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重生足球之巅 > 第四十八节奖赏(八)

第四十八节奖赏(八)

因为疫情,这场比赛后的国际比赛日无事可做。

老唐倒是尽职尽责的给海外球员发送了国内队员的训练比赛视频,还给海外球员发了一张身体数据表,要求大家按照所在俱乐部队医检测情况照实填写。

现在金元足球高峰尚未完全过去,年轻球员除了极少数都留在国内。对此大势,别说老唐就是王艾都不敢拦,老板愿意花、球迷愿意看、球员愿意赚。

这谁敢拦?

就得吃亏长见识,折腾几年大众醒悟、老板退缩、球员无奈才行。

王艾倒不是怕某个具体的人,哪怕是许老板呢,隔行如隔山,你是全国政协委员,他么我也是,谁怕谁?而是这个大势不能硬拦,得给大众一个成长的机会。

“你就是怂!”许青莲听到王艾的自怨自怜一语道破,丝毫没给男人面子。

“嘶……”王艾倒吸一口凉气:“家有贤妻男人不做横事!”

“我希望我的男人是个大英雄,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许青莲的花痴脸突然一变:“可别说七彩祥云了,连个车尾气我都没看到!”

“你去到家里红旗车的油箱那,用棉花球沾沾油箱盖,然后把棉花球放在脸盆里,再把脸盆拿到院子里的蓝天下,那就是我给你的七彩祥云,还有好闻的味道呢!”

许青莲对着镜头扭了扭身子,左右晃了晃头:“你想不想见见我的自动化设备?”

王艾破防,指着手机上老婆的脸:“我警告你啊……”

“你警告什么?不让我们用?那你来啊,该你的义务你不尽,市场会自动匹配资源的!”

“我……”王艾凑近手机低声说了一阵。

许青莲得意的摆摆手:“我们可狠不下心,到时候疼的是我们,哪像你跟狗似的。”

“你都敢骂我是狗了?”

“不是你说我是狗日的吗?”

王艾竖大拇指:“完美!”

许青莲得意:“就是!”

两口子胡扯一阵略慰相思之情,又说起了正事儿。疫情对各方面的影响是越来越深,国内在疫情下尽管维持的还算正常,但实际上整个经济活动减弱影响到企业上就是海量的现金流、物资流的萎缩。王艾家中企业由于常年稳健投资,工资压力不大,又生产的是日用必需品因而还好。但关联企业哭天抹泪的可不少,也是这部分人群有强烈的开放动机和主张,而且还出来一个给他们站台的。

许多内情,就凭王艾没事儿浏览国内网站是不够的,看官方文件也是看不出来的,只有许青莲这种学界、企业界高层才看得清楚,总之就是一句话,大局平稳,私底下猫妖狗鬼乱跑。

“咱们工人群体没出事儿吧?”

“没,咱们工人小区都是封闭的,门面房也是卖给了家属,平时都正常,这会儿就是一个自我循环的小社会,最大程度上杜绝了外部病毒输入,所以生产、秩序什么的都正常,你不用担心了。”

王艾嗯了一声,就听许青莲跟着道:“你那边呢?工作什么变动?”

“没新消息,不过这两天老高给我转发了一些科教司的文件。”

“嗯?科教司?总局科教司?”许青莲分析道:“那是体制内岗位,你不合适吧?”

“我也纳闷呢,问老高也不说,我还特意查了一下,人家司长干的好好的呢。可要是让我去当处长,别说我的身份不合适,就是级别也不对。我好歹还干过一个月一把手呢,中心可是体制内的,哪怕我只是代理主任,那也不能往下掉两个级别,最起码也得是副厅级岗位吧?”

“说的对,不过你不是说过让你干什么干什么么?怎么还算计这些事儿了?果然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评级时。”

“……你跟我扯什么淡呢,我是不在乎,但别人也不在乎么?这么用人是破坏规则的,别人也会瞎琢磨我是不是出事儿了,是不是在哪一个月什么地方没干好,这是牵连甚广的事儿。要我说,没有合适位置我就当个足协副主席、田协副主席也挺好。”

“这倒也是,要我帮你打听打听吗?”

“你跟谁打听啊,你又不是这行的。”

“我跟夫人打听啊!”

“不是……你这……唉,犯得上嘛,你要真有机会和夫人来往就扯点闲篇,千万别提什么要求,哪怕是迂回的、侧面的也千万不要。咱们什么也不缺,人家难得见见晚辈松弛松弛,就别给人找麻烦了。”

“我一猜你就会这么说!万事不求人,嗯?”

“唉,也不是不求,这不是得用在关键地方么,就是咱们真的受了欺负了,让人家觉得帮咱们不是因为人情而是因为正义,这才行,人家才帮的心甘情愿,帮完了还能该怎么处怎么处。我这十多年从没求过什么事儿,就是有机会闲谈也是谈哲学、谈思想、谈现象,或者我反映一些绝对与我切身利益无关的事儿。咱们都已经这么有钱有地位了,应该知足常乐,标准要低下去,不能一山望着一山高,那自己难受,别人也难受。领导比我们朋友还少呢,其实也寂寞,咱们就像普通晚辈一样就行了。其实咱们能出现在人家身边,就是对咱们最大的好处了。”

许青莲安静的听完了:“所以,你还是在算计。”

“这种算计没人会讨厌,也完全正常不是么?我作为国民明星、世界著名运动员,在全球拥有庞大支持者,见我难道就不是算计?但我们已经度过了这个表层阶段,已经有了私交,那就按照朋友走,看年龄按照晚辈走。别说他们是领导,他们就是普通人,我不也是这样么?”

“算你说的对,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嗯?”王艾忽然警觉:“是不是有人托你办事儿了?”

“没明说,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王艾提高声音:“不管他是谁,不管!”

“嗯……”

“要是正大光明的事儿,有都是渠道用得着你?用你必定是阴私的事儿,这种事儿掺和进去从来没好处。别说办不成就是办成了咱们也早晚得脱一层皮。听我的,和那人断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