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清晰的路

第三百七十五章 清晰的路

莱阳最终还是闭嘴了,但也没有给恬静“乱编”短信。

他安静地凝望湖水,鱼竿在水面上时而提起,时而落下,还发出“哗哗”的甩杆声,动作利索、潇洒。

不过没见一条鱼上钩……

惬意的环境总是容易让人沉思,除了恬静外,莱阳也想了肖导的综艺。

他之前迟迟下不了决心,是还没做好开启一段新旅程的准备。因为一旦答应就得离开西安,放下手里这摊子事和人。而且要做好策划,肯定也少不了宋文、李良鑫他们参与,再一次将他们拉入局,就怕最后草草收场又寒了一波人心。

不过袁晴一走,李点也彻底空下来了,西安这边只要再和吴青善对接好,每个月接几场演出肯定没多大问题,剩下的就交给江宜他们去做也行。

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半晌后,莱阳从通讯录里翻出肖导电话,发了一条信息寒暄,顺便也询问综艺筹备到哪个阶段了?

可他短信刚发出不到一分钟,肖导电话忽然来了,刺耳的铃声一下穿破宁静。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哦哦~”

垂钓者们再次回头,个个脸部的肌肉都在月光中抽动,莱阳立马放到静音,可距离他最近的胖男子已经目眦尽裂般嘶吼道。

“特么的!从你今晚头戴光圈坐这儿,我就看出来你不简单,你特么是故意来捣乱的吧,想打架啊?来啊!艹!”

……

一路小跑保命后,莱阳在马路边接了电话,肖导笑着说初始团队都组建得差不多了,问他有加入的打算?

“我还没决定好,就先了解一下。”

“呵呵,莱阳啊,我其实一直挺好奇的,真的。这件事从开始筹划,基本每天都有无数人递资料、想加入,甚至一分钱不要都大有人在,可你倒好,一直杳无音信,我没想明白为什么?”

莱阳稍微停顿,回复了一句:“因为我不想再把一段人生,活成未来的搞笑段子。”

“……什么意思?”

“如果我要加入,一定做好百分百准备,是打心里要做好它,而不是随波逐流蹭一身名头,最后我回我的花果山,你回你的高老……呃不是,你回花果山,我回流沙河。”

肖导发出一阵爽朗笑声,可笑着笑着又严肃起来,嗯了几声道。

“是个做事的人,魏姐也没看错你。这样吧,那你有空了来一趟杭州,目前团队都在杭州,可以当面聊聊。不过我得给你说一声哦,因为你迟迟没答复,所以现在团队里有一些你上海同行……”

“没事,我要来也不是冲他们来的。”

“行,那我等我消息。”

放下手机后,莱阳抬头深吸口气,这会夜空中天朗星稀,云层像水波一样荡漾在褐蓝色的天上,风吹得星光闪动,也吹得人思绪透彻。

既然西安没有恬静,没有袁晴和李点,那也没了他一直长留的意义,况且上海团队也进入到了最黑暗的时刻,那下一段征程,也就逐渐在眼前明晰。而且杜西那条毒蛇屡次发难,更不能让他在这行业越发壮大!

……

回屋后,莱阳给父母说了自己确实联系不上袁晴,但也不用担心,她从小就比较独立,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等一阵子或许就回来了。

母亲还是忧心忡忡,总觉得是自己前阵子撮合的原因所导致,也一个劲地说二爸这个年太难过了,最后莱阳提议过年时喊二爸过来一起。

三人商量了好一会,这个话题才带了过去。

洗把脸躺回床上后,莱阳拉开台灯点支烟,把参加综艺的想法给李点发去文字,想他陪自己一同去杭州看看。

李点很快回复说杭州可以陪同,但是否参加容他再考虑一下,再等等。

莱阳清楚他在等什么,也没再多言语,依在枕头垫上打开短视频开始搜索“云彬集团”的相关内容。

不看不知道,一看他整张脸都开始发白……

热点新闻很多,从几个月前云彬总裁换人开始,一直到前阵子云彬出手西安地产、物业运营管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

不光是西安,整个西北许多产业都在出手。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财经博主进行专业分析,说云彬去年高调和宇科集团深度融合,想靠新能源打一出好牌,结果前不久宇科创始人被秘密调查,许多项目被冻结,云彬的转型也被急刹车;这使得云彬投入的大资金无法撬动市场寒冰期,从而又引发一系列行业地震,变的举步维艰。

最新的一条视频是这么说的,做不良资产本身就像四两拨千斤,赚的就是收购、重组、改头换面、高价出售的生意,可这千斤一旦没推出去,被压死的人也不计其数,静待云彬未来走势吧。

视频看的莱阳睡意全无,他无法想象恬静此时正面临多大的麻烦,而这一切蝴蝶效应的源头,和自己、李良鑫、嘉琪都有关。

越这么想,莱阳心里罪孽感越重,而这,其实也是他一直无法再主动接近恬静的核心原因。

只能作为一个老友,在夜深人静时思念她,期盼她好起来。

……

次日清晨,莱阳在家里吃完早饭后,约了恒尚财税的吴青善碰面,他公司在体育场地铁站旁的一栋商业楼上。

公司会客室里,他泡了一壶工夫茶,笑着说道:“上次看完你们演出,说实话哦,有很多地方有待提高,不过形式挺新颖的。影院加脱口秀,呵呵,还是比较吸引年轻人的。”

莱阳拿起紫茶杯,有些尴尬地笑抿一口,道:“上次有些突发情况,让您见笑了。”

“袁晴那姑娘和我聊天时很健谈呐,演出时是身体不舒服吗?”

“嗯,是…吧,最近她休息,后边的演出暂时来不了。”

吴青善点点头,起身将办公室门关闭,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

“那咱们就聊重点吧,我有很多做得不错的客户,他们每年都需要合理避税,所以我有个想法,让他们大批量在你这儿采购门票,你给开原价的票,但真实金额咱们再详细谈谈。”

莱阳有些懵,虽然他这些年也一直在创业,但公司基本还没到需要合理避税这个程度,这会多少有些听不懂。

吴青善也看出来他的木讷,笑了笑说:“举个例子,我客户今年要交税十万,可是他从你这儿订了十万的票,那这税就抵了,你再给个真实价格,比如你收三万,那他就回款七万,明白吗?”

“……呃,这算洗钱吗?”莱阳嘴角微张。

“合理避税。”

吴青善眉头一皱,说这种好事有的是人愿意干,他之所以找莱阳,一方面是和袁晴聊得不错,另外是脱口秀的确很新颖,客户也愿意组织人去消费。

“当然,还有第三方原因……”

吴青善缓缓端起茶杯抿了口,松口气道:“要不是恬总开口,我也不会直接找你这一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