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凡人:开局夺舍墨居仁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很识时务

第八百七十八章 很识时务

房宗主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不过数十年的功夫,对方怎么就会成长到如此不可思议的高度?

昔日还曾与他战成平手,如今却早已望尘莫及,那种巨大的落差感让他有些难以适应。

化神层次的实力,背后更有着一尊可以与魔界圣祖对抗的神秘存在,这是何等的妖孽?甚至连向之礼这等化神期强者都与之称兄道弟,阴罗宗又算的了什么?

大长老虽然死得蹊跷,但结合得到的消息也不难推断出来,极有可能便是对方下的黑手,当然也可能不是。

但如今是与不是已经没有了意义,即便猜测是真的,他又能怎么办?敢和对方翻脸吗?

这段时间他早就想通了,大长老已然死去,自己不可能为了一个死人去得罪一尊无法战胜的强敌。

真要那么做了,便是纯粹的找死,别说是报仇,怕是整个宗门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作为阴罗宗宗主,宗门仅剩的元婴后期强者,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报仇,而是忍辱负重,韬光养晦,度过最艰难的时刻,日后才有可能带领阴罗宗重新崛起。

相比这些,其他一切的恩怨完全可以忽略。

“还请道友直言,此来究竟有什么目的?只要力所能及,房某,乃至整个阴罗宗都会竭尽全力相助。”

“看来房道友是真的知道了不少的东西啊!”墨居仁饶有兴趣的打量了对方一阵,也不再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道,

“墨某修炼了一件特殊宝物,需要大量的生魂。”

“生魂!”房宗主心中咯噔一下,他如何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分明就是看上阴罗宗镇宗之宝,十八杆鬼罗幡了。

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十五杆,其中的三杆早就落入了对方手中,没想到对方竟还不知足,又来打其余鬼罗幡的主意。

阴罗宗如今正举步维艰,若没有了鬼罗幡,实力定然会再次大减,对方这么做未免也欺人太甚了。

想了想,他终究还是咬牙拒绝道:

“鬼罗幡乃是本宗镇宗之宝,绝对不容有失的,还请墨道友体谅一二。”

“是吗?”墨居仁一脸惋惜,

“不久前墨某在魔陀山与万妖谷车道友做了一笔交易,换取了万妖幡中的全部妖魂,本以为房道友身为墨某的‘好友’,会更加支持的,没想到……”

说到这了,他忽然叹了口气,随后意味深长道,

“算了,既然道友不愿意帮忙,那墨某也不强求,况且人生在世,遇到难题终究还是要靠自己的,就此告辞……”

说完,他当即便要离开,然而却立刻被一脸惊恐的房宗主拦住了,

“墨道友留步,房某并不是那个意思。”

魔陀山,万妖谷,车老妖!

这一个个的名称传入耳中,直接将房宗主吓得魂不附体。

他终于反应过来,眼前之人可是化神层次的存在,自己又哪里有资格拒绝对方的要求?

魔陀山等同于呼老魔,还有车老妖,竟然愿意将万妖幡中的全部妖魂交易给了对方,简直难以置信。

那可是万妖幡,威能比之鬼罗幡高出何止一个层次?是万妖谷镇谷之宝,那车老妖竟然愿意拿出来做交易?

要么就是被逼无奈,要么便是墨居仁拿出了价值更高的至宝。

但什么样的至宝会让车老妖愿意舍弃万妖幡?那可是丝毫不下于通天灵宝界别的存在。

他猜测可能是前一个原因,要知道交易的地点选在了魔陀山,人族的地盘,那就大有深意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暂且不谈,但结论却再明显不过,对方是阴罗宗得罪不起的存在。

遇到难事,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听听这是什么话?就差明说打算硬抢了!

以对方的实力,若真的不择手段下黑手,阴罗宗挡得住吗?最大的可能便是非但剩余的十五杆鬼罗幡保不住,其余诸位长老也会跟着遭殃。

那样的话,阴罗宗就彻底完了。

相比于这样的结局,只是放弃了鬼罗幡中的千万生魂,反而是损失最小的选择,况且生魂这东西是可以‘再生’的,只要宝物本体还在,终有一天还能补回来。

想到这里,房宗主当即强行挤出一丝笑容:

“墨道友何必这般急切,房某之前并未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那鬼罗幡固然珍贵,但终究也只是一件死物而已,如何比得上你我之间的‘友谊’?

况且此幡太过血腥,用之不祥,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本宗的长老们也是颇为忌讳的,很少用得到。

如此‘鸡肋’般的东西,若是能够对墨道友有帮助,反而是一件好事。”

“呃……这样吗?”墨居仁满是意外,然而心中却暗暗吐槽,这家伙还真能胡扯,这种理由都编的出来!

友谊?宝物血腥?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突然生起一丝杀意,如此能伸能屈之辈,真让其成长起来必然是一尊大敌。

然而这样的念头也只是生起一瞬便被他驱散了,甚至有些哑然失笑。

对方再怎么成长,又如何能够赶得上自己?

当然万一自己哪一天不在了,对方可能会对自己的亲友出手,但同样的,自己若是飞升灵界,最亲近之人也会一并离开,对方想要报复也没有目标。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房宗主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虽然没有感觉到杀意,但多年历经生死养成的本能却让其战战兢兢。

房宗主看的明白,若眼前之人真的突然出手,他实在没有半点把握能够扛得住。

“墨道友大可放心,房某所言句句属实,鬼罗幡中的生魂便赠送给阁下了。”

“房道友如此慷慨,倒是让墨某有些汗颜。这样吧,东西我也不会白白索要,你我完全可以交易,需要什么,道友尽管提出来。”墨居仁退了一步,毕竟做事不能太绝,那样容易遭到反噬。

然而他虽然这么说了,但房宗主却是真的不敢答应,万一是试探呢?一旦回答错了后悔都来不及。

他当即便要拒绝,不想却直接被墨居仁打断:

“墨某既然这么说了,那自然没有收回的道理,况且若是交易的话,我也更放心一些。”

这般意有所指的话,房宗主如何听不明白,显然是担心自己心中不忿,事后会有报复之嫌。

对此,他心中只剩下无奈。

报复?

且不论对方强大的实力,只说寿元一项,便已经绝了报复的可能。

从了解到的资料来看,对方可是仅仅只有三百余岁的年纪,就已经成长到如此恐怖的程度,日后突破化神期想来也是板上钉钉的。

相比之下,自己可要大太多了,怕是直到坐化的那天,对方都活得好好的。

也不只是他,宗门眼下所有的元婴期长老,乃至于数万弟子,怕是没有一个能够活得过对方。

还报复个屁啊!除非自己疯了!

不过对方既然如此坚持要交易,那他也不好再拒绝,否则反而会令其不快。

“如此也好,不过我阴罗宗传承久远,也的确不缺什么,墨道友不妨看着给吧。”

“这样啊!”对方如此好说话,反倒让墨居仁有些好意思了,想了想,随即手臂轻挥,顿时三道灵光浮现而出。

他一次性拿出了三件宝物,其中的一件赫然便是鬼罗幡,原本有三杆,不过其中的两杆吸取了大量魔气而发生变异,已经送给了弟子们。

这一杆乃是得自于乾老魔,内部的生魂已经被取走,但本体还在,此刻用来交易倒也合适。

另外的两件同样也不是凡物,乃是两件古宝,品质在中等,却也丝毫不差的,而恰好此类宝物他有很多,倒也并不心疼。

见到鬼罗幡的一刻,房宗主顿时面露惊喜之色,虽然不是预想中的三杆全部收回,但有一杆也很是不错了。

鬼罗幡乃是成套的宝物,单独使用虽然也可以,但共同组成大阵才能真正发挥其威力,缺失越多,威力也会随之大减,故而能收回一杆是一杆。

至于另外的两件,若他没有看错,竟赫然是两件古宝。

众所周知,古宝乃是上古修士使用的宝物,如今的修行界是无法炼制的,只能在一些遗迹之中偶然得到。

因此,其数量必然不多,任何一件都价值不菲,对方竟然一次性拿出两件,而且品质不低的样子。

明明可以直接强夺,如今却付出了三件不错的宝物,一瞬间,让他心中原本的悲愤消散了一些。

“东西你便先拿着,至于生魂的事情,便劳烦房宗主了,墨某不便参与,正好我的飞舟停在外面,等道友解决完毕可以随时过去。”

“这,也可。”接过宝物,房宗主心中不禁再次感慨,对方这是真的没有将自己,乃至于整个阴罗宗当回事啊!

他索性也不再纠结,直接将东西收了起来。

紧接着他便打开了阵法通道,异常恭敬的亲自相送对方离开,随后方才再次返回议事大殿。

虽然他已经与墨居仁达成了交易,但想要真正完成,还需要说服宗门所有的元婴期长老们才行。

可想而知,在听到交易的内容后会引起何等的轰动?

不过也没办法,他不得不这么做,好在墨居仁的实力太过强大,将事情说清楚了,大家会理解的。

……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便是半天过去,天色都变得昏暗下来。

直到此时,阴罗宗的护山大阵方才再次分开一条通道,房宗主的身影随之浮现而出,一同出来的还有三道身影,竟都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

出来的几人一眼便看到了约莫千余丈之外的半空中,赫然悬停者一艘只有百余丈长的巨型飞舟,昏暗的夜色中仿佛一只噬人的巨兽。

“古韵十足,显然不是当代之物,这飞舟不简单啊!另外竟然连防护阵法都没有开启,实在是……”

“这也越发证明,对方有着绝对的实力,自然无需小心翼翼。”

“宗主,要不还是让老夫自己去吧?毕竟……”收回目光,白发老者忽然给出了建议,作为宗门眼下辈分最高之人,他的寿元本就不多了,即便有什么突发状况,死了也不可惜。

“您老人家的担心我理解,但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作为宗主不亲自前去的话,难免会失了礼数,一旦因此而触怒了对方,反而得不偿失。”房宗主微微摇头,而听到此话,老者只是叹了口气便不再多说什么。

目光与另外两名老者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心中尽都暗暗做出决定,稍后踏上飞舟,一旦有任何不对劲,他们必须要做好牺牲的准备,以便为宗主争取逃生的机会。

正在几人思量之际,蓦地,飞舟阁楼的第一层,大门忽然缓缓而开,一道身着青袍,青年模样的身影走了出来。

“是他!”房宗主心中一动,想起了对方的身份,事实上原本的他对此人是没有太多影响的,但架不住自家夫人直接将对方的画像贴在了房间之中。

昔日天南边境之战结束,夫人与另外两名宗门长老在他的指示下去偷袭墨居仁后方,却最终落入此人的陷阱。

两名长老直接陨落,而夫人也只是元婴逃出,后来经过夺舍重修才再次有了如今的成就。

由此可见,这同样是一个硬茬子,而且此人还是那墨居仁的徒弟,师徒二人一个比一个妖孽,简直不给其他人活路啊!

几人也不再迟疑,当即向着前方飞去。

“几位道友,家师有请。”看着已经飞至飞舟边缘的几人,韩立眼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即轻笑着邀请道。

“叨扰了。”房宗主微微点头,与几人飞落之后便在韩立的引领下直接进入到阁楼第一层大厅。

“咦!”方一站定几人便发现,除了主位上墨居仁之外,另一处的位置竟然还有着两道身影。

那是两名容貌气质都一等一的陌生女子,几人心中都没有印象,不过两女无形中显露而出的威势,却令的几人本能感受到一丝压抑。

错觉吗?

房宗主皱了皱眉,他并没有察觉到丝毫的灵力与神识波动,但那种若有若无的威压却是真实存在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