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刺鸟纪 > 第一百零六章 法则修正 时间静止

第一百零六章 法则修正 时间静止

看着刺林灵活的身体,那十个特琉希都无法将其抓住。

刺林一边感应着,一边躲闪着,期间也不时踹开了几个分身。

刺林心里也有了肯定,这些分身的实力估计要比本体低上三层左右,如果十个就是特琉希的极限,那么自己还是可以相对较好应付的。但如果可以分出更多,那自己压力就大了。

况且高傲脸的特琉希也正在逐渐睁开眼睛,不知道下一次他能否发动分身数量等级的规则。

刺林看着时间慢慢过去,但本体总是在躲着他的正面。

他的心又开始浮躁起来,但突然一种理智将他压了下来。

只见他飞速转过身,然后迅速将手中拉起的箭矢猛地射了出去。那强大的威力直接将两个最近的分身直接射穿,而第三个身体以惊恐的眼神看着刺林,仿佛自己已经失败一般。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觉得刺林应该成功了。

但此时特琉希的笑声却突然传来,随后说道:“可惜了,浪费了一支。”

但刺林却只是冷冷一笑,随后一支箭矢竟然再次出现,并狠狠的击中自己身后的一道身影。

瞬间,整个领域塌陷下来,特琉希嘴里溢出一口鲜血,而其余的分身都在一瞬间破碎。

“怎么可能?”特琉希在脑袋里疯狂的回忆着,明明刺林向前方射出一支箭矢之后,根本就没有转头,而击中自己的这支箭矢又是如何射出来的?

为此,刺林却摇了摇自己的左手,随后转身看着特琉希。

特琉希坐在地上,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点了点头。

刺林在射出第一支箭矢的时候,当握弓箭的手收回之时,竟然算好角度同时射出了最后一支。虽然不清楚对方怎么发现自己的,但明知自己只会在身后,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还如此果断,这也让特琉希不免惊叹。

但特琉希却缓缓站起身来,他突然像是没事人一般,而那被箭矢射中的竟然变成了一具分身。

特琉希带着夸奖的语气走向刺林,随后夸到:“真没想到你的感知会那么准。”

“射错了?”刺林也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但事实就是这样发生。本体竟然毫发无伤,而分身却成为了替罪羊。

但特琉希却摇了摇头说道:“你确实射中了,只不过在伤害更加大的时候,我和分身进行了替换而已。”

刺林这时却感觉很无力了,这句话的意思明摆着如果对方来得及反应,那么不将所有分身和他同时打败,那就完全无济于事。

而特琉希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就算面对这样的地步,刺林还是没能给他展现出那股强大而又恐怖的力量,为此他也实在不知道要如何逼迫刺林。

虽说就算现在刺林还可以发出一支箭矢,但他却无法破解自己的能力,所以输了比赛也是无法挽回的局面。特里希开始疯狂地挠起自己的头,他那充满欲望面的表情突然开始狰狞了起来,那种急迫感却一直让他的声音出现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特琉希疯狂大喊道,而观众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他这种行为却在逐渐停了下来,他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随后慢慢的发出一丝笑声。

刺林感受着特琉希身上的气息,不由得有些厌恶,随后向另一边退去。他也在思考着现如今的状况自己该如何应对,如果领域开启有时间限制和再次使用时间限制,那么自己还是有可能翻盘的。

而突然只听见特琉希发出一种诡异的笑声,随后瞪着眼睛看向刺林说道:“继续比赛吧!”

只见那浓浓的红雾再一次席卷而来,随后这一次竟然出现了十五个三头六臂的分身,而那高傲脸已经彻底睁开了眼睛。

刺林大感不妙,就算可以躲过一些攻击,但迟早会被打败。

这时,那高傲脸的特琉希突然开口了:“天秤裁决!有罪者陷入愤怒地狱!”

而那欲望脸却大笑了起来道:“刺林,你最想杀的人是谁啊?”

刺林的眼前突然一黑,而等待光明再一次出现之时,那恐怖的景象瞬间让他难以忘记。

所有的分身都变化了模样,而每一个又是如此真实。

刺林的身体开始颤抖着,他紧紧的盯着每一个分身,似乎连眼睛都开始变得通红。但观众席中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特等班也觉得刺林的状态很奇怪。

杰拉顿静静的看着这一幕,随后想到了什么,心中却狠狠骂了一声,便很快站起身来准备结束这场战斗。

但一只很强劲的手直接用蛮力将杰拉顿按了下来,杰拉顿先是一惊,随后狠狠的发出一些气息,瞬间准备出手,但他身后带着斗篷的男人却发出了熟悉的声音。

“杰拉顿,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这个城要死很多人的。”

杰拉顿却毫不客气,只是看着四周的学生以及各方相关人员,冷冷的说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伽基!”

“哈哈哈。”伽基轻轻笑了几声,随后再次问道:“那你和卡蒙那个老贼又想干什么呢?”

此时杰拉顿却陷入了沉默。

但伽基却还是不依不饶的说着:“卡蒙的想法我倒是可以理解,可你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失落大陆?你背叛了我,现在连萨罗的意志你也不想守护了吗?”

“闭嘴,被封印了五千年的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杰拉顿此时已经展现出一种怒气,“当初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却跑来我面前装模作样的兴师问罪!”

此时伽基虽然看不清其斗篷下的脸,但却还是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怒气。

“杰拉顿,你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在拯救这个世界?还是要将萨罗守护的世界推向深渊?恶魔异源者的事情你没有告诉卡蒙吧?那两个孩子无论是哪一方对你来说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啊!”

杰拉顿一把打掉了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随后恶狠狠的开口道:“你又能知道什么?”

但伽基却再一次笑了起来说道:“所以说,任何人你都会背叛啊。”

…………

而戚染也看出了这个变动,看样子特琉希借助法则让刺林眼前出现了一个可怕的东西。

特琉希癫狂的笑着,似乎开始变得越来越兴奋。

“对!对!就是这个样子!”

而刺林的眼中却涌现出自己最痛苦的记忆。

神秘生物的屠杀,教廷的奸邪笑容,满身是血的家人……

杰拉顿,凌颜,巴鲁……

这些人的欺骗,这些人的隐瞒。

自己像一个玩具一样,被踢来踢去,而这些人的脸上都显露着诡异的笑容。

神秘生物开口:“弱者不配生存于世。”

凌颜说:“你活下来的痛苦是我们开心的糖果。”

父亲说:“是你,是你杀了家人。”

小炎也冷冷的开口:“肮脏,龌龊,你的灵魂是黑暗的。”

而姐姐也露出了嘲笑般的笑容:“我也想拯救你,但是我更想看你受尽折磨。”

杰拉顿远远的站着,但他的嘴角似乎有些不屑:“你只是棋子,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尧沐珑也轻轻出现在他的耳边,随后冰冷的说道:“你这个骗子,说好要守护我一辈子,恶心的令人想吐。”

………………

刺林使劲捂住自己的头,疯狂地说着:“不!不是的!不!”

特琉希见状愈发兴奋,这种恐惧,这种愤怒,也正是他最享受的美味啊!

…………

“你不是说好了要直面我吗,为什么还是会这样?”

刺林抬起头看着零,但零的气息似乎十分生气。

“我…不知道……”

零却冷冷哼了一声,随后说道:“在你心里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刺林目光变得呆滞,和机器一般麻木的回应着:“帮助别人,不伤害别人是善,伤害别人是恶……”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零此时却伸手抱住了刺林。

“不,你要学会为自己而活,你要尝试着去做真正的自己。不被情绪左右,保持绝对的理智。你可以相信任何人,也可以去质疑所有人。你就是你,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不要再深陷仇恨、后悔,自责的情绪,你要追逐的是你心中最完美的自由。”

“你是自由的,这个世界你可以选择拯救,也可以选择毁灭。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会永远守护着你。”

“我不会做错事吗?”刺林呆呆的问着。

“会,你会做错事,但也会做对事。在你没做之前你怎么知道它是对是错?”

刺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零却又再一次将刺林的身体拥抱的更紧。

“走吧,我们不应该被命运支配,我们应该去做最原本的自己……”

…………

刺林缓缓抬起头,但他的眼神似乎不一样了。那种恐惧无助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的冷漠。

特琉希从刺林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恐惧,自己的心突然跳个不停。

“不要被约束,真正的我你很想看吗?”刺林冰冷冷的看着特琉希,瞬间一股强大恐怖的力量降临整个竞技场。

“那你也做好为此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

零开始猛地从刺林身体爆射而出,刺林两手插在裤子的口袋中,他那微微抬起的头颅仿佛君王俯视众人一般。

零的力量瞬间将整个擂台粉碎,而那十五层强者所设下的结界竟然如蚂蚁一般轻易破碎。

只见刺林伸出右手,微微将中指放下,嘴中念道:“法则修正,时间静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