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信任危机

第三百二十七章 信任危机

莱阳重重咽下口水,一抹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抬头看了眼众人,目光最后落在斜对面的李良鑫身上,对方僵硬地起身,面色惊慌地做出一个下压的手势,意思莱阳继续对话。

“额,是…手术不太顺利?”

“不是,是……”

千樱磕绊了几下,又猛地哎了一声,说道:“我看见余烈吻了嘉琪一下!”

嗡——

这话像平地一声雷,震得所有人瞠目结舌!

而李良鑫面色一瞬间白得像纸,嘴巴微微张开,瞳孔都在清晰地颤动!

电话里,千樱说自己刚去趟病房,她推门那一刻看见嘉琪在睡觉,余烈趁其不备就吻了她额头……

“师傅,你说余烈这次帮忙会不会…根本就没安好心啊?!他不会是看上嘉琪了吧?现在怎么办?”

正说到这儿时,包间门外传来敲门声,但没人回应,随后门被推开一条缝,恬静探头看了进来。

她刚想打招呼,李良鑫忽然暴怒走上前怒喊:“你弟弟这个王八蛋居然敢碰我老婆!我艹特么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恬静退了好几步,莱阳也立马冲上去抱住李良鑫,一个劲地让他冷静。

云麓也挡在恬静身前,可她惊慌的面容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高云建和宋文也围了上来,现场顿时乱成一锅粥。

只有电话那头的千樱,愣了好一会后才颤巍巍地说道:“喂……这,这……你们怎么……都在?”

“千樱你先照顾嘉琪,等忙完了我给你回电话。”高云建隔空喊了句。

“哦哦哦,那那那……我挂了。”

电话挂断的同时,恬静也很快冷静下来,她轻轻推开云麓走到李良鑫面前,绝美的脸颊变得清冷从容,身上不自觉散出一股气势,压住了混乱的现场。

“李先生,发生了什么您能冷静一点给我说吗?吵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恬静说的不急不躁,简单一开口,就让莱阳感到她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领导力和气场。

一旁的高云建,目光中也流露出一种极度欣赏。

李良鑫无形中被压的声小了些,但他仍红眼狠瞪道:“你弟趁我老婆休息对她非礼!这就是你的好弟弟?!”

云麓怕又吵起来,赶紧接话,把千樱刚说的重复了一遍,恬静半回头听完后,目光又一次直视李良鑫,说道。

“小烈从小没跟我生活在一起,他会不会做这种事我先不辩护,我只先说下我的观点,听千樱的口气,她应该是推门匆匆看了一眼就打来了电话,这里有可能出现视觉错位。”

“呵呵,听听!一开口就成千樱错了?”李良鑫咬着牙冷笑道。

“我没说她错,只说了一种可能性。现在我说解决方案。如果需要,我立刻订几张票飞香港,调出监控和小烈当面解决,可以吗?”

“……”

现场又是一阵鸦雀无声,安静到彷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清。

众人目光来回在李良鑫和恬静脸上游走,莱阳为了缓和局面,思索片刻后说道。

“额,都先别急,这样吧……静静你先给你弟打个电话,就偷摸着问一下看是真是假,咱们再做决定。”

“没这个必要,取证就当面做,不然又会被李先生误会说我提前通风报信。”

通过这句话,莱阳才意识到恬静是真生气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余烈毕竟是他弟弟,而李良鑫刚才的话确实骂得过分了。

“行了静静,你也别生气啦,误会这种事很正常,昨晚赵晓黎跟我打声招呼,你不也误会了嘛,哎,都很正……”

莱阳话还没完,恬静忽然狠狠地看他一眼,眸子里顿生复杂!

这让莱阳吐出最后一个“常”字后,咽口唾沫弱弱道:“静静……你怎么了?”

“你不是不认识她吗,过了一晚怎么就知道她名字了?”

“……”

莱阳嘴巴像脱水的鱼一样,微微开合,彻底哽住~

现在的气氛一下又变了样,不明所以的云麓等人,这下连劝都不知从哪开口。

莱阳和恬静距离不过半米,她神情的失落感很是严重,思虑盘桓的眼眸深处,透出一股冰冷感!

他赶紧解释这是李柔荷说的,说着还要打电话取证,可恬静阻止了,这让莱阳彻底着急了,他也不管这场面适不适合,直接拉起恬静的手反问。

“静静!你,你不相信我??我现在打电话行不行?!”

恬静摇摇头,缓缓抽出白皙小手,眼神有些疲惫地看了眼众人:“我先走了,要订几张票你们告诉我……先走了。”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逐渐远去,莱阳矗立了一小会,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猛地拉开门追出去。

路旁,恬静刚要上车,莱阳飞速冲去拉开主驾车门,低头喊道:“有这个必要吗?你现在也开始怀疑我了吗?”

恬静手握方向盘看着挡风玻璃,秀丽的头发遮挡着半边洁白的脸颊,她吁口气,顿了顿说道。

“赵晓黎喊你时我就在旁边,那种熟悉感……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们不认识?”

“真不认识,我哪知道她发什么神经!”

“你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你……你说这些话,我昨晚已经信你一次了,可是我现在说服不了我自己!”

“那你现在给李柔荷打电话取证啊!”

“莱阳!”

恬静侧目狠剜他一眼,加重语气道:“她只是我的秘书,我和你感情上的每件事都要她来协助吗?到底是我更了解你,还是她更了解你?!”

“……”

随着一脚油门的轰鸣声,车子迅速冲向街尾,尾灯也逐渐消失在茫茫车流中,莱阳干瘪的嗓子彻底透不出气了。

他半蹲下身子,看着柏油路上穿梭的车流以及远处大厦上闪动的广告牌,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心累!

这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第一次爆发出的信任危机,这种感觉,让莱阳再次想到了一个都快被遗忘的人,顾茜。

想到了他们曾经的争吵、猜疑、背叛、分手、彻底成为路人。

那种对感情的怕失去是刻在莱阳骨子里的,不是遗忘了,而是淡化了,可一旦在某种特定场合下,又会剧烈的反扑回来,带着浓浓的恐惧!

不过,恬静刚才的说的对。

自己和她的感情好像的确太依靠李柔荷了,她只是恬静的秘书,知道太多事也不好,有点越权,可自己却从来都没想到这一点……

莱阳重重喘息着,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阳光像金剑一样刺来,让他眼睛产生一阵晕圈。他起身目视前方,笔直的道路也好像变的迷雾丛生,流动的车像一封封自动漂浮的信,标榜着未来和过去,迷茫和恐惧。

但却没有一封,愿意为此刻停留,带走他这那颗无助的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