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她会忽然出现吗

第三百七十六章 她会忽然出现吗

听到“恬总”这两字,莱阳握茶杯的手都颤了下,茶渍也溅到指尖。都说十指连心,果然,这股灼烫感也迅速冲上心头。

莱阳惊目道:“你刚说谁?”

吴青善笑着躲开对视,低头拿起茶布擦拭桌面:“本来恬总不让我说的,但这忙我既然决定帮,也不想没帮成,而且也是互惠共赢的事。”

吴青善解释说他们认识很久了,恬总那晚开口后他就通过公众号找莱阳,结果是袁晴先对接的,可这种合作,当然还是要跟莱阳谈。

“我这边三家公司采购,每月购小十万的票,这个金额你开票也不用担心税务问题,你要不信或者不放心,可以去问问你公司财务,不会有法律和风险问题。另外,也别辜负了恬总好意。”

“合作一会再说,她在西安吗?”

“不在吧,电话里说的。”

吴青善端起杯吹了吹茶气,喝了起来,莱阳错愕无比地望着他,大脑在迅速回想。

自己醉酒的次日袁晴就和吴青善见面了,那准确的说,恬静是那晚打的电话?

又是那晚!

那晚真的不是她吗?

可魏姐也没欺骗自己的必要啊,况且恬静的性格也的确不会当街吵架

莱阳一时间感到脑袋嗡嗡,合作也没应。等出了大厦后,他独自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抽着烟。

快到午饭点了,街对面的小吃巷这会人开始多了起来,许多店门口都支起了小圆桌,于是那各色着装的人都三三两两坐在一起;有西装革履的白领,有汗流浃背的工人,他们在这一刻仿佛都丢掉了阶级差,尽情饱餐着。

巷子北面有一家米线店,当老板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米线出来时,莱阳思绪又被拉扯回上海,想到那个深夜在小区门口穿着军大衣支摊的男人,以及那个陪自己早出晚归的她

思绪太乱了,莱阳挠挠头开始把精力往合作这件事上放。

他给当时注册博笑俱乐部的财务打去电话,把这事咨询一遍。

财务听完后说这种情况很常见,许多公司每年为了合理避税,都会采购一些东西当作成本,来抵纯收入,没什么大风险。

另外对方每月订不超十万的票,那莱阳每季度就要给对方开近三十万发票,开出去的票面是多少钱,也就意味着莱阳公司进账多少。不过作为小微型企业,莱阳可以申请每季度三十万的免税,这样他一分都不用上交,纯赚。

这明显是对方算好的,是件好事。

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财务这么一讲,莱阳大概心里有底了。

这等于是恬静送了一笔钱给自己?

就在莱阳纠结要不要合作时,江宜的电话打了进来,他说刚和李哥通了电话才知道袁姐走了?

莱阳有些沉闷地嗯了一声,这下江宜愣了好几秒,才有些试探性地问:“那阳哥你不会过完年也走吧?那咱这摊子事还弄不弄?”

“”

“阳哥你别开玩笑啊,最开始你们拉我进来时亲口说,这是一个可以做长久的事业。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不光我,这边好几个兼职演员私下都聊呢,打算未来全力朝这方面发展呢,结果这才多久,你们三个人走俩,我这”

莱阳重重吁口气,正想开口时,一辆公交车却按出刺耳的喇叭声催促前面的轿车,它打断了莱阳思绪,于是气氛也在这种沉默中逐渐凝固。

此时,那头传出一声疑惑:“哥你不是出车祸了吧?人呢?”

“你才出车祸了!怎么说话呢?”

“哦,没死就呃没事就好。说真的阳哥,不夜城的工作本身对我们就是个过渡,都在找未来的路,现在好不容易大家有了方向和希望,这要再毁掉了,我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他们开口。”

这话说的莱阳有些愧疚,他望着喧闹的街,最终还是点燃了手里的烟,猛吸了好一会后,咽口唾沫道。

“你告诉大家这件事可以当事业去做,我会做好起始基础,就算哪天我忽然走了,你们也能正常进行。”

“哥,你刚要真被车撞了就别忍着,不行先打120吧!怎么就忽然要走了呢,你在哪?我过来送你一程呸!我的意思是送你一程去医院。”

“滚”

挂断电话,莱阳的烟也快吸到头了,他起身拍拍裤腿上的灰,给吴青善发去了同意合作的信息,同时让他转告恬总,也照顾好自己。

时间一眨眼来到二月初,这小十天里莱阳和吴青善推荐的三家公司签了合同,一切都很顺利,这三家每月从莱阳手里共购九万八的票。

当然,这是账面数据,莱阳会返五万。

这也很不错了,每月有了小五万的固定收入,外加相亲机构那摊子,莱阳在西安的脱口秀公司,已经迈入了月入十万的门槛。

后来,莱阳也把自己要去杭州的事告诉江宜等人,他去意已决,大家虽有不舍,可也知道没法阻拦。

在这期间内还有一件好消息,那就是袁晴主动和二爸联系了,她说去别的城市散散心,一切安好,至于哪座城市她并没说。

二爸那晚来家里找阳爸喝了一夜的酒,也骂了袁晴一晚上,莱阳陪同着。可只是听见他骂,并没听二爸怪罪袁晴没去找李点,也没说出他和莱阳私聊的那件事。

隔日莱阳将这事告诉李点了,电话那边一直嗯,从头到尾没多问一句,直到莱阳说完后,那头应该停留了快两分钟,才用极其沙哑的声音说,杭州那边如果能做,他就跟莱阳一起做下去吧。

再过八天就是除夕夜,西安的街头上张灯结彩,车流也更加堵塞,许多外地工作的人都回到这座城市。

他们穿着体面,涌进各大超市疯狂囤积年货,甚至连老城根下那些写春联的老头都时常被他们围住,十元一幅的春联,有个老头一天写上百幅,一天赚了上千,后来写到手抽筋被送去医院,花了两千多医药费,还上了西安晚报的头条。

莱阳也没少买年货,没少被这浓郁的年味包裹,可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感孤独,那些繁华的灯彩不断撞击着他百孔的灵魂。

有次去超市看见了一对男女在挑亲子鞋,望着那小小码的绒毛鞋,莱阳又一次想到了她。

想到她曾经抱着自己说着未来,她说她也许会变成一个家庭小妇女,清早去集市买菜,和商贩讨价还价。下班后会回家做粥,要是再有个小宝宝,可能还会因为辅导作业而气到哭

这些她以前都想到了,却唯独把今年和自己回家见父母这事忘了吧?

就剩八天了她会忽然出现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