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你表个态吧

第二百二十三章 你表个态吧

这一刻,莱阳真有点罪人的感觉。

彷佛只要自己和袁声大结婚,这就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袁声大会成为一个特别好的妻子,双方父母也不再为子女担心,而恬静也可以安心的嫁给宇博,帮助家庭完成云彬的转型。

宇博也不再与自己为敌,或许,他能帮到吐逗喜剧的一切,也同样能掉过头来帮自己。

这样一来,事业婚姻都有了。

就像面前这两栋复兴大厦的主人一样,他也是迎娶了最“合适”的女人后,才能成为白手起家的典范。

可是……

没有爱情的婚姻,真的能长久吗?

莱阳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迎面让松针一般的雨点落在脸上。

那些雨好像能直击心灵一样,让他降温的同时,也在穿透着他的心,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自己可以和袁声大结婚,这点不难做到。

但结婚后自己是否会爱上她?

这点莱阳没法保证。

既然如此,那未来面临各种压力的时候,没有爱情为水的港湾注定是硬邦邦的,注定是无法停泊的。

如果硬要将船往进开,即使开了进来,一旦碰触到那些坚硬的海岸线后,没有任何缓冲余地,迟早会有一方被撞的遍体鳞伤、崩溃、粉碎。

到那时候的痛苦,远比现在更加难以忍受。

想清楚这些后,莱阳才看向二爸,声音低沉道。

“二爸,我理解您的意思……她在上海这些年,的确怪我,我也一直很后悔。不管我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我永远都会在她背后支持她,她想要的只要我能办到,都会给她的。我们是最好的发小,这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二爸半眯着眼睛,看了莱阳好一会后,才直视前方吐了一口气,随后伸手拍拍他肩膀道。

“明白了,那你给二爸说说,这几年在外边创业是什么感受?”

莱阳心里那口气松了下去,他知道二爸这是转移话题了,他也从心里感谢。

“感受……不知道怎么说,我给您讲一个故事吧。”

“说说。”

莱阳望着江水,喉结动了动道:“有一只脱离队伍的猴子,被两只饿狼追赶着,他们的距离越来越短,就在猴子命悬一线之际,它忽然看见前方有一道枯井,井下边也许 很深,也许很浅,不知道,但它根本没有选择,只能奋不顾身的跳下去。”

“可落到一半时,忽然井下边一只鳄鱼张开了嘴巴,静等这顿天降佳肴,情急下,猴子抓住了枯井里藤蔓,悬在空中,这会上边有饿狼,下边有鳄鱼,它很绝望。”

二爸转头看着莱阳,眉宇间充满了担忧。

“可就在猴子以为能稍微安全一会时,耳边却传来啮啮声,它转头一看,两只黑鼠正在啃咬着藤蔓,而藤蔓也即将断裂,它只能想办法去抓另一条枯树枝,可就在此时,它又发现那条枯树枝上,有一条眼镜蛇,正吐着信子朝它缓缓靠近。”

说到这里,莱阳停住了。

二爸用一种很惊愕的表情看着他,问道;“你创业就这么艰难吗?”

莱阳苦笑一声,继而想起很多事情。

就拿做校企培训来说,一路上处处是坑,不是他不够仔细,不够聪明。

而是时局有时候逼的他没办法思考,只能见井就跳,见藤蔓就抓。

二爸大半辈子都属于体制内的工作,所以他不理解,但如果谁真的创业过,一定会对这个故事深有体会的。

“二爸,在这座城市里很多人都是如此,或者说全国很多创业者都是如此。”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

“已经开始了,就很难停了,不过那只猴子是幸运的,它即将绝望时却发现在枯井旁有一大堆蜂蜜,这也是它单独出来的原因,等它拼命拽回蜂蜜时,一大帮蜜蜂蜂拥而至,然后毒蛇、虫鼠、以及饿狼都退了,他虽然被蛰的满身包,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只不过代价就是,差一步灰飞烟灭。”

莱阳讲完后,二爸沉默了许久,才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在上海难,没想到难成这样……哎,阳,你也照顾好你自己,虽然二爸知道不该再给你压力,但是感情这块你也得考虑了,你家里人不说,但心里也很着急。”

“我明白,二爸。”

“嗯。”

……

时间一眨眼到了晚上,阿鲁总算是灵醒了一回,专门在小区附近定了一家餐馆。

这里莱阳以前吃过,特色是土家鸡,会将土鸡做好后,再余出一部分专门煲汤,一鸡两吃,味道也很不错。

店面虽说不大,但平时人也挺多,阿鲁特意定了个小包间,里边一张圆桌和五把凳子摆完后,基本上就没多余空间了,这样也显的更聚气一点。

看来应该是用心找过的。

大家见面后,阿鲁虽有局促,但整体表现还是不错的。

端茶倒水,和颜悦色,除了身上的发胶味有点重外,别的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一阵互相了解后,二爸说了些二妈的身体问题,并且坦白的说,目前病情有恶化的风险,可能未来会很麻烦人。

阿鲁当场表示,不管怎么样,自己一定会照顾好阿姨,照顾好声大!

这些虽说都是空头支票,但也算表明了他的心迹。

饭局吃到最后,莱阳也看的出来,除了袁斌不太乐意外,二爸对阿鲁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这也可能是预期太低了,见面后印象反弹。

不过袁声大全程倒没怎么说话,准确的说,她好像到现在也还没答应原谅阿鲁。

毕竟阿鲁精心策划的那场求婚现场,被人破坏掉了。

此时,二爸将目光看向她。

“晴晴,你说说你的想法,反正你妈妈和我,都希望你能今年或明年把婚结了,年龄大了,真的也耽搁不起了……而且你妈不是也说了吗,就怕她万一有个啥……”

二爸的声音忽然哽咽了一下。

袁声大也逐渐红了眼眶,莱阳表情微怔,心里也莫名的有些悲伤。

“哎~”

二爸长长地出口气,摸了下眼角继续道。

“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你弟的婚姻大事,所以,你要觉得阿鲁你也喜欢,愿意接受他的优点和缺点,那今天你也就表个态,让我回去和你妈都能安下心来。”

话落,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袁声大。

她手紧紧的攥着银色汤勺,指尖有点发白,秀眉紧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