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刺鸟纪 > 第三十六章 初次相遇

第三十六章 初次相遇

一丝晨光投进窗户,懒懒的射在刺林瘦小的身体上。天空碧蓝如洗,嫩绿的树叶随着微风轻轻荡起。鸟儿彩色的双翅在空中扑扇掠过,划破长空,悄然落地。而窗外阵阵虫鸣声,此起彼伏,似乎在欢快的唱着歌。自然的温暖可比地下的潮湿阴冷的环境舒服的多。

窗边刻着条条花边,凌乱的纹路却变得的如此美观。墙面上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的油画,格外晓得庄重。铺满了整间房屋的蓝地毯让人有种身入梦幻境界的感觉,木质的板凳与圆桌似乎采用了高级木料,深棕色总是带来了一些华丽好贵般的气息。

刺林在一片黑暗里静静感受着那丝丝冰凉的气息,似在炎炎烈日之中,极度煎熬的环境下一粒冰块顺着全身滚动一遍般的爽感。满脸的憔悴瞬间变得红润起来,丝丝空气如水一般,从他的口中流入,又慢慢流淌出来。

在昏暗的空间中,刺林丝毫不知,他已经从地下市场出来了接近半年了。可这半年他不吃不喝,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但维持他生命特征的,只有那团异源精华。

“没想到这次战斗会让他伤的那么深,如果没有那团异源精华,想必是保不住了。”轩铭喃喃道,而另一旁却出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轩铭看到他,立马严肃起来唤了一声道:“灵侍者大人。”

那带着面具的人点了点头,对于刺林的双异,似乎目前还不能确定下来。如果刺林就这样一直昏迷,那也许是强行双异造成的结果。

“等他醒来,立马通知我。”灵侍者淡淡的说了一句后,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除此之外,红莲帝国早就得到这个消息,似乎正在谋划着什么。但刺林自己也完全不知道双异这件事,服侍他的人对于刺林的存活也是一头雾水,他们只知道他在毫无营养摄入的情况下,身体正在进行自我修复。

“父亲,那个人死了吗?”一双玲珑的大眼好奇的看着以为魁梧的男人。

而他的父亲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对于半年前轩铭的到来,没想到竟然将凌颜的人竟然会和他一起出现,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当然他也联系了凌颜,而凌颜只是在三个月前来看望一次,随后便好像与灵侍者商量的什么后,就全权将刺林托付给自己。一想到这里,这个男人就颇感头疼。

又过去了两个月,在这天的清晨里,刺林的眼睛正在缓缓睁开。

一只如雪如玉的手轻轻推开了窗户,阳光整好包围住了她。微风轻轻拂面而来,掀起乌黑的秀发。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双唇以及那被发丝的飞起遮掩住的柔白精致脸颊,正好被迷迷糊糊的刺林看得清清楚楚。

刺林的视线是模糊的,但这位女孩的容颜却格外清晰。

刺林发现,这一刻竟有那么久,他的目光感觉被什么东西定住了,没有办法移动。而那画面越来越清晰,他的意识逐渐恢复。

女孩轻轻在窗边梳理着自己的发丝,微闭双目,沐浴着阳光,在清风中洗礼。

她身上的淡淡体香顺着风飘到刺林的鼻边,那种香味,格外独特。

时间就这样走的很慢很慢。

“我这是?”刺林的意识完全清醒,可这陌生的场景他不由得愣了愣。看着窗外那刚刚挂起的太阳,似乎许久未见的光明又重新浮现在他的眼前。

他现在已经全部看清女孩的模样。白色的丝绸衣裳中,一丝淡淡的蓝色若隐若现。丰满的身材就这样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妖娆。

女孩明显被刺林突如其来的声音微微吓了一跳,都已经躺了八个月的人突然开口说话,换作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都小小吃了一惊。

两人的双目互相注视着对方,一丝绯红瞬间划过两人的脸颊。她的眼睛是淡蓝色的,水灵灵的眼眸让刺林变得有些羞涩。

“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你要在床上躺一辈子呢。”只是一瞬间,那个女孩的脸色变为正常,她的声音似乎比一般人的更加好听一些。

她看着一脸疑惑的刺林,不由得噗嗤一笑,铃音般的笑声听着很是享受。

“喂?呆了?”

刺林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一切都让他感觉莫名其妙。更何况看着房屋装饰,绝对不简单。

女孩突然向刺林走了过来,微微抬起头,一股傲慢的表情浮现出来。“你醒了就给我起来!在本小姐的房间里躺了那么久,还在这里赖着不动?”

刺林一脸懵懵的看着她,那细长的手指带上一副傲慢抱怨的表情,让人看着也有些想笑。

“我为什么会躺在你的房间里?”刺林慢慢的起身,似乎许久未动弹过的身体显得有些麻木。

而女孩却还是那副嘴脸道:“整个城堡的房间都是我的,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心思才装饰好的。”

刺林愣愣的看着她,但却没有再做多余的事情,接着便问道:“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问什么问!躺了八个月了,还不快去好好洗漱。还有,把这里的房间打扫一下,我就不计前嫌了。”女子嘟了嘟嘴,趾高气昂的说道。

刺林被这刁蛮女子搞得哭笑不得,不过听到躺了八个月,他心里却狠狠一惊。

“没想到离开影城已经一年多了啊。”他只记得地下市场那场恶斗,之后就没有意识了,没想到醒来后却已经是八个月前的事情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刺林想起了机械巴鲁,心中不免一阵忧伤飘起。虽然本体还在,但那一刻,他竟然觉得自己像曾经一样有多无能,自己不够强大就保护不了身边的人。

女孩看着刺林暗淡下来的眼神,虽然并不不清楚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不过这种情况还是不要太过傲娇。

女孩微微开口:“是轩铭叔叔将你从地下市场带到这里的。”

刺林微微一愣,轩铭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女孩看到刺林如此模样,瞪大眼睛看着他,不由得吃惊叫道:“你不知道轩铭叔叔吗?”

刺林默默的点了点头,看女子的表情,那个轩铭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女孩无奈的用手摸了摸额头,那叹气后的动作明显在赤裸裸的讽刺。

“影城的信息流通那么落后吗?轩铭大哥可是七色国度的最高指挥官,是个人都知道他!”

“你怎么知道我从影城来的?”刺林越来越感觉奇怪,先是无缘无故的躺了那么久,后又被人摸根摸底,这也太莫名其妙了。

“哎呀,具体的你先洗漱好后再说,现在我也和你绕不清楚。”女孩看着衣服破烂的刺林,那身上还留下了打斗过的痕迹,全身脏兮兮的。

一想到这样的人竟然毫无理由的霸占自己的房间那么久,想想就来气。不过也没办法,反正她的房间多,也不缺这一个。

“唉……”刺林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确实是太脏了,而且躺了那么久,嘴唇干燥的感觉也让他不好受。目前也没精力听这些事,只感觉脑袋都是昏的。况且这是别人家,可不能太过随意。

女孩轻轻拍了拍手,两名男仆缓缓打开房门静静等候吩咐。随后她指了指刺林道:“你两个带他去收拾一下。”

两名男仆点了点头,“请跟我们来。”说着,便转身向外走去。刺林也没有耽搁,迈开步伐走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刺林。”

“那这样吧,你刺林今后就是我尧沐珑的小弟了!”尧沐珑嗤嗤一笑,那动听的声音传满了整个走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