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相女惊华 > 第五十二章 事出有因

第五十二章 事出有因

初冬,小雪。

杞国都城的位置靠北,整个冬日都是在皑皑白雪下度过的,所以刚入冬就下雪不是什么稀奇事。

可韩晴晴从小生活的地方就干燥炎热,很少能看到雪,所以这日上朝看见飘雪的时候,她倒像是孩子一样激动了一番,就连上朝的路上都忍不住想要一蹦一跳起来。

而跟在她身边的卫桀远看着宁蓝筱这突然就变得少女的步伐,有些恨不能直接敲段她的腿,背着她去上朝。

只不过他们周围文武百官太多,暴力的举动会更显眼,他就只能在宁蓝筱忍不住想要蹦跶起来的时候压住她的肩膀。

“这可如何是好啊……”

“是啊,这都第五天了……”

“要不我们今天下朝去看看吧?”

“诶,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

正当宁蓝筱忍不住又要蹦跶起来的,朝堂之前几个围在一起官员的对方引起了她的注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宁蓝筱心情特别好,这换做以前听见都会当做没有听见的对话,她今个竟然直接转了过去,好奇的问上了一句:“几位大人这是在说什么?怎么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丞……丞相,没事……没事。”

“对,一些琐事而已,哪里需要丞相操心啊?”

“快到上朝的时辰了,下官先去进去候着了……”

宁蓝筱不过好心地问了一句,也不知怎么的,这些大臣竟把她当做了什么猛兽,不仅没有告诉她发生了什么,还个丢下一句话就就匆匆跑去了殿内,像是不愿同她呆在一处。

从未被人如此对待的宁蓝筱自然是一脸的不乐意,她转过了身,板起了自己的脸孔,伸手指着问道卫桀远:“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卫桀远摇了摇头。

宁蓝筱继续问:“那我看起来很吓人么?”

卫桀远还是摇了摇头。

至此宁蓝筱抿住了自己的唇,盯着卫桀远看了好一会,像是找到了自己会被这么对待的原因。

“你看,我就让你不要跟着我上朝,弄得别人跟着我也一起怕了。”宁蓝筱一脸埋怨地看着卫桀远,把问题全部他推到对方的头上。

卫桀远被冤枉了倒也不恼,只是用着一种非常无语的表情看着宁蓝筱:“你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躲着你?”

“不知道啊,我又没做什么。”宁蓝筱摊手。

卫桀远见宁蓝筱一脸“纯真

”,像是真记不起发生了什么的样子,也只能开口给她提醒一二:“花太傅因病已经五日没来上朝了。”

“哦,”宁蓝筱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妥,“好花太傅年纪也大了,会病也正常,在说了,这太傅本就是养老的虚职,正常是给教皇子的,可我的皇上也个皇妃都没有,更别说皇子了,所以花太傅来不来都是一样的。”

“花太傅是从……”

“时辰到了,还请各位大人到大殿候着皇上。”卫桀远还未说完,殿内的太监便喊了起来,卫桀远也就自然停下了口中要说的话,和宁蓝筱一起去到殿内跪着,等待顾夕玦来上朝。

宁蓝筱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像卫桀远这样话说了一半,没能说完,害她心里痒痒的,像是有千百条的毛毛虫在挠。

她原本觉得自己要忍到觉早朝结束,却没料到这坐在龙椅上的顾夕玦居然主动说道了花太傅。

因为杞国的官职头衔不够完善,朝中很多事情要不就是没有人管,要么就是很多人在管,为了防止出现漏洞,顾夕玦对官职和对应的职务也进行了修改,因担心一口气说得太多,满朝文武一时接受不了,也记不住,也就隔三差五的捉出了一个在朝堂上宣布。

从月中开始,陆续变动了宗正和大司马的职责范围和权限变更,这数下来今天也该轮到太傅了。

“……若是今日没有别的事情,朕要继续说一下对九卿的职责变更,”顾夕玦清了清嗓子,“当朝太傅是哪位啊?”

按照以往,被叫出名字的官员都会出列跪在朝堂之上,可是不巧,今天太傅并不在场。

等候一会,在顾夕玦身边管事太监翻阅了一下手中的记录,凑到顾夕玦耳边低声回了一句:“禀皇上,花太傅病重,已经五日未来早朝了。”

“五日未来上朝了?怎么病得这么重?”龙椅上的顾夕玦放大了音量,“众卿家其中可有痛花太傅交好的,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么?”

其实顾夕玦并不关心花太傅究竟如何,他来不来上朝也不算太在乎,反正底下跪了这么多的官员,也不差他这一个。

不过这“逃课”被他逮个正着,要是不严肃处理的话,其他官员都有样学样怎么办?

毕竟他已经不是那个痴傻的皇帝,有必要的树立一个英明的印象。

顾夕玦的这个问题很单纯,可在满朝文武的耳中却另有深意,没有一个敢

回话。

以至于就像是朝堂上一片安静祥和,仿佛皇帝并没有问活一样……

可这样的“安静祥和”并不是顾夕玦想要看到的,不由清了清嗓子,又重新问了一遍:“怎么,堂上三四百人,竟然没有一人同花太傅交好么?”

“禀皇上,并非没有人同花太傅交好,只是花太傅不愿让我们去探望,自然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竟有此事?”顾夕玦皱起了眉头,觉得此事不简单,“那么你们之中最后和花太傅交谈的是谁?可知发生了什么?”

顾夕玦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宁蓝筱心头一紧,咬着牙当做没有听到顾夕玦的问题。

在她看来,他和墨飞羽去找花太傅的事情,也就她和墨飞羽知道,墨飞羽经常不上朝,只要她闭上嘴巴什么也不说,皇帝自然也就什么都不知道。

毕竟,好像顾夕玦这几天终于放弃了对梦中佳人的幻想,也不在执着追着宁蓝筱让她去找人,甚至对各位官员举荐的姑娘产生了兴趣。

在宁蓝筱看来,只要顾夕玦不知道花想容和他梦境中的姑娘一样,便不会知道花想容的存在,也就不会把花想容纳入后宫,那么花想容便是属于她的,是她一个人的女神。甚至可以在想娶的时候娶进门。

宁蓝筱自以为自己的算盘打得叮当作响,却不曾料到墨飞羽今个是来上朝的……

“启禀皇上,最后见到花太傅的应该是臣和丞相,”一直在角落注意着宁蓝筱的墨飞羽笑了起来,几步上前跪在了过道之中,“五天前我们有去花太傅的府邸,当时花太傅并无异样,此事丞相也可以作证。”

在墨飞羽出声的时候,宁蓝筱全身便已经僵了住,在对方提及她姓名的时候,她更是猛地抬头,略显茫然的眼睛对上了顾夕玦疑惑的眼瞳。

那一瞬在宁蓝筱的心里有千万匹***奔腾而过,明明很想爆粗口骂上墨飞羽这个猪队友几句,却只能缓缓在嘴角扬起和善的笑容,眨了眨眼望着顾夕玦点了头。

“臣与墨太尉的确在五日前见过好花太傅,至于是不是最后见到的,臣并不清楚。”宁蓝筱还算是聪明的,为了避免顾夕玦之后找他的麻烦,她连忙先给自己的找了没有立马回答问题的原因。

此时宁蓝筱以为五天前发生的事情,就她知道、墨飞羽知道而已。

却不知道在早朝之前,在这个朝堂之上,已人尽皆知了……

(本章完)

下载【看书助手APP】官网:www.kanshuzhushou.com 无广告、全部免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