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王妃出招:将军,请赐教 > 番 外

番 外

春风习习,鸟语花香,宁静的小院中有着清雅的琴声。

“大人,你认为茗烟会原谅我么?”袁方满脸的沮丧,已经整整一年了,每次都在得到沈茗烟的消息后,等到他们风尘仆仆的赶到那时候只留下了沈茗烟曾经停驻的脚步,或者是一首新词或者是一首新曲,更多的是谁家的人受了什么委屈,以至于李怀英这个已经致仕的阁老比在朝廷的时候还忙了,也幸亏皇上圣明,给李怀英一块金牌,所有的钦差卫队也都跟着李怀英,所以这些贪官污吏解决起来也是非常的顺手的。

“茗烟如果不原谅你了,你认为她会把她的行踪透露出来么?很明显是让你给她收拾乱摊子,否则凭着她皇姨的身份还有什么办不妥的?要知道圣皇只不过是不管朝廷中的事情了,而不是驭龙宾天了。”李怀英笑呵呵的抹着胡子道。

“希望茗烟不要再生气了!”袁方小声的嘟囔着道。

“茗烟不是生气,茗烟是赌气啊!”李泰在一旁说道,什么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李泰就是一个旁观者,这一年多的时间沈茗烟虽然惹了不少的事情,可是哪一件事情不是和南阳王有关系?那些当官的,那些官商勾结的事情还不都是南阳王原来的产业,只不过经过沈茗烟这么一折腾那些产业已经不是南阳王的产业了,二十沈茗烟的小弟弟欧阳宇的。

这个欧阳宇说起来也不是别人,其实是圣皇的一个侄儿,也是****的堂弟的孩子,说来说去这个小子在沈茗烟的指点下联合了苏慕云两个人现在可是大发横财啊,沈茗烟折腾一处李怀英治理一处这两个小子收购了一处然后在交给国家一处,这钱已经让这两个小子把家里堆得是满满的了。

“姐姐,你真的不想见袁方哥哥么?袁方哥哥每次都是迫不及待的去寻求你的下落啊!”欧阳宇端着一碗茶看着已经是满头白发的沈茗烟,这些年沈茗烟可以说用尽了各种的方法什么百年的何首乌什么小说中的优昙花自己的武功是精进了不少,但是头发全依旧白发飘扬,看来这小说说的能治白发的东西看样子都是不可信得。

“我怎么见他?就这一头白发么?”沈茗烟冷冷的问道

。现在的沈茗烟终于知道为什么练霓裳明明那么爱卓一航却因为满头白发而转身离去,那爱中也有着一丝恨和一种委屈。而离开就是对男人的惩罚,而沈茗烟如今也是离开,她对袁方的感情可以说是爱恨交加,但是就因为这种爱恨交加却让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袁方,原谅?沈茗烟的心结重重完全无法释怀,但是要亲手去杀了袁方沈茗烟也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出来,唯一能够做到的只是避而不见吧。但是只是这避而不见让沈茗烟的心思也是极为复杂的。

“姐姐,因为你这一头白发袁大哥的心中怕是比你更苦吧?”欧阳宇像劝小孩子一样劝着沈茗烟。

“他可以娶别人!”沈茗烟视而不见,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冰冷,那种冷虽然不是彻骨的寒冰,但是却比寒冰还要冷上几分,因为沈茗烟这短短的两句话中没有一丝的感情,甚至没有一点语气上的波动,就好像袁方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茗烟姐姐!”欧阳宇不想看到这样的沈茗烟,因为这样的沈茗烟身上的感官已经完全的封闭了这一刻的沈茗烟是冷漠的是无情的,根本就是一把出

鞘的随时可以伤人的利剑,这一刻沈茗烟已经不在是沈茗烟了。

“茗烟姐姐,茗烟姐姐!”小舟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可是沈茗烟淡淡的扫了一眼小舟,小舟也吓得不敢说话了,虽然小舟的年纪小,但是她也知道茗烟姐姐和以前不一样了,具体什么样子虽然小舟说不出来,但是却本能的感觉到非常的害怕。

小舟其实就是南阳王的一个私生女,虽然南阳王最后也没有给小舟郡主的身份,但是小舟却实是南阳王的女儿天朝的小郡主,南阳王失去势力以后也顾不得自己这个女儿了,还好有欧阳宇的照顾不然现在的小舟只能过着流浪的生活了。

“小舟,好好的跟着你宇哥哥吧!”沈茗烟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了,现在的这颗心已经不适合去照顾小舟了,而且每次看到小舟的时候沈茗烟的心中都有说不出来的心伤,不知道是伤心自己的曾经,还是伤心自己的现在。

“茗烟姐姐,你要走了么?”小舟躲到了欧阳宇的身后,脆弱的心灵怎么会不知道沈茗烟的排斥。

“小舟,姐姐教你首歌吧!”沈茗烟突然道。

“好!”小舟的嘴角立刻带着笑,沈茗烟虽然有的时候写歌但是已经很久不唱歌了,写歌是因为要用拿歌曲换来大量的金银来安排一些难民和受害的群众。

“当孤独走进了我的身旁,你可知道我的渴望?当风雨吹向我的时候,你可知道我的心伤?我是风雨中的那朵小花,那朵娇嫩的花朵......”沈茗烟淡淡的歌喉缓缓的唱着,小舟这是细心的学着,两个人沉浸在音律的悲伤中和音乐的魅力中去了,同样伤感的人还有一旁的欧阳宇。

“茗烟姐姐,你就不能不这么悲伤么?”欧阳宇突然想起了那个快乐的爱笑的沈茗烟,可是自从沈茗烟白发红颜以后似乎再也没有笑过,而且茗烟姐姐也和别人不太一样,她从来不在乎自己的白发,甚至有的孩子喊她为妖精她都是淡淡的一笑从来不理也不解释,那一刻欧阳宇觉得茗烟姐姐好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小舟,记得,你是风雨中的那朵小花,要挺立起瘦弱的胸膛,要做好人,明白了么?”沈茗烟最后一次为小舟整理了一下衣服。

“娘,你不能不走么?”小舟的眼泪也下来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