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留下和离开

第三百四十五章 留下和离开

当莱阳把上海情况说完后,李点刚还疲倦的小眼睛顿时瞪得铜圆。

他反复确认后,身子随后猛地站起来喊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给我商量?就这么被人耍?”

莱阳幽幽地看向他,数秒后,李点又坐下喘着粗气,时间在一片寂静中定格住,不知过了多久,莱阳才开口道。

“钱…我来想想办法,这事是我做的不对,我没想到对方忽然开战,真没有任何准备时间。”

“你想什么办法?”

“我打算把帧时股份卖给高云建。”

嘶~

李点顿时用一种极其无语的表情冲着莱阳。

“你…你!不是我骂你,你说这话有考虑过大家吗?宋文他们是冲着高云建去的?他们怎么办?上海你不打算回了?恬总你也不管了?!”

“你特么别嚷嚷了!”

莱阳好像受极委屈的小孩,满脸通红间眼睛里有晶体闪动,他憋着一股劲低吼道。

“我能怎么办?我特么该怎么办?!考虑这个考虑那个,考虑到特么最后,谁考虑过我?上海我最早是去干什么去了?我想结婚,想打拼一片天地照顾我想照顾的人,可是呢?女朋友跟人跑了,婚房没了!声大被我伤了!连你都走了,我这几年混成什么样了?交代交代……我也是人呐!我也会伤心会绝望,也得有自己的生活!剧场倒闭了……恬静也跟我分手了!现在你们这边还欠了一屁股债,我不得想办法拿钱!我还回上海干什么?干什么……啊!”

莱阳越说越激动,他双手掩面靠在椅背上,泪水却顺着指缝不断往出流。

这些年的苦在这一瞬间飞逝脑中,那些经历好像被榨干成一张张幻灯片,只有无尽的酸楚被压缩成浓流,咕咕溢出。

“我特么的太失败了,还有比我更失败的人吗?我……我好痛苦!好痛苦!阿文他们我会给交代的,可我真的不想回去了,我心好累……好累。”

李点被这番话惊到了,他呆坐了许久后起身靠近莱阳,拍着他肩膀叹息道。

“对不起莱阳,对不起……我,你……你觉得和恬总真的没可能了吗?”

莱阳又弯腰捂着脑袋抽泣,摇摇头。

“她说了分手?”

“没,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不见得吧,以前说了在一起,分手了却没人提,我觉得,恬总她做事是有头有尾的,没说分手就代表还在思考,你也别太悲观了。”

莱阳一个劲地摇头说着不可能,李点也没法深入这个话题,只能安慰他如果暂时不想回去可以等一阵子,别在难过的时候下定论。

“你不用安慰我了,让我缓缓……你去休息吧,十分钟后帮我喊一下高云建。”

……

夜晚的袁家村格外安静,莱阳这间民宿窗外有几株竹子,雪停之后,朦胧的月色在竹竿上泛着凄凉的光,风偶尔会吹动它,在窗上映出摇晃的影子,结合着屋内偏暖色的灯光,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寂寥感。

莱阳泪干了,高云建也敲门进来,一进屋就被烟呛地咳嗽,随后他坐在刚李点待的床边,有点不解地问怎么了?

莱阳沙哑着把“帧时”的营业状况阐述了一遍,并表示自己因为个人原因想要退出,打算把“帧时”股份转给高云建,看值多少钱?

因为这里边涉及估值和一些虚拟资产(包括网络账号资源、数据、学校关系、影城资源等),所以不太能像固定资产那样清晰。

可莱阳表示能卖多少算多少,另外看是否可以再借一些,自己想凑个四十万,可以打借条。

说完后,莱阳点了一支烟,边吸边观察着高云建的表情,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高云建拒绝了。

“莱阳,我投博笑俱乐部看中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是你,是你这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人,可你要退出了,那我还玩个什么?”

这话,让莱阳的手指颤了下。

“钱我可以借给你,就拿未来的利润还就行,但你不能退出,因为你一走,这个生意就散了,没人会听我高云建的。这是其一,其二,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君子,但也不想乘人之危。”

“可是,可……可我怕我暂时缓不过来,而且分红我怕一时间也还不上,所以……”

高云建摆手打断,起身走到窗边开了一条缝,又转身道。

“你是怕未来赚不了钱,还不了我吧?那这样,股份我最多收十几个点,给你留百分之二十五,让我算一下价,完了打给你。剩下的,就从利润里慢慢扣,这总可以吧?”

人总是在脆弱的时候容易感动,说真的,莱阳那冰冷的心在这一刻着实被暖了一把,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后,说了句“谢了”。

“哎,都命运共同体了,谢什么。”

“……不过,我还有件事一直憋着没说,今晚正好聊聊?”

莱阳咬咬嘴唇,抬头道:“光巡演绎集团的苏毅你认识吗?他以前对我说过,说……说让我防着你,我想问问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高云建神色有些变化,但转瞬即逝,笑了笑道。

“莱阳啊莱阳,说你小子真诚吧,你心机也不少啊,这藏了多久了?”

莱阳有点尴尬,高云建又笑着说,自家生意和光巡有过交锋,所以有过节,仅此而已。

“另外,人是多面的,从不同角度看会有不同的答案,就像你,有人觉得你很好,有人也会戳着脊梁骂,不是吗?你不应该轻信外人,而应该用心去感受你身边的伙伴。”

这话说得莱阳无言以对,只能许久后点点头,伸出手对高云建再次道谢,并说道。

“那,兄弟再多句嘴啊,千樱都怀上了,什么时候才能喝你们的喜酒?”

“呵呵,快了,快了。”

……

次日,天空开始放晴,西北的天在消雪时变的很冷,刮来的风都带着透骨的寒。

起床后,除了徐沫外,莱阳将大家都喊来房间开了个会,确定了自己的股份出让,以及暂待西安的决定。

这事说得大家心情十分复杂,宋文和云麓是一种体谅和不舍,李良鑫明显有些怒意,可目前这局面他又逃不了关系,所以也只能憋着不吭声。

只有千樱问,什么时候会回上海?

“也许很快,也许……”

莱阳支吾着,可千樱又立刻续道。

“那就很快吧,师傅,我们结婚你总得来吧,云麓姐宝宝出生你得来吧,师娘你也得去哄啊,咱就说好,照顾好声大姐后,你就快快回来。”

“……好。”

……

中午时分,李点找车带众人到达了咸阳一家酒楼,袁声大已经单独到了,订了间包间。

她神情还是那么飘忽、但消瘦的脸颊还是挤出了笑容。

这顿饭吃得很简单,袁声大对众人最近的关心,得到的都是“挺好的”这种答案。www..

而上海发生的一切,谁都没说漏嘴,避免她情绪再次崩溃。

饭后,大家又一同赶往咸阳机场,莱阳隐晦地表示自己留几天再走,随后便和李点、袁声大、徐沫四人,和大家依依告别。

云麓抱着袁声大哭了,轻声地在她耳边呢喃着什么;李良鑫也沉重地握着莱阳的手,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力握了几下,然后换宋文、高云建……

众人都在一片离别中伤感,直到登机处再三提醒,才不舍地分开。

看着曾经并肩战斗的团队,从这一刻分到两座城市,横跨南北,那种失落感无法言语。

出了机场后,莱阳等人迟迟没有离开,直到看见一架飞机从透彻的天空中驶离,落下的轰鸣声,使莱阳轻声呢喃起那首歌。

“飞机飞过天空,天空之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