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指控

第三百三十五章 指控

浅水湾北依山,南靠海,南岸的沙滩也是游客聚集最多的地方,所以傍晚在这儿能碰见恬静,不算特别稀奇。

真正稀奇的,是本应人在上海,此刻却与她肩并肩弹唱的宇博。

海面起了风,味道不光咸,那股子潮湿感也侵沾莱阳裤脚,将他冰了个透心凉,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莱阳也不像最初那样暴躁。

他挤出苦涩笑容道:“好久不见啊,宇总这是……来香港出差?”

“不,我是专门来找静静的。”

“……”

宇博毫不留情的回复,让莱阳十分窝火。

此时,恬静捋了捋被海风吹乱的秀发,从围坐的人群中走出来,目光复杂地解释说是公司出了点事,宇博才跑到香港来找她商议,刚才散步时碰见了这队人在弹唱,所以就……

“你别误会。”她说。

莱阳望着这张被月色和光线映亮的脸颊,和那双晶亮、闪烁的眸子。

它真的好美,尤其在月华拂面时,长长的睫毛被风微微吹动,一眨一眨间,不断让人感慨造物者的伟大。

可也正是这份美丽,又一遍遍地衬托着莱阳的平庸,一次次质问这份感情的未来……年轻时也许真的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误终生。

“这有什么可误会的?”

没等莱阳开口,宇博先起身走过来说:“静静,你们平时相处你就这么迁让他吗?聊点工作的事都怕误会?我觉得你这样太累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莱阳拳头紧攥起来,可他不能发火,不能!发火只能凸显出他的无能!

可心里的那股憋屈,就像打在礁石上的浪花,发出“咚咚”的冲击声。

“本来就没啥误会的,宇总一直都很勤快这我知道,和余烈都有一拼了,呵呵,你们这姓还都像的。”

恬静本准备对宇博开口,可随着这话一出,她霎时间看向莱阳,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眼神……

“那你们继续,我约了千樱。就不打扰了。”

莱阳清楚恬静的心情,可此时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死死控制了他,让他只能转身离开。

等他刚一转身,恬静忽然喊了声他名字,随后,莱阳看见了她眼中隐隐闪烁着,只是夜色有点黑,不清楚那是灯光折射还是什么。

“我……我今晚得回上海了,你,你让李良鑫冷静冷静。”

“知道了,你们一块走吗?”

“嗯。”

“好,一路顺风,哦不,飞机不顺风……”

莱阳意识到话说错了,可一下又卡住了,这时恬静却开口道:“我们也都冷静一下吧。”

“……好啊,我一直都很冷静,最起码不会把一些特别的歌唱给别人听。”

唰~

海平面上一束灯塔的光旋转而来,在恬静脸颊上一闪而过,虽然很短,可那一秒莱阳却结结实实地看清了她的表情。

她就像一座雕塑,被雕刻得惊为天人,却也冰如寒窟,冷的莱阳无法多看一眼,只能匆匆转身离去,而他的背后,却传来了宇博关切的问候。

“静静!这人渣平时就这么对你的?你别这么委屈自己成吗?静静?静静……”

……

夜色更深了,沙滩上的游客基本都离开了,海水静谧的冲刷着沙子,将它们浸湿,带回深海。

气温愈发冷了起来,莱阳掖紧外套坐在沙滩上,将第五根烟屁股轻轻摁入沙中,抬头看着远处那黑蓝色的天和水,感受着深海的孤寂和潮冷的风。

风在海面上能吹出声音,是一种空旷的呼啸声,有点像鲸鱼的鸣叫:呜~呜~

这个时候,他忽然想到了初中时的一篇课文,苏轼《赤壁赋》里的那句: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他有点懂得了这首诗的意境,那看似洒脱大气,实则是孤独至极,悲怆至极。

“世人皆说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世人皆言成仙妙,唯有孤寒似浪涛~”

莱阳嗤笑着哼唧着,抓起一把沙子朝面前丢去,随后眼眶有点发红。

谁能想到,连嘉琪和李良鑫都产生了情感危机,他们可是见证自己和恬静爱情的人呐,他们都这样了,自己呢?

越想,越无力……

在这阵无力中莱阳拿起手机,给千樱发去微信,让她也准备回上海吧,嘉琪的事等自己和李良鑫再慢慢对接。

刚发完这条消息,忽然看见十几分钟前老爸发的短信,问他最近一切都好吗?

这会已临近两点,但莱阳最终扛不住孤廖,给老爸回了个电话。

一阵嘟嘟声后,那头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阳阳?你还没睡啊,最近,啥都好吧?”

“都好……都好。”

莱阳捂住嘴巴,让哭腔不传出来,可眼泪却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好就行,你最近也忙得和家里都不打电话,你爸念叨你几天了,又怕打扰你工作,所以一直没给联系。”妈妈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莱阳豆大的泪珠滚烫滑在脸上,他忍着心酸嗯了一声,说不用担心,真的挺好的。

挺好的,好像是成人之后,给父母说过的最高频的词语了。

“哎,好着就行,最近……”

“咳咳!”

母亲咳嗽了一下,父亲也随之顿住,继而又叹口气道:“反正照顾好自己吧,你还年轻,很多事也没看开,人一辈子在世上很难,算到底呢,其实健康平安就是福,人生轨迹也都是注定好的,任何烦恼都是徒增的。”

“嗯……”

莱阳擦了下泪,道;“爸,你为什么忽然给我说这些?”

“额,没什么没什么,就是……闲聊一句,没啥事,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哦对了,你…你那个,说那姑娘过年带回来这事,还算话吗?”

“……算。”

“哦,嘿嘿,那就好!那,那没事了,早点休息哦,别再熬夜了。”

父亲因聊到了恬静而高兴,可莱阳却怎么都笑不起来,挂断电话后他再次看向黑蓝的海,心情复杂。

他前阵子还打算年底求婚,这,还算话吗?

……

回宾馆后,莱阳看见了李良鑫的消息,他说已经坐上回上海的飞机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再说。

莱阳有点生气,干脆也订了明早的机票,随即倒头睡去。

次日他早早登机,又在飞行途中昏沉地睡了一觉,直到飞机降落时一阵颠簸才激醒了他。

他掏出手机切换了飞行模式,可一连上网,就看见半小时前恬静打了十几个电话……

莱阳瞬间睡意全无,虽然不知道恬静找自己干什么,可心里却因为被牵挂而暖了许多。

上海,不是香港,不是纸片城市,它是温暖的。

“喂?静静你打电话了?”

莱阳夹着背包,边从飞机通道往下走边回过电话。

此时人潮涌动,他用力地将听筒放在耳旁,可当恬静冰冷的声音传来时,他整个人当场石化!

“李良鑫带警察来了!在股东会上当面指控我爸爸包庇罪犯,还有一段录音说是你提供的,呵呵……莱阳,这就是你以前说的处理方式?!”

嗡——

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