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大唐最狂暴君 > 第1191章 第一险关破关之法

第1191章 第一险关破关之法

“这天门关完全就是山城,周围被天门山脉峭壁环抱,根本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阎国公看着地形图,深皱着眉头。

这几年,他又苍老了许多,本来还有几根的黑发,也全都白了,好似风中的残烛。

但他腰板依旧笔直,好似千磨万击都不会折断的柱石。

他跟随太祖皇帝南征北战,拓土开疆,大唐江山,东、南、北三处边陲,都有他征战的足迹,唯独西北,这天门关,他未曾踏足过。

太祖皇帝也不是没有想过跨过天门关,把这个大燕的天险,变成大唐的门户。

但几次征讨,全都铩羽而归,损失惨重。

曾经的他还年轻,带着唐军南征北战,接连大捷。

他时常想,若是他带兵攻打天门关,必定可以一举拿下。

什么天下第一险关,根本就是主帅战败推脱的说辞罢了。

他还曾向太祖皇帝多次请战,带兵攻打天门关。

但都被太祖皇帝回绝了。

天门关也成了他军旅生涯的一大憾事。

几十年过去了。

如今他终于来到了大唐西北边境,也看到了天门关。

此时方才惊醒。..

天下第一险关,并非谣传。

那些吃了败仗的主帅,也并非是在给他们自己找托词。

天门关这地形,简直就是一处天然屏障。

用易守难攻来形容它,都有点不太恰当。

因为根本不是难攻,而是攻不了。

一旁的江瀚同样眉心紧蹙。

“这么高的地势,如此陡峭,只有正面这一条路可以进攻,但是这攻城的纵深太长了。”

“只有这一处狭窄的峡谷可以通行,这峡谷有五里长。”

“山脊两侧上,还有太门关的两座卫城。”

“敌军只需要准备好滚石,滚木。”

“我军还没走到一半,便要被他们消耗的伤亡过半。”

“而地处天门山脉,滚石、滚木这些,完全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放火烧山呢?”大牛瓮声瓮气的说了句。

“别处或许可行,天门关这里行不通。”江瀚回道,抬手在地形图上指了指。

“周围都是峭壁,草木稀疏,大火烧不进山城的。”

“而且,天门山太大了,地势又殊,放火烧山,大火烧到一定程度,便会降雨。”

“不错。”仲晨拈着胡须,沉声道。

“当年太祖皇帝五次攻打天门关,都用了火攻,最后都被雨水浇灭了。”

“马德!”大牛气的捏紧了拳头。

“这天门关就是个铁王八啊!”

“攻攻不了,烧少不了,地势又高,就连水淹都淹不了。”

扫了眼地形图,大牛恼火。

就天门关这地势,就算把成大器造的神武大炮都拉来,也发挥不出威力。

神武大炮从高打低,那是大杀器,低打高就有些鸡肋了。

而且射程也不够,五里长的峡谷,他们就过不去。

看着地形图,江瀚沉吟道。

“从峡谷过去,肯定是行不通,不过若是能干掉这两个山脊上的卫城,那山谷咱们就能通过了。”

“攻下卫城?”仲晨摇头。

“两座卫城高处山脊,居高临下,三面都是陡峭悬崖,只有一面可以通往天门关主城,根本攻不上去。”

“正常人是上不去,但江湖高手,轻功高超之人,可踏雪无痕,或可一试。”江瀚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眼中有了希望。

对啊!

中原江湖高手现在都被陛下收服了,组一支江湖高手,趁着夜色,摸上去……

他们念头还没想完。

大牛直接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这个根本行不通,你们别想了,内家武学高手确实轻功了得,但没你们想的那么夸张。”

“这么高的峭壁,能施展轻功上去的,也就五绝勉强可以。”

“就算真上去了,内力也得消耗个两三成,再面对敌军防御手段,围攻之下,有去无回。”

话音落下。

屋内没了动静,气氛压抑。

正在这时。

门外通报声响起。

“报,京都皇城特派使者,携皇上密旨前来!”

众人闻声,精神为之一振。

纷纷起身,出门去迎接。

带皇帝密旨来的,就是钦差,他们礼应出门去迎接。

见到密使后,大牛咧嘴一笑。

还是老熟人。

陆凯旋!

大牛成了纽带,分别将陆凯旋与江瀚众人互相介绍。

寒暄几句,进入正题。

在得知陆凯旋这次前来,带来了千名江湖高手时。

众人精神振奋,但这振奋没持续多久,自己就灭了。

因为陆凯旋和大牛的说法一样。

天门关的峭壁,真不是人能爬的,除非这人会飞。

看着众人愁眉苦脸的样子,陆凯旋笑道。

“诸位,不必烦恼。”

“这次陆某除了带来千名高手相助,还带来了破关之法。”

“破关之法何在?”众人齐齐看来。

“就在陛下的密旨中。”陆凯旋从怀里拿出一封密信,交给大牛。

“陛下吩咐,杨将军亲启。”

“好嘞!”大牛轻车熟路,打开密信。

见大牛打开密信,众人纷纷转身避嫌。

江瀚转身时,多看了大牛一眼,心中不免唏嘘。

当年,这位执掌龙牙禁卫的青牛上将还只是陛下救回来的一个农户而已。

短短几年,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了。

历经国战,大胜而归,再加上这次征讨大燕。

这军功,封侯都不够。

与江瀚同样心生感慨的,还有仲晨、付舍己,他们都是亲眼看着大牛一步步被扬辰提拔上来的。

尤其是付舍己,当年他还与大牛一起来西北打仗。

当时,杨辰还特意嘱咐他,遇事多带带大牛。

几年过去,大牛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众人心中感慨。

但他们避嫌真的没有必要……

因为密信就是给他们看了,他们也看不懂。

那密信上的根本不是文字,而是鬼画符一样的笔画。

这是只有杨辰和大牛能看懂的牛言牛语。

快速浏览了一遍密信,大牛双目圆瞪,眼皮猛跳,激动的一双大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见大牛迟迟没有声音,众人有些心急。

“杨将军,陛下怎么说?”

大牛小心收好密信,放入怀中,眼中神色亢奋。

“陛下说……”

“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