国而来的方立廉,则是充当伴郎。

婚宴办的轰轰烈烈,轰动全城,被誉为世纪婚礼,而林墨白和纪言也是在这一天,结束慢慢的爱情长跑之路,正式登堂入室。

两个月之后,开春,王毅去世,按照王毅留下的遗嘱,财产全部归纪言名下所有,纪言一夜之间,跃为T市第一女首富。

这笔财富,纪言虽然未必想要拥有,但是毕竟是王毅送给她的,只能收下。

人死如灯灭,不管王毅生前做过多少错事,所有的一切,都在王毅死的这一刻,落下了帷幕,画上了句号。

尽管纪言从未承认过王毅的身份,甚至连新婚都未邀请过王毅,但是毕竟死者为大,血缘关系,是无法磨灭的。

纪言以王毅女儿的身份,出席葬礼,将王毅厚葬。

办完王毅的葬礼之后,王毅所留下来的财富,纪言也是以各个方面,各种名义,进行各种慈善活动。

当然,最主要的是,尽管灰姑娘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灰姑娘,而是变成了公主,但是不管是灰姑娘和王子的爱情,还是公主和王子之间的爱情,从未改变,一直幸福。

认识爱情,珍藏爱情,享受爱情,铭记与感激爱情。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