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萍水相逢

第三百一十三章 萍水相逢

莱阳的瞳孔紧缩,宇博也面色惊愕的定格原地,众人更是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她…她怎么了?」

宇博说话间又往前走了半步,可嘉琪就像惊弓之鸟,吓的身子往床角缩,手指死死抓住李良鑫胳膊,尖叫起来。

「你别过来!出去!」

李良鑫抱着嘉琪怒吼,众人目光更是齐刷刷落宇博身上,他还在发懵,可莱阳已反应过来,推搡着宇博出了病房门。

走廊上,宇博摊开双手道:「莱阳,你朋友是不是有精神病啊?」

莱阳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刚想质问时,却发现走廊尽头有记者,他和莱阳一对视,又立刻掉头走开。

「特么的!」莱阳低声骂了一句。

「你骂谁呢?」

宇博反怼一句,两人再次对视起来。

此时恬静走出病房说道:「嘉琪的病,我会兑现我的承诺的,莱阳你先照顾好她,另外……晚上来我家吃饭吧。」

宇博脸色一变,看向莱阳的目光中,夹杂着痛苦。

「那叔叔……不介意吧?」莱阳咽口唾沫。

恬静摇摇头说她爸爸外出了,可就在她说这句话时,美眸里飘过一丝复杂,这让莱阳意识到,她应该有话想和自己说。

恬静和宇博离开后,侯俊打着绷带走进病房,他了解完刚才发生的事后,口无遮拦的喊道。

「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嘉琪姐他爸,就是刚那人给弄死的!」

众人齐刷刷用看傻子的表情看着他。

侯俊表情一颤,脖子微微一缩:「额……不好意思,这个话虽然难听哦,但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可能个屁!」云麓在一旁没忍住骂道:「你别在一旁煽风点火了行吗?」

「我还敢点火?」

侯俊抬了下满是绷带的手,一脸委屈道:「以后谁给我提火,我跟谁急啊!」

「叔叔去世时嘉琪才十四岁,刚那男的,当时最多也就十五六岁,没可能的。」李良鑫将嘉琪抱紧一些,说道。

「那当时嘉琪父亲所在的矿场,是不是宇博家的?」莱阳问。

李良鑫摇摇头:「不是,是另一家,叫丰鈥矿业。」

听此,莱阳心里的疙瘩才稍稍平复一些。

说真的,他虽然很讨厌宇博这个人,但这件事倒希望和他没关系。

因为宇科集团和云彬已经在融合,宇博出事的话,也会对云彬产生多大的影响。

万幸,这事是自己想错了。

大家一起在医院陪嘉琪输完液,然后莱阳和李良鑫一起打车回了小区。

到小区门口,莱阳去买了点火锅食材,回屋后从厨房柜下取出袁声大留下的那口粉色电子锅。

茶几上,锅里的水煮的沸腾,莱阳点燃一支烟,掏出手机刚准备刷会短视频,结果一打开就刷到了自己。

视频中,自己和余烈产生了冲突,而后边的背景刚好是自己公司的logo,帧时文化。

而且公司照片墙也带了一些,上边也能清晰的看见自己博笑俱乐部的演出照片……

「艹!」

莱阳气的大骂一声,可等他看了眼评论后,整个人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评论区最置顶的一条写的是:博笑俱乐部负责人莱阳,为美女争风吃醋,开业活动上大打出手!

因为这条评论,网民们开始疯狂讨论,那位美女到底是谁?

锅里的水已经开了,热气腾腾,可莱阳却后背阵阵发凉!

这条视频的点赞量都过了三万,那播放量最少也在几

十万左右,而且还在持续上升!

恬静在视频中也露面了,她本身就美的不可方物,就是没有任何话题都能让人舍不得划走。

而现在呢?

这种话题一加,全网开始扒,扒到最后一旦云彬被牵扯进来,那……

烟灰掉在了裤腿上,莱阳却毫无察觉。

他赶紧给高云建打去电话,怒气冲冲的让他想办法联系他那些朋友,把这个视频给下架了,快!

挂断电话后,云麓的微信消息来了,转发的正是那条视频。

紧接着宋文电话过来……

莱阳心乱如麻,他拒接后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关了沸腾的锅,从卧室里拿了一件外衣披上,推门而去。

上海昌吉东路地铁口旁的「蕰藻浜」大河,像一个百年孤独的老人一样,用它潺潺的水鸣声来诉说着尘封的往事。

莱阳记得上次来这里是六月初,团队在附近进行一场商演,结束后自己散步过来,一到这儿就深深被那种静谧感所包围,令灵魂空彻。

那时天空蔚蓝,云朵像一捧棉花糖点缀空中,河边的芦苇也在疯狂生长,可现在却已进深秋,天空阴沉沉的在酝酿一场秋雨,坠落的叶子和漂浮物在水面上沉游着,整个画面好像被滤了灰青色。

莱阳坐在芦苇荡旁,嗡嗡的大脑稍微有点安静下来,望着河水过了好一会,他掏出一支烟挂嘴角上,想点燃,却发现没带火。

于是他手指夹着烟,就这么静坐起来,不知多久过去了,莱阳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呜咽声。

他扭头透过芦苇缝隙望去,却发现一名男子也在不远处坐着,他指尖里夹着烟,另一只手却捂着额头痛哭。

莱阳看了几秒,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走了过去。

「哥们,你还好吗?」

打声招呼后,男子泪眼抬头,莱阳终于也看清了他的样子。

他有点消瘦,微长的刘海有点遮眼,但即使这样,在这双眼睛里也能让人看出一种破碎、绝望感。

虽然莱阳也心乱如麻,但担心这男子有轻生念头,于是坐在他旁边安慰道。

「哥们我不是想打扰你啊,只是想说人生没过不去的火焰山,男人哭一哭可以,但不敢跟自己过不去啊,你要实在心里憋屈,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反正咱俩又不认识。」

男子泪眼看着他,沉默着。

「哎你也别这么看我,我其实这会心情也崩溃着呢……这样吧,你火能先借我用一下吗?我点一根烟,咱们慢慢聊会?」

对视好几秒后,男子抹了一把泪,从口袋取出打火机递给莱阳,并断断续续说。

「今天……我最爱的女人……结婚了。」

嘭~

随着火苗窜出的瞬间,莱阳点火的姿势却定格了,他抬眸望着男子,想了几秒后问道。

「为什么?她找了个有钱人?」

「呵,呵呵呵……」

男子苦笑着,泪水却再次从眼眶泛出来:「她不缺钱,她很有钱……可是捆在我们身上的枷锁太多了……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甚至……甚至连生死关头都遇到过,原以为我们一定会冲破桎梏,一辈子在一起,可最后…最后的结尾是她成了别人的新娘……什么都没有改变,我带着痛苦记忆又回到了原点!」

这番话,说的莱阳也彻底失神了。

不知为何,从这话里莱阳听出了自己和恬静的故事。

莫名的……有点像。

莱阳长长吐出烟雾,说道:「往事不可追,朋友,过去了就过去吧……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也不知道你们的感情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但我觉得最起码……曾经在某一刻,你们是幸福的,她也一定是深爱着你的……对吗?」

「……」

男子呆滞般看着莱阳,盯了好久好久,才重新扭头看向蕰藻浜的水,重重的说了一声:「是。」

「嗯,那就行,所以人生永远是回不到原点的,故事还都在书写,还远远没有结束,说不定在下个拐角,人生轨迹会再次重叠呢?」

「……你好会安慰人啊。」男子终于面色松了点,说道。

「嘿嘿,那必须的嘛,我属于悲观的乐观主义者,而且也从事语言类工作的。哦对了,萍水相逢就交个朋友吧,我叫莱阳。」

莱阳伸出手,男子顿了几秒,也缓缓伸手道。

「高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