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八十章 你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第八十章 你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都说熟人好办事,这话一点没错。

李经理只是看过那个鬼畜视频,认出莱阳之后,态度立马就发生转变了。

横幅推荐位,也就这么水到渠成了。

不过令莱阳比较惊喜的是,他发现千樱这妹子是真的能侃。

一口一个哥,喊的李经理脸上褶子都快笑出来了。

最后他俩还互相加了微信,李经理说自己正准备换房子租,这件事也就交给千樱了。

好家伙,她出来还谈成一单生意。

“千樱,你手里有多少客户啊?”

车上,莱阳笑吟吟问着。

“怎么了师傅?你也想干中介啊?”

“不是,我在想,你帮我问下你领导,要不要拿一批票送给潜在客户,也不用多,一人就给一张,这样你们也能拉进和客户的关系,也能帮我做宣传。”

“想法不错,师傅你票是免费送,还是需要公司买?”

千樱问完,莱阳目光惊愕看着她。

“哈哈,师傅你别这么看我,你要送票我觉得可行,但你要让公司买,就我们那抠搜公司,肯定不会同意的。”千樱讪笑道。

莱阳蔫蔫的看向窗外,不说话了。

千樱咯咯一笑,连忙圆场:“没事师傅,我反正手里有自己的客户群,我帮你宣传宣传,不过,你这个想法我觉得能实现,但你找错人了。”

“什么意思?”莱阳抬头看她。

“你找你女朋友啊,找恬总啊,云彬集团不都是她的吗?人家肯定认识不少大老板,她要把你推广,那不就是唉偶一句(上海方言:小事一桩)。”

莱阳有些语塞,干巴的笑了两声,转头看向窗外。

这件事其实千樱说的也没错,恬静肯定有不少的老板资源。

她如果鼎力推荐的话,肯定也有人给面子。

但这件事莱阳不想这么干,恬静已经帮的够多了,老这样的话,总觉得自己目的性不纯,跟个小白脸似的。

“师傅,你跟我聊聊单口喜剧和单口相声的区别呗。”

千樱也看出来莱阳有些尴尬,索性换了话题,这丫头也聪明的很呢。

“区别……”

莱阳心中思索了一会,看向千樱:“就相当于谈恋爱跟结婚的区别。”

“什么意思?”千樱握着方向盘,目光却一直盯着莱阳。

“你先好好看路。”

莱阳笑着提醒一嘴后,深吸口气解释。

“单口相声给人的感觉,相当于情侣谈恋爱,它不用考虑柴米油盐,只用考虑好不好玩,好不好笑,说白了,就是可以脱离现实。”

“而单口喜剧……也就是所谓的脱口秀,它本质的区别就在于讲的东西要真,要考虑现实因素,一旦让观众觉得你在吹牛,基本就很难把人逗笑了。”

千樱长长的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以前看单口相声,演员还有的说牵着狮子出去遛弯的呢,嘿嘿。”

“脱口秀说的都是生活碎片,而且节奏更短更快,三十秒就要有一个梗。”

莱阳目视前方,认真的讲解着:“就像结婚后的老夫老妻一样,聊天都要快准狠,比如今晚吃什么,直接说答案就行了,能反转就反转,不要墨迹。”

“但单口相声就不一样了,跟谈恋爱一样充满了幻想,可以天马行空。”

“比如,女的问男的,亲爱的,今晚吃什么哎呀?男的说,嘿,我请您吃蒸熊掌,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

千樱被逗的咯咯大笑。

莱阳一口气报了十几道菜名后,舔舔嘴唇:“女的说,吹你丫的牛.逼!”

“扑哧~”

“哈哈哈哈!师傅你笑死我了,哎,不过我觉得你真可以去开培训班,教人讲脱口秀。”

莱阳被夸的心里一阵舒坦。

自己从小贫嘴,好像除了脱口秀这件事,干别的都没有得到认可。

也正是因为脱口秀能很快逗笑别人,能够得到那种及时反馈,才让他一直坚持做到现在了吧。

就在他有点得意时,千樱却忽然扭头,美目灼灼道。

“师傅,你是不是想谈恋爱了?怎么聊专业都能扯到感情上来了?”

“……好好开车。”

……

千樱将莱阳放回剧场后,开着她的小mini离开了。

袁声大摆摊的“事业”也停止了,下午和李点、莱阳三人,一直在后台忙活公众号文章。

从今早开始放票后,销量还不错。

截至到下午五点多,已经卖出去了小一百张,完成了十分之一的票房。

这个成绩,让人欢喜,又让人忧。

喜,自然不用多说。忧的是,在开票前,基本上都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宣传。

也就是说,他们手里所拥有的流量和客户群,都已经通知到了。

那么这帮人最终如果只转化出小一百张票,那接下来就危险了。

除了千樱的视频链接还能出点票之外,就只能指望“大卖”平台的横幅推荐再带来点流量。

具体到时候是个什么结局,谁心里都没底。

“是不是我们的文章不够吸引人?要不标题换一下?”

袁声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票房,鹅蛋小脸焦虑道。

李点最近情绪一直都不高,只是默默的抬头看她一眼。

“换成什么?你有什么想法?”莱阳抽出一根烟问道。

“我觉得噱头应该再搞大一点,我们可以重新发一篇文章,就说咱是上海首场脱口秀千人场,如何?”

“哦……”

莱阳抿抿嘴:“你这想法不行啊,上海首场没意思,要写就写全国首场!”

“我咋不给你写亚洲首场?看把你能耐的。”

袁声大回怼一句,就在此时,阿鲁抱着吉他来剧场了。

“呀,看群里说今天出票还行啊,我来给咱们唱歌助兴。”

莱阳瞥了阿鲁一眼,他这哪是来助兴?这明明就是撩妹!

“声大,你有什么喜欢的歌曲吗?我吉他贼溜,给你唱一首?”阿鲁目光深沉的看向袁声大。

李点有些茫然的抬头。

关于阿鲁和袁声大目前的状态,莱阳还没有告诉他。

所以见阿鲁这样热情,他多少有点吃惊。

“唱歌啊,我点的你都会唱吗?”袁声大不喜不悲道。

“必须的,我网上搜谱,你说歌名就行了。”

阿鲁边说边往的舞台走,拉着高脚凳一坐,扫下琴弦,嘴角带着满意的笑。

“哦……那你就唱首忐忑吧。”袁声大轻声道。

滴铃铃~

阿鲁手从弦上滑落,抬头茫然看着她。

莱阳有点憋笑,但就在此时,他看见一道靓丽的倩影从玻璃门外走了过来。

此时,莱阳依靠在门框上的身子,微微站直。

心跳就像忐忑的歌词一样。

啊啊啊啊哦~ 啊啊啊啊哦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