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刺鸟纪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向希望前进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向希望前进

看着剑圣走远之后,玄老这才开始说话:“杰拉顿,那个叫神洛的好像你很重视啊。”

杰拉顿深深平复了一下内心,随后问道:“玄老,我也不多说废话,你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厄莫蒂斯这个名字你从哪里听来的?”

玄老在细细品喝着茶水,很不在意的回答道:“七色国度的童话故事。”

但杰拉顿显然不相信,于是很严肃的说道:“玄老,我不想和你开玩笑。”

“哎。”玄老放下手中的杯子,眼神里似乎充满了一些无奈。

“杰拉顿,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我无数次了,你都忘记了?”

杰拉顿疑惑的看着玄老,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很少和玄老有过接触,更不用说这种机密的事情。

“你自称是五千年前的人,但却在几十年前才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玄老笑了笑,“杰拉顿,自从你跟了卡蒙,你就忘掉了一切。估计今日的谈话,你在转过身去就会忘掉吧。”

“知晓世界真相的不仅仅只有你们,人族唯一的神至今不知所踪,而其他种族的神都依然存在。如果没有启示录和卡蒙,人族可能已经完蛋了。”

杰拉顿手中的杯子突然捏碎,他的眼神中充满着一种难以置信的倔强。

他稍微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个世界不会再减少任何物种,世界的延续必须有人族作为依靠。”

玄老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不愿意去揭露杰拉顿的内心,也不愿意去承认延续几千万年的诅咒。

“杰拉顿,我们已经活了五千年了,人族的秩序在你的参与下变得井井有条,但你是否想过卡蒙会背叛我们?”

“你是否想过现在人类根本无法抵挡任何种族的侵略?”

杰拉顿沉默了,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封印随着卡蒙的操控变得越来越弱,而中枢启示录却一直未曾出面,若是这一次霞红时间真是由启示录运行的,那人族只能全部依附卡蒙才可以保持对世界的震慑。

玄老站起身来,他似乎并不想再继续与杰拉顿浪费时间,他明白两人不管说什么,杰拉顿最终还是会遗忘,但凭借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与卡蒙抗衡,于是便向外走去。

当门外第一束光照进会议厅,玄心中却燃起了一种炙热的信念。

“我们的希望已经回来了,就算未来是地狱,我们也要为五千年前的等待买单。”

在那一瞬间,玄的外貌似乎变得极为年轻,皱纹全部消失,留下的只有坚定的眼神。

杰拉顿双手抱住头颅,这股疼痛从厄莫蒂斯的名字出现之时就一直存在。他知道他所了解的真相都是卡蒙授予他的,但圣战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五千年来自己并没有找到答案。他在痛苦,在哀求萨罗不要舍身封印帝国之心;他在愤怒,愤怒伽基为什么会被封印。如果当时三人都在一起,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结局。

“如果我们的结局是死亡,那我愿意与你们一起面对。”杰拉顿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但只有这句话他一直没有遗忘。

此时,杰拉顿的心里很奇怪,他很迫切的想见伽基,他想从伽基的口中问出五千年前的事情。

玄看了一眼杰拉顿,随后小声的嘀咕道:“杰拉顿,这一切不是巧合,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他。”

…………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星期,各界对霞红的援助已经完善,特等班几人也准备踏上归乡的路途,只有神洛却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刺林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自从离开影城已经有三年多了,如今的自己也快十四岁了。对于这一年多来的学院生活,他很满足。如果刺家没有灭亡,想必自己也早就可以提前体验这种感觉了吧。

塔摩兄弟已经收拾好了带回家的物品,但他们的意思是想要提前加入狂枭公会。霞红的重建预计在两年半的时间,到时候众人还可以回来继续学习两年。当然如果那个时候已经突破十层的话,完全可以不用再回来。或许特等班已经无法重聚,但几人不管到哪都还是会记得这段记忆。

尧沐珑拉着尧烈来邀请刺林和他们一起回仙秘帝国,但刺林却只是委婉拒绝了。这让尧沐珑十分的失落,但毕竟刺林已经那么多年没有回过自己的家里,她也不忍心看着刺林继续在外面游荡。

安凯儿是最先出发的,由索杰和斯亚一起护送。圣菲在这舆论的风口,安凯儿也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

雷奥则是与格加道别,由于冰之心的缘故,格加现在还不可能回到自己的国家,只能继续留在霞红等待着众人的归来。

银狐也和众人道别之后开始了返乡旅途,但他的心里一直在担心着自己与恶魔异源者联手战斗这件事,如果被发现了,自己还能不能见到众人都是问题。

等到几人全都离开,在场的只剩下神洛和刺林。

刺林看了一眼神洛,淡淡的问道:“你要回大深渊吗?”

神洛摇了摇头,“虽然我记事开始就在那个地方,但那不是我的家。”

此时,一道强大的掌力突然拍到了神洛的肩上,神洛来不及预防,差点被拍的翻了跟头。

他转过头去,只见马蒂笑嘻嘻的站在自己的身后大声说道:“神洛,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和我打一场!”

她的穿着早就换成了圣菲总部的正式套装,学院的生涯对于她来说已经结束了,从此之后便要踏上那未知的路途。

葛姆洛也和杵着拐杖的杜兰靠在墙边,葛姆洛拆开了一瓶酒,随后倒出两杯,将其中之一递给了杜兰。

“这下我们两个都毕业了,只可惜这个毕业典礼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杜兰看着手中的酒,没有任何犹豫一饮而尽。

“要打一场吗?”

面对杜兰的提问,葛姆洛一时愣住了,随后开怀大笑起来:“你这个样子还是好好休养吧,和我打一场还不如去和你的学弟们敬一杯酒,这一次他们可是战争中的英雄。”

杜兰远远斜视了一眼刺林和神洛,随后自嘲一声说道:“算了,他们还没到喝酒的年纪。”

说着,杜兰再次把酒盛满,然后轻轻挥洒到地面上,葛姆洛也跟着他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杜兰抬起头看着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杯酒不知道够不够他们在天上喝。”

“走了。”

杜兰轻轻将酒杯放下,而他的身后,迪克和福翰也缓缓跟着。

福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声对着迪克说道:“接下来的日子感觉会相当辛苦啊。”

迪克俏皮着脸,不屑的回应道:“没办法,谁叫他是我们的老大呢,哈哈哈。”

三巨头的身影也逐渐消失在众人的眼中,这所学院对他们三人来说,是难以割舍的地方,也是充满欢笑与悲伤的地方。

马蒂也没有等待神洛回应,就像是给神洛施加了一道强制的命令一般,随后便跟着葛姆洛和凯斯特一起到圣菲分布集合了。

整个霞红再也没有刺林刚到来时的繁华,建筑残破不堪,人迹稀少,直到现在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些血腥的气味。

“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影城吧。”刺林看着学院的门口,似乎在回忆着这一年多的事情。

神洛没有任何表情,他也没有迅速给出任何答复。

正在这时,杰拉顿却出现在两人身边。

杰拉顿没有给神洛任何选择,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刀剑会,你愿不愿意去。”

而刺林也刚好看到了杰拉顿身后的剑圣,只见他笑眯着眼,似乎诡计得逞一般。

神洛愣了一下,他与剑圣的事情已经和杰拉顿说过,但杰拉顿还是选择如此冒险的将自己托付给别人,这对神洛来说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杰拉顿再次催促的问了起来,因为如果神洛能去影城的话,安全性就会更高,但这一切都要看神洛的意愿。

剑圣走过来拍了拍杰拉顿的肩膀,敷衍的说道:“哎呀放心,我的灵侍者大人,两年半后如果神洛愿意,我立马就把他送回来。况且你不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如交给我,你也可以经常过来看看他啊。”

杰拉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下来也只能等待着神洛的回答。

神洛转过头看了看刺林,刺林只是微笑着点了一下头,随后便自己离开了。

他知道所有人都要做出自己的选择,而自己是否要回影城这还是个未知数。

最终,神洛答应了剑圣的邀请,顺利成为刀剑会最年轻的成员。

杰拉顿也没有再过多干预什么,只是叮嘱神洛注意安全之后便离开了。

刺林缓慢的走在学院里,值得庆幸的是新月并没有成为灾难的影响位置,大多数东西还保存完好。

他看了看那座黑塔,忽然掉转步伐向其走去。这座塔对于三巨头来说并不陌生,但刺林记得刚到这所学院的时候,这座塔里有些不可思议的东西。可能是魔族的缘故,也可能是其他的。

但在好奇心的强烈驱使下,刺林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意愿。

接下来还有七色国度和恶魔领域在等待着他,他不能就这样停滞不前,所有人他都要保护下来,所有人都要活下来,这一直是他给自己所定下的希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