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刺鸟纪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人的对话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人的对话

柔很奇怪刺林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她的脑子转的也是十分之快。

在她的印象中,刺林一直都很稳重,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问与自己不相干的问题。

“你有什么发现吗?”

刺林犹豫了一下,随后示意柔贴近一点,小声的说道:“你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柔肯定的点了点头,此时她已经相信刺林掌握着一些有关的情报,因为自从爱丝雅来到这里后,这些奇怪的事情就开始出现。

但自己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这一次取消爱丝雅的行动也是为了验证这件事,但似乎她与魔兽并没有直接联系。

而听爱丝雅说,刺林一直和她待在一起,那么唯一可以掌握真相的便是身边的这个人。

“爱丝雅是在霞红灾难后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又刚好被协会成员发现。由于她没有住所,会长便可怜她让她加入协会。”

刺林一听倒是更加确定自己心中所想,大深渊魔兽在霞红灾难之时对外飞出,而爱丝雅来到这个地方后,就很巧合的出现魔兽和巨龙。而那阵龙吟的来源已经确定,目前高层们正在忙碌的商量着对策。

刺林眼睛紧紧盯着爱丝雅,但她的一言一行和人类如出一致。况且魔兽和巨龙的目标是她的话,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在每次龙吟出现的时候,爱丝雅是否有使用过什么力量?”

柔开始沉默起来,在她的印象中,爱丝雅只是在学习着咒术的基础,但没有任何一次施展出来。

况且龙吟的当日,爱丝雅似乎并没有做过任何训练,都是站在一旁看着众人训练。

“她没能学会咒术的使用,甚至连她的力量都未曾显示过,很像零层者。”

刺林没有做出评论,只是再次问道:“那她是否有做出过祈祷的手势?”

柔一听连忙在脑海中搜索,不出所料,这个动作确实是每次龙吟出现和清扫魔兽时会做出的,但他们都没能感受到任何力量波动,似乎只是在做着简单的祈祷而已。

“但是仅仅凭借一个普通的动作就来判断,是不是有些草率?”

但刺林给出的回复却是不一样的,他把众人与魔兽对战时的情形全盘拖出,再加上爱丝雅这个动作的停顿带来的巧合等,柔开始也有些动摇。

“那之前与魔兽战斗时,爱丝雅也同样会持续这个动作,但之前巨龙却不曾出现,这是为什么?”

刺林皱了皱眉头,他看向天际,只见一道璀璨的流星划破,虽然肉眼难以察觉,但凭借绿萤的力量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

“是气息的铺盖。”

柔疑惑了,她不解的看着刺林问道:“气息的铺盖?有点牵强,况且她也从未展现过任何的能量波动。”

但刺林却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她的祈祷会产生很细微的力量,很容易被其他力量气息掩盖。就算放在安静隔绝的房间里,你也很难察觉到。”

听到这里,柔有些不服气的回应道:“那你有事怎么发现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想起刺林在霞红中的表现,突然有所顿悟的看着他:“是你那个绿色的力量?”

刺林点了点头,柔突然有些落寞。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稍微远离力量集体宣泄的地方,当她发动能力时,便会召唤魔兽和巨龙?”

自从失去了妹妹,柔每日都在各地收集调查有关资料,魔族和圣菲之间究竟是谁做出的魔人改造,自己的妹妹为何会成为目标。

当想起这一切,她有想到了让自己痛苦的画面。银狐为了救下自己,当着自己的面亲手斩杀了妹妹,这份回忆是痛苦的,也是无法释然的。

她知道银狐是为了自己好才这么做,但她心中依旧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她不会去恨银狐,如果还能再次相见,想必那些记忆又会苏醒并攻击自己。

就算对方没有任何过错,却始终是亲手结束了自己家人生命的人,有时候柔也会在幻想,如果那个人不是银狐该多好。

而爱丝雅的出现无疑勾起了自己的心,虽然对方比自己还要大几岁,但性格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很柔弱很傻很乖巧,她对爱丝雅的感觉更像是对待妹妹一样。

可如今这些证据都在指向爱丝雅,如果她真的是这一系列的罪魁祸首,那自己也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在未造成任何人员损伤时,直接出手歼灭。

刺林没有反驳,但柔的观点还存在着一些纰漏之处,随后纠正道:“她应该是无意中发动的,魔兽和巨龙可能是因为感受到这股气息才被吸引过来,这件事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柔的眼神似乎再一次出现了光泽,她很谨慎的询问着,深怕刺林察觉到自己的一些情绪。

“也就是说,爱丝雅并不是这场事件的始作俑者?”

刺林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他也无法回答。或许爱丝雅一直在用柔弱的身躯表演着,也或许是真的无害。虽然所有事件的发生都离不开她,但刺林近距离接触之后就知道,爱丝雅绝非有意迎来的灾难。

因为当众人与魔兽战斗时,他无意中听到爱丝雅的祈祷中是在祈求保佑协会成员不受伤害,尽快结束战斗等。

如果对方想要演戏,在刺林这样一个陌生人面前就显得更加刻意,反而会容易暴露。

爱丝雅并不知道刺林的能力,所以那种祈祷声如果不将耳朵贴近聆听,根本是听不到的。

除非对方掌握了自己的能力,但这样明目张胆的出现反而使她陷入更加危险的地步。

如果刺林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想要将其击杀是很简单的事情,毕竟时间停止的规则几乎无法打破,也无法察觉。

最终看来,只有是爱丝雅无意中吸引才是最合理的解释,也是柔最愿意听到的解释。

至于为什么,刺林也不会想去深究,他能提供的东西只有这么多。

柔很感谢的看着刺林,她也没想到这人竟然会如此大方的对自己说出这些细节。但刺林只是来旅行的过客,这件事的处理还需要他们私底下去调查。

“你为什么会对我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应该不是那种把我当做同伴的人吧?”

柔微笑着看着刺林,虽然她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从口中说出的,只是凭借直觉认定而已。

刺林也没有做出太多虚假的表演,当得知柔的妹妹死于魔人化之后,他就觉得柔肯定不会如此轻易的放弃。

毕竟那次事件之后几天,刺林曾见识过这个女孩充满戾气与仇恨的脸。

那种表情似乎想要探求真相并毁灭真相,对这方面的调查绝对是有过一些的。

与霞红事件不相关的人都在探索着事情真相,更不用说柔了。

虽然刺林觉得提起这件事有些对不住人,但为了以后,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的做。

“有关魔人的情报收集的怎么样了?”

瞬间,原本还在微笑的柔眼睛剧烈的抽搐了几下,随后逐渐阴沉下来道:“你问这个做什么?霞红灾难中你的同伴都得以存活,对你来说这件事没有任何意义。”

刺林没想到柔会这么说,其实人类都有一个心里,那边是当出现一个拯救了很多生命的力量之后,那些人都会心存感激,但无法被拯救的人便会产生绝望,这比所有人一起死还要难受。

凭什么别人可以得到拯救,但自己不能?明明是公平的机会,却出现了各种差距。

这种事情刺林也没办法弥补,也没有办法做到。

“你想听一个故事吗?”

刺林偏过头看着柔,此时他的眼神中并不准备退缩,反而更像是等待猎物的上钩。

柔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将自己心底的情绪表现的太过明显。

刺林没有等到她的回复,却开始擅自说了起来。

他所说的故事是雷奥曾经的故事,那个因冰之心而变成魔人的同伴。

柔一脸震惊的看着刺林,她的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连忙死死拉住刺林问道:“如果你说的是假的,我第一个便杀了你!”

刺林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说道:“现在的证据并不能直接指证教廷,虽然这两次都与教廷有着一些关系,但霞红始终是因为魔族出现造成的。”

“乌撒的背叛与教廷没有任何联系,冰之心的去向也不知所踪,圣菲的行动也十分值得怀疑。”

柔很认真的听着,对圣菲的猜想早就是民间流传,只是很难让人相信。但如今这些东西指向了另外一个庞大的组织教廷,在经过多层分析之后,柔却开始认为教廷的嫌疑是最大的。

毕竟教廷信奉的神和幻神族或许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魔人的改造和魔族的入侵说不准就是推翻圣菲统治的契机。

刺林很惊讶柔能够想到这么多,他也明白柔接下来会如何行动。

比起爱丝雅,或许自己真正的妹妹才是最重要的。

刺林嘴角微微一笑,这份笑容却带着一些难以琢磨的情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