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刺鸟纪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难以分析的局势

第一百五十一章 难以分析的局势

“伤势怎么样了?”

昏暗的房间内,凌颜静静的坐在床边,此时已是夜深,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

戚染艰难的睁开眼睛,他的嘴角也微微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笑容。

“没想到最强的男人竟然会来探望我。”

戚染猛烈的咳嗽了几声,伤口受到刺激撕裂,一阵疼痛瞬间让他清醒起来。

凌颜伸出手将他搀扶起来,戚染无力的靠墙上,眼神中却透露着悲伤。

“你想要打听什么?”戚染自然知道凌颜此次前来的目的。

凌颜走到窗前将窗帘拉了起来,仅存的一丝月光也被遮盖。

“刺家和九器有什么关系?”

戚染突然一愣,随后调侃道:“看来知晓九器的人还是挺多的,圣菲抹除它们的存在,恐怕是防止发生第二次圣战吧。”

戚染再次咳嗽起来,此时他的力气都快要用光了一般。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这种问题?”

但回复给戚染的只是凌颜冰冷的笑容。

在一周前,戚染苏醒了,但其意识十分迷糊。随着妖姬的律动大力救治,戚染的身体状况最终也恢复了。在圣菲和大众的确认下,最终发出乌撒背叛的通告。只不过黑神、乌撒、教廷与魔族的事情只有圣菲高层及杰拉顿知晓,从戚染口中所得到的情报根本无法去证实。

教廷与霞红本就水火不容,而黑神的存在几乎没人知晓,此事也被杰拉顿拦截了下来。目前魔族的事件也无法得到一个很好的解释,当然圣菲也无法做出任何推脱。

他们能够确定的只有乌撒的背叛,而九器却成为了他们担心的问题。

安利斐知道九器如果再次对外界宣布,必定会走上圣战的前夕。但杰拉顿却开始担心起其他的事情,十异兽和九器对厄莫蒂斯来说似乎是重要的东西,而乌撒做出这种事情不难保证他们已经与厄莫蒂斯达成了某种合作。

最终各界人士也纷纷撤离,戚染也终于得到了一些静养,只是他没想到凌颜竟然会突然到来。

戚染看着凌颜的表情,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老城主告诉了很多东西给你啊。”

“能帮我接杯热水吗?”

凌颜没有说话,而是起身端起杯子。

戚染露出感谢的眼神,随后平静的说道:“刺家的事情……”

但戚染却突然停了下来,随后震惊的喃喃着:“刺林,刺家,原来如此。”

凌颜皱了皱眉,但没打断戚染,只是安静的听着。

“凌颜,刺家的事情最好不要深究,我相信当初老城主也和你说过同样的话。”

凌颜赞同的点了点头,“我只想知道刺家到底是什么?”

戚染却开始苦笑了起来说道:“我也只是听说,是否真实还需要你自己作出判断。”

此时凌颜也接了给自己一杯水,似乎准备听戚染所说的故事。

“首先,在我开始说之前,我可否向你确认一件事情?”

凌颜“嗯”了一声后,戚染开始发问道:“你与灵侍者是否达成了某种合作,而把刺林送来这边是否也是你们计划的一环。”

戚染本以为凌颜会思考一下才会回答这个问题,但没想到凌颜竟然一口肯定了。

戚染不敢相信的笑了笑,随后说道:“我不知道你们究竟知道多少东西,但刺家是个例外。”

“圣战之后两次带来战争的恶魔异源者都是刺家的人。”

凌颜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有些吃惊,这一点是他不曾知晓的。

“杰拉顿在隐瞒着这件事?”

但戚染却摊了摊手道:“这件事我可不知道,这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了。”

凌颜也叹了一口气,随后想到了什么,也只能摇了摇头。

杰拉顿的身后是卡蒙,如果卡蒙愿意掩盖这一切,那就说明杰拉顿也并不知情。而派遣杰拉顿与自己接触,恐怕也是因为刺家的原因。

“刺家的灭亡也与这件事情有关系?”凌颜此时所能联想到的只有这件事情。

戚染却便是自己不知道,刺家的覆灭也是他未曾预料到的。

“仅仅凭借这个关系就判定刺家,也许有些太过简单。”

戚染猛地喝了一大口水,随后再次说道:“刺家持有九器是极为机密的事情,或许只有每任城主和灵侍者知道,刺家的大部分人都可能不知情。”

“老城主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件事情呢?”凌颜很是怀疑戚染的话,这种事情根本没有道理让戚染知道。

但戚染却微微笑了起来,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因为规则系的能力。”

凌颜没有再接话,只是示意戚染继续说下去。

“当然,持有什么类型的九器我们也无从得知。圣战之后九器就被隐藏起来,并分配给不同的人保管。为了防止九器的秘密泄露,这些人也被施加了强大的规则。”

“什么规则?”直到此刻,凌颜才意识到刺家灭亡的真正原因或许正如戚染所言,是被规则抹杀的。

但戚染却摇了摇头道:“每个九器持有者的规则都不一致,我也无法得知。总而言之,如果持有者大范围宣告九器的存在,那么则很有可能被规则抹杀。但规则系的能力并不是永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规则的限制就会削弱。”

“所以老城主希望你可以在规则消散的时候,重新为刺家制约新的规则?”

戚染点了点头,就那个时代而言,自己已经是最强大的规则系异源者,除了委托自己,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奇怪的是,关于九器根本就没人能够做到大范围的宣告,刺家被规则抹杀这一点又成为了疑点。

“刺家的灭亡很蹊跷,他们更像是成为了九器争夺中的牺牲品。”

凌颜也没有反驳,但到底是谁可以瞒着自己做出这种事情,这就很难想象。

“黑神吗?”这也是在听了戚染的陈述之后得出的结论。

戚染没有表示出很肯定的答复,只是淡淡说道:“很有可能,这一次他们也是冲着冰之心来的,同时还有伽基所持有的黑暗晶核。”

凌颜愣了一下,他突然想到魔族入侵之时,自己和伽基的战斗。

“教廷与魔族联手就是因为九器?”

戚染却没有立刻回答,似乎在脑海中回忆着某件事情。

“不,不是这样的。乌撒说过他们只想得到九器,就算没有他们,魔族也会发动这次的进攻。魔族的目的我们无法知晓,教廷应该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凌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到此时虽然又掌握了一些情报,但刺家的灭亡依旧是个谜团,魔族也是一个谜团。

九器的争夺战争远远没有想象的简单,仅仅两次就造成了巨大的牺牲。如果不是自己坐镇影城,恐怕结局也会和霞红一样,甚至更加凄惨,毕竟影城没有受到圣菲的庇护。

“难道是圣菲策划的?”凌颜开始将各种情报梳理起来,从魔人出现在圣菲,武装飞艇的轰击,以及杰拉顿和自己所说出现了中枢启示录的力量等,所有矛盾此时都指向了圣菲。

戚染看着满脸愁容的凌颜,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些事情的不简单之处。

“你认为霞红的事件会对圣菲和教廷产生什么影响?”

凌颜放下手中杯子后,双手杵到大腿之上,冷静的分析着:“此次事件可以告知世界,如果加入圣菲,再糟糕的情况都可以获得转机,此次圣菲学院的表现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同时武装飞艇也可以宣告实力的强大,加上现在飞艇外派驻扎后,更是勾起了很多帝国领域的贪念。但此次事件带给他们的评论并不好,虽说有魔人作为借口,却还是难以让人们得到认同。”

“反观教廷,如果此次事件导致圣菲失去威信,他们便可以回到圣战前,用教义控制世界。但乌撒的话却让他们陷入舆论风口中,如果真的查到教廷与魔族的关系,整个教廷也可以宣告灭亡了。不过以你的立场,很难让人相信你在控诉教廷之时,是否带有个人情绪。”

戚染无奈的吐出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已经相当疲惫了,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希望,口中也不自觉的吐露出来道:“如果这件事都是魔族独自造成的就好了。”

凌颜微微看了一眼戚染,随后也没有再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