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李点的决定

第三百六十三章 李点的决定

餐厅门口是一条商业街,午后的慵懒阳光让行人都放慢了脚步,享受冬日难得的暖意,可莱阳的掌心却感到一丝冰凉。

母亲刚一走近,相亲的那位姑娘也推门出来,抬头间,表情由惊愕变到愠怒,她迈着大步走到莱阳母亲面前。

“阳阿姨,我妈妈和你好歹也认识两年了,你来我家是怎么夸算了!现在您也看到了,不用我多说了吧!”

她又给了莱阳和袁声大一个白眼,用力将手提包往肩膀一挂:“其余的你给我妈解释吧,我也不想背后说人是非!”

指责声吸引了不少人目光,等女生负气离开了,可阳妈的脸上更像是抹了一层霜,满眼的怒气。

“阳,你是不是觉得妈在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是觉得你这么骗我很有意思!”

阳妈一番话说得莱阳怔愣原地,旁边人围观的人也渐多起来。

袁声大很是尴尬地上前拽了下阳妈胳膊,刚道了一句歉,阳妈却厉声打断:“还有你小晴!你陪他在这儿瞎折腾什么呢?大冬天的你穿这么点,还烫了个头发,怎么也跟着疯了起来?!”

经母亲这么一说,莱阳才将注意力挪到袁声大的发梢,那淡淡的波浪尾,确实刚没怎么发现。

最近几次相亲,袁声大都弄了头发,莱阳一直以为是做的造型,可母亲还是眼尖,一下就看出是烫的。

莱阳短暂失了神,可母亲的下句话让他浑身一激灵。

“不过话说回来,你俩真要打算在一起那更没必要遮遮掩掩,小晴你喜欢咱家阳阳吗?要是喜欢,不行你俩年前就把婚一定,这种事不敢再等了!一晃年龄就过去了,明天我和你爸去商量。反正都知根知底,你俩要成了那最好!”

莱阳猛地吸了一口凉气,同时也看见袁声大面色泛白的定格住,数秒后她红唇微张,望向自己时脸上写满震惊。

“别看他!阿姨问你呢?他一个连冷热都分不清的人,人生大事还得阿姨来操办。”

“妈”

“妈什么妈?我问小晴呢你别说话!”

“不是!这儿这么多人,你非要刁难她干嘛?”

“我刁难?你俩本来就有娃娃亲!”

阳妈真不知是气话还是真这么想,反正越说越上头。

“你要和小晴在一起,妈和你二爸更高兴!小晴哪里不如那个谁?人孩子身材、脸蛋、性格哪个不好?比你原来谈的那个,那个销声匿迹的不知要好多少倍”

“妈!!”

莱阳没忍住喊出了声,一下把母亲给惊住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莱阳强压情绪道。

“声大只是帮我忙,妈你别乱点鸳鸯谱,更没必要在这儿说!”

阳妈被气到了,喋喋不休的抱怨起来,而袁声大眸子里的惊愕也被一抹复杂替代,有些茫然地移开视线,随后给阳妈道歉,哄了好一会后,才挽着她胳膊一起离开。

直到两人渐行渐远,还能听见抱怨道。

“这孩子我就不理解了!小晴你给阿姨说实话,你俩到底有没有可能你们要是在一起那我真就阿弥陀佛了,只要你有这个心,我去找你爸聊”

人群散了,莱阳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抽了好几支烟,平复着烦躁的心情。

这会风将对面一间餐厅门口的对联吹起个角,盯的时间久了,视线里行人来往的鞋子便渐渐失焦,变成了一个个移动的光圈。这些光圈又逐渐发散开,边缘凝固在一起,恍惚间变成了一张张白色床单,在暖和的午后被挂在楼顶的晾衣架上。

床单的角也被风微微吹动着,随后一道倩影也从床单缝隙中走出来,她微卷的长发散着淡淡的白玉兰香,对着莱阳笑了笑,将手里的床单一角递给他,让他握紧。

空气中的粉尘被刺眼的光映的像一只只小精灵,飞舞在两人中间,风很暖和,天很蔚蓝

这一幕,是以前在恬静家楼顶晒衣物的回忆。

“呼”

一口烟吐出去,莱阳收了思绪,耳旁的喧闹声也响了起来。

还记得那时,莱阳就有一个想法:这辈子想和她在一起生活,哪怕是一起晒床单,一起散步,那都是梦寐以求的生活。

可现在这些美好回忆,却像那被风吹起角的对联一样,提醒自己,过去的都过去了,马上就有新墨红将其替代,可那股钻心的痛,却一点都没退散。

她很好,过去、现在、未来,她都很好。

自己不允许任何人说她,不允许!

坐的有点久了,莱阳起身跺了跺脚准备走,却忽然看见斜对面的咖啡店里一个熟悉身影推门走出,与自己对视一眼后,又立刻扭头往回走。

“李点!”莱阳一怔,想都没想就喊了出来。

李点身子僵住,缓缓转过身见莱阳走了过来,表情僵硬的笑了笑道:“啊你还没走啊?呃不是,好巧啊!”

“装什么孙子呢,你怎么在这儿?”

李点推了下镜框,眼睛有些躲闪道:“我本来是出来逛呢,看见你和声大那个什么,我就我本来想上去打招呼,又看见阿姨来了,我就进去坐了会,我,本来以为你都走了”

“你咋那么多本来?”

莱阳忽然眸子一闪,发出一声长长的哦:“你不会一直跟踪声大吧?”

“没有没有!”

李点一个劲地摇手,可数秒后他又叹了口气,苦笑道:“哎,跟你也没必要装,我本来就是想看看你们怎么演戏呢,没想打扰,而且而且你们演的挺像的,我看阿姨也有那心思声大估计也有。”

“你在胡说什么?”彡彡訁凊

“你就当我胡言乱语吧。”

李点吸了吸鼻子,又看了眼刚才袁声大站的方位,忽然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看向莱阳道。

“不过我真有事要找你聊那个,昨晚我妈赌博又被抓了,我得回趟郑州,顺便去陪我爸说说话,他在那个世界应该也很孤独这个年,我就不在西安过了,嗯你帮我给声大传达一下吧。”

莱阳心里一阵咯噔。

他久望着李点,搞不清到底是真有事,还是因为刚才的画面让他临时决定离开?

李点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除了那次给他逼急了当众对袁声大表白外,就没怎么见他情绪波动过。

莱阳还想劝,可李点却换了话题,告诉他江宜是个好苗子,好好培养一下,未来一定可以成为台柱子。

“对了莱阳,我这两天也好好琢磨了下,除了相亲组织,你还可以联系一下公告公司或者代记账公司,让他们给你推客户,年跟前很多公司都要组织团建,你也可以朝这方面考虑。”

“哦好,不过你真打算回去?如果是因为我”

“我得回去一趟。”

李点打断了,过了几秒后又低头补了一句:“也该回去,毕竟西安是你们的家,不是我的。”

莱阳听出来了李点的孤独,是自己没考虑到他的情绪,而李点却在走之前还在帮自己出谋划策,这更加深了莱阳的愧疚。

风忽然变得有些冷了,云层也将阳光渐渐遮住,莱阳有一种预感,貌似又有一大波降温潮,要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