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婚你莫属,总裁情深入骨 > 第187章 新婚断魂

第187章 新婚断魂

未举行仪式前,澹台翼和竺剑一间,单霓、奶奶和晓桐一间,谢叔、刘妈一间。

年轻人算是告别单身前的最后狂欢,尽情玩乐,尽情欢唱。

此前澹台翼已经先带着单霓去祭拜了自己的父母,然后去看教堂,约定牧师,又特意聘请了当地的婚庆公司。

由他们指导预演了一遍结婚的程序,当日的化妆,礼服的打理,现场的布置,全程跟踪拍摄等事宜都交给他们来处理。

同时又在糕点房定制了六层高的蛋糕及当晚的酒店婚宴。

一切安排就绪,略作休息,就由澹台翼在当地租赁了一辆汽车,由向导带他们去了此地最著名的动物保护区参观。

在辽阔的大草原骑马,去海边畅游,吃当地的特色小吃,也去了当地的集市购买了一些具有非洲特色的工艺品等等。

即使几个人都做了防范措施,还是晒得皮肤有点变色,而最怕晒的晓桐为了不被晒黑,不但全身涂抹了防晒霜。

更是头戴大草帽,眼戴超级大****,身上也披了一件从头到脚的大朵花瓣的细纱防晒衫,引得当地人不住的拿看外星人的眼瞅她。

可她倒很享受这种被人行注目礼的感觉,手挽着单霓身姿妖娆的扭动着,极具浪漫风情。

其实这次带他们来非洲举办婚礼,澹台翼和单霓都觉得有些歉然。

虽然也可以顺便旅游观光,但是非洲毕竟不是人人都向往的地方,特别是刘妈、谢叔他们老俩口。

当然也包括晓桐,尽管受人瞩目,但也还是对这个热力四射,满脸黑黢黢只能看到白得渗人牙齿的黑人国家不太感兴趣,他们宁可在宾馆里凉快也不太愿意出来游玩。

也只有奶奶还是兴致蛮高的,竟然也不怕晒黑了。

澹台翼觉得难得带谢叔、刘妈来这么远的地方,无论如何也要带他们游览一番,感受一下异域风情。

他和单霓可以在婚姻仪式后,一段好长的日子慢慢来品味这个

国家,倒无关紧要。

所以宁可稍微累点也要带着他们到处去转一转,看一看。

其实也就是一天的时间。

如梦如幻的结婚仪式如期而至,这将是澹台翼和单霓人生中最甜蜜、最浪漫的时刻。

神圣而又庄严的结婚典礼的举行,也预示着他们未来的幸福之路将由此而开启。

婚礼进行曲在肃穆安静的教堂里悠然响起,一袭白色裸肩,胸前缀满水钻小花朵。

下摆是撑开的蓬蓬裙礼服的单霓,头戴镶钻的小皇冠及白色头纱,手挽着谢叔的胳膊缓缓步入礼堂,当走到澹台翼左侧时,站住。

澹台翼单膝跪下,向单霓再一次求婚,由谢叔把单霓的手交到澹台翼手中,然后离开,俩人开始聆听牧师的宣告及祷告。

‘ 恩爱的两位新人,我们今天在此神圣庄严的圣堂中,在上帝的面前和会众的面前,要为你们二人举行神圣的婚礼。

按婚姻是极贵重的,是上帝所设立的。

所以不可轻忽草率,应当恭敬、虔诚、尊奉上帝的旨意,成就这大事。

上帝,为这场欢乐的婚礼我们感谢您;

为了这具有重要意义的婚礼日我们感谢您;

为了这一重要的时刻我们感谢您;

为了您无时无刻都与我们同在感谢您;

以基督圣灵的名义。阿们。

站在神的面前,我劝勉你们二人。

要记得钟爱和忠实是建立欢乐和永恒家园的基石。

如果你们永远信守着你们庄重的誓言;

如果你们坚定不移的去寻求并遵循你们圣父的意愿;

你们的生活将永远和睦、快乐;

你们建立的家庭将承受任何的变迁。

当然,你们也要记住你们不是独自步入人生的旅途。

在你们面临困境之时,不要胆怯于向他人求助。

援助之手来自------朋友、亲

人。

接受他人的援助并不是一种羞愧,而是一种诚恳的行为。

在我们四周,主都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最重要的是:我们见证了这对新人的结合。

阿们。’

言毕,牧师先面向澹台翼问道:

“澹台翼,你愿意娶单霓为你的妻子,作为朋友和伴侣生活在一起吗?你爱她、尊重她吗?你愿意与她平等、共同分享快乐,无论痛苦、胜利还是在困惑中?”

澹台翼说道:“我愿意。”

澹台翼又面向单霓说道:

“单霓,我愿选你成为我的妻。从今日起,拥有你、坚守你,无论好与坏、富足贫穷、有病无病都要爱你、珍惜你直到死神将你我分离。遵从神的旨意,我承诺对你的爱和我对你的忠诚。”

单霓也依照澹台翼的话重复了一遍。

然后在牧师的见证下,彼此交换结婚戒指,澹台翼揭开单霓头纱的手因为激动而有些抖颤。

牧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既然你们已在神和会众的面前宣誓,彼此合手。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宣告你们成为夫妻。”

“澹台翼,你现在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早已等不及的澹台翼此刻已经把单霓紧紧搂在怀里,忘情的拥吻着。

教堂里霎时传来一片欢呼声,沸沸扬扬的五彩花瓣撒向了俩位新人。

澹台翼抱起单霓大步走向教堂门口,俩人一起坐上了停在外面的敞篷老爷车,澹台翼要带单霓在第一时间去向他的父母报喜。

婚宴是在他们入住的宴会厅举办的。

此时单霓已经换了一套水蓝色丝绸旗袍,头发也挽起一个高高的发髻。

并插着母亲送给她的珐琅步摇,俨然一个古代美女,让大家都不由得想起了她的母亲—单浅溪。

此时的单霓渐已褪去青涩,俨然一个清水碧绿,柔婉温和的小妇人。

看得澹台翼都有些发呆,在大家的催促下才意识到,面前的一瓶香槟酒及六层蛋糕正安静的等着他和单霓一起与大家分享。

俩人共擎着一瓶香槟酒缓慢的倒入梯形高脚杯中,然后切蛋糕。

为了让气氛更加的浓烈、热闹,当然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分享他们的喜悦和快乐。

经与酒店的管理人员商议,把酒店所有不在岗的员工都请了来,与他们一起畅欢,共同感受他们甜蜜而幸福的时刻。

酒酣人酣,迷醉的心,欢腾的身,悦耳的音。

在此一刻极尽繁华和璀璨。

置人于迷幻的梦境之中,只愿就此停驻,不再醒来。

一夜的欢愉,绵缠的**,颠鸾的倒凤。

耗尽生命最后一丝气息的澹台翼,冰凉的躺在单霓温润、温热而柔软的身侧,惊醒了她所有的梦幻,也打碎了她所有的美好。

至片甲不留,撕的粉碎粉碎。

第一个念头,这不是真的!

第二个念头,这不可能是真的!

第三个念头,这绝对不会是真的!

我要醒来,这,这是个梦,一个不会是真实的梦,为何我总是醒不来,怎么可能?我怎么会醒不来呢?

她呆呆的凝视着仰躺在床上的澹台翼,只见他面容平静而安详。

健硕而修长的略微闪着金棕色光泽的身躯,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无可挑剔,简直就是上帝精美绝伦的杰作。

这样的一件举世无双、完美至极的作品,上帝怎么会让他就这样的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把他变成了彻骨冰凉的、无感无觉的另一个世界的人。

28年的生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霓霓,我心爱的宝贝:

“在神的面前,庄严的宣誓,让你成为我的妻,给我最温暖的怀抱,是我此生最幸运也最幸福的事,我想再一次让你知道,我之于你的爱,超乎你的想象。

曾经说过,爱你,致抵我命,你不明所以,那是在一次胸口极痛后的问医中,我得知自己患有遗传性先天心脏病,医嘱说我不适宜结婚。

可能会因此命止,但彼时爱你已深。

不是没有想过自私一点,保命离开你,亦或只让你做镜中之月,可以一直陪着你。

为此我曾挣扎了许久,也带给你一些困惑,但是不让你真正属于我,不让你成为我的妻,纵有千年之命又有何意?

宝贝,我的离开,对你将是致命的。

一想到因我而带给你的悲伤,我便心如刀割。

你可知道,我有多么不愿,多么不愿让你有机会看到这封信,但如若真让医生一语成谶,我只求你,不要泪流成河。

宝贝,我可以给你难过的时间,但求你不要太久好吗?

我知道你一贯坚强,我也知道,你会把我潜藏于心,更好的生活下去。

我也要你知道,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

我的爱会陪伴你到生命的最后。

生命的温暖在于有幸遇到你,我的永恒的爱。

宝贝,我要你记住:

我爱你,前世、今生、来世。

你永远的翼于别后”

单霓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恍然间,一道炫目的光辉中,澹台翼伸展出鹏大的双翼飘然飞至她的身边,双手轻轻抱起她。

向着幸福的远方飞去。

雄狮的心,

向往一颗永恒的钻。

流星划过我爱的胸膛,

一如不忍舍去你的容颜,

镶嵌在魂魄之列。

若我的离去能带走千丝一缕,

系住今生与你的相遇,

不再有遗恨,

笑我癫狂。

唯有一柱香魂,

铭刻这爱的痕迹,

慑骨的霓虹,

给我不朽的翼。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