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事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事了!

袁声大将莱阳推搡出门,让他直接去问阿鲁。

悻悻的回屋后,莱阳倒了杯白开水,拿着烟灰缸坐到阳台,点燃香烟后,身上的那股亢奋劲,也逐渐松散下去。

本来他是想通过袁声大笼络人心,保证明晚的会还能开下去。

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

阿鲁的电话他不想打,一是怕又听到坏消息,二是莱阳明显能感受到,阿鲁自从和袁声大公开关系后,和自己之间总感觉怪怪的。

那天在望江阁吃饭,莱阳就感受到他对自己,有一种“客气”的陌生感。

吸了一口烟后,莱阳又发散性的想到了云麓,她也没回和宋文租住的房子,而是孤零零的住在酒店。

听袁声大说,从宋文走后她就一直在哭。

想到这里,莱阳给云麓拨去电话,刚嘟了一声电话就被接通了。

莱阳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孤单的,靠坐在床头握着手机等电话的身影。

“喂……云麓,休息了吗?”

电话那头停了一秒,才传来很重的鼻腔音,“没呢,是宋文让你打电话的吗?”

“他……刚跟我电话聊了会,虽然没明着说,但还是想从我这儿知道你的情况。”

此时轻微的抽泣声又响起,莱阳吸口烟,稍微停了会,问道。

“你们怎么会吵成这样?互相退一步不行吗?为什么非要过不去呢?”

“不好意思阳哥,耽搁了剧场……我,我真的很抱歉……”

莱阳夹烟的手一怔,一缕烟灰跌落在裤腿上,他站起身望着有星星点点蒙尘的玻璃窗,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打这电话是希望你们能和好,听声大说你们高中就在一起,好不容易到最后一步了,没必要这样。”

云麓那头呜咽声更重了些,断断续续的声音说道。

“正是因为这样,阳哥你……你知道吗?他妈妈其实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觉得……觉得好像是我把宋文耽搁了…觉得是我害的他早恋,最后才考了一个专科……所以在我家拿出四十万贴婚房后,他妈妈还能因为八千块钱…说我事多……说我就不是真心的……”

夜很安静,窗外的风吹不进来,但阳台里的温度却随着一个女人的呜咽声,不断下降。

“我是真的感到……感到心里委屈,我跟宋文来到上海……最开始来的时候我就发誓,要和宋文……混的比那些一本毕业的更好,比那些有学历的赚的更多,这样,他家里人就不会再从心里觉得…是我影响他…可是,阳哥你也看见了,我们就是普通人……而且…在上海越发普通,不光普通,甚至连最初的那种志气都……都快磨灭了。”

最后这句,莱阳太能理解了。

最开始来这座城市时,不管被现实打压多少次,永远都觉得自己未来一片光明。

可时间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会慢慢侵蚀掉高傲的棱角,腐化掉志气的骨头,随后让无数人变成软体动物,趴在城市那些阴暗的角落里,下水道旁……

“以前我要什么东西……哪怕宋文他买不起,他会对我说以后会买,可现在……他却只会冷冷的转身走掉,说让我去找别人……这话,让我觉得这么多年不值,我跟他来上海的意义是什么?结婚的意义又是什么……”

“他说的那是气话……”莱阳说道。

“是!他说的是气话,可这次牵扯到了他妈妈,事情成了这样子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去面对,我没办法跟阿姨反驳一句…我……只能寄希望于他,然后……他却站在了我的对立面……阳哥,我在乎的不是那几套衣服,而是他对我……对未来的态度!”

云麓哭的太厉害了,以至于这段话说完后,电话被她挂断了。

莱阳愣了好久,才重新坐回椅子上。

宋文和云麓的根本矛盾,他也算是彻底明白了。

可他无法解决。

因为他自己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失败者,无非是因为恬静的出现,多了一层希望而已。

手机在夜中叮咚了一声,是恬静发来了一张成都机场照片。

照片中,她还伸入一只手,比划了个耶的手势。

……

望着照片,莱阳久久不知道该回什么,自己答应了恬静恢复开业。可现实是,自己不是杜月笙,做不到刀切豆腐两面光。

回了句一路顺风后,莱阳便回卧室睡了。

当一个人恐惧明天到来时,身体也会变的格外嗜睡,莱阳就是这样,一直半梦半醒的磨蹭到了次日中午。

起床后望窗外看了眼,城市起雾了,天地一片灰蒙蒙,房间里更是压抑。

他实在有点呆不下去,收拾一番后去徐家汇地铁口附近的小吃城,吃了份鸭血粉丝汤。

可能是这玩意比较充血,莱阳体内越发感到燥热,便顺路去了趟家汇广场,因为天气阴沉,广场人很少,只有一帮中老年人在打球,莱阳也顺势加入了。

他们很是好奇,这一大小伙子,周内下午不上班,怎么跑出来打篮球?

“小伙几啊~你是做什么工作几?”

一名操着南方口音的老头,边打边问着,当听到莱阳是做演出的,另外两名五十多岁的男人便纷纷开始传授经验。

“这演出你得学会把握人心,舞台上的节奏你得拿捏的住,那包袱要足,就跟郭德纲一样,还要接地气,不然没人看。”

“就是,你还要想办法让电视台给你宣传上,最好弄点报纸周刊什么的,还有抖音,宣传很重要,不然谁来看呢?”

“小伙几,你要学的事情多几很呢,你要会统筹,要会分析市场,最好能跟一些演出的政府机构打上关系,知道不?”

莱阳一个起跳投篮,吸下鼻子说道:“哦,演出是以前弄的,现在的工作是区块链相关的。”

“哦……”

“区块链……”

“来……打球打球~”

话题超出老头们认知了,他们只剩下认真的投篮了。

莱阳笑了笑,把这段子默记下了,打了一会球后,王德发忽然打来电话。

看到备注,莱阳心头一惊!

最近团队出事,他们的千人场也忘了搞宣传了……

接通后,莱阳本想给人家道声歉,结果电话刚一接通,那边不知道谁骂了一句“艹特么故意的!”

这一下让莱阳声音噎住。

“喂,莱阳…你来你剧场一趟,大家都想跟你聊聊。”

本站网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