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挽回

第三百七十九章 挽回

这样的场景,在莱阳梦里发生过许多次。包括那晚醉酒,也是在梦里痛诉肝肠,然后紧紧抱着恬静,恳求她不要离开。

当梦成了现实,有些话,便一发不可收拾。

第三个对不起,是我隔了这么久才主动联系,其实和你在一起时,我一直挺自卑的这种自卑来源于我不够成功,肯定也有人对你说过,我接近你是有目的,是为了利益。所以我觉得要再不断地去哄你,去道歉,有一天,我怕你也会看不起我。

月光开始翻过墙头,流淌进小院,又如冰一样在地面凝固,冻结了所有声音,只剩下一个男人的泪滴,和手指触屏的“哒哒”声。

我只有故作高傲等你迁就,才能在这份感情里找寻平衡点。这话我也从来没法给你说,呵呵,我真傻!这种自尊也让真恶心,它害我弄丢了你,弄丢了一个我最爱的人!

莱阳狠狠擦了下泪,平复着情绪,继续敲道。

你已经很迁就我了,帮我去谈影城,帮我对接吴青善,帮我太多太多做这些时,你的心里一定委屈极了吧。一定会在想,你到底上辈子欠了我莱阳什么,我都这么伤害你了,还要帮我做这些。静静,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这三个字都没法包含我的愧疚!可我还是想说一句,和你在一起时我没有主动接触别的女人,从来没有!我当时以为半绚烟火是袁晴,给她说的很多话都是开玩笑的,是别人算计了我。包括那天你去不夜城帮我谈场地,看见我和袁晴,那也不是你想的那样从头到尾我爱的人只有你,恬静!

屋子外传来动静,是父亲回来了,于是莱阳加快速度,像一个冲上敌人碉堡的战士,情绪到达了顶峰,用生命吼出壮烈的宣言。

我想和你在一起!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别人骂我软饭王也好,说我一无是处也罢,我想带你去天涯海角,远离人群和喧嚣。去看最高的山,看最美的海,想带你去看朝阳,看日落想永远牵着你的手走下去,去哪儿都行,跟我走吧!要是你哪儿都不想去,那咱们就在西安,回上海,都行!还有你答应过今年和我一起见父母,时间还没到,我等你等你回信!

父亲走到了后院,喊了声莱阳,也是在这一刻,手机发出“嗖”的声效。这条满载情愫的消息,在一秒内飞出新阳镇,越过皎洁的光,冲向另一片心田。

阳爸站在后院门口瞅了几眼,光线很暗,他也看不清莱阳表情,于是问他在干嘛?

“没没干什么?歇一会。”

“哦回去吧。”

阳爸好像也和邓伯聊乏了,以至于说话都有些无力,莱阳见他背着手走后,又立刻看了眼手机,确认发送成功,他才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深吸口气出门去。

回西安后莱阳坐卧难安,时不时拿出手机看两眼,可令他逐渐绝望的是,短信石沉大海了。

他不清楚恬静是没收到,还是不想回复。

按理,电话拉黑,短信是可以看见的;不过也有可能会被当垃圾信息,自动屏蔽掉。

莱阳实在坐不住了,又随便找个借口拿来父亲手机,复制后重发过去,又删除了记录。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莱阳躺在床上望着暖黄的台灯发呆,手机就丢在枕头边,它是如此的安静,随着气温渐冷,变得像块冰砖。

许久后,莱阳拿起手机看了眼,已经凌晨三点四十分了,没有任何回信。这下,他胸腔里仿佛坠下某个东西,撞击心脏时发出嗡嗡声

她,应该是拒绝了。

泪水一下从脸颊旁落了下来,他像被抽走脊椎,顺着枕头软了下去,薄凉的寒气开始充斥满屋,卷走了希望的光与热。

这夜,莱阳做了梦,无可避免地又梦见了她,梦里好像在一片大海旁,她穿着洁白的裙子踩在沙滩上,沙砾是那么柔软,海风是那么和煦,蓝天映着白云,又与尽头的海水共一色。

莱阳分不清这是哪座城市,可也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恬静一步步朝海水旁走去。

见此,他疯了般呼喊着冲上前,可他们的距离就好像怎么都拉不近,奔跑时莱阳的双腿跟面条一样软,最后只能瘫倒在沙滩上,喊着“恬静、恬静!”

她也仿佛听不见,一步步继续走入海里,水位线逐渐没了她半身,风将她的长发吹起,又落下,发梢被水面所浸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忽然回眸,流着泪,淡淡一笑。

这表情让莱阳的心都仿佛被剜了一半,世间万物都在此刻定格,那飞掠的鸟也定在空中,海水冲击沙面时也发不出一丝声响,只有她那微颤的红唇,传来了天地间的独奏。

“莱阳,很抱歉,以后的日子我不能陪着你了你的信息我收到了,我很开心我没有爱错人,可是我们都没法回头了。你以后的生活我也无法参与,也不能替你分担什么,我你要好好生活,你也肯定会变的好起来,真可惜,那些日子我看不见了。”彡彡訁凊

画面中唯一没静止的,就是她那晶莹的泪光,连成线般地往下落。

莱阳嗓子被一股力量控制住,让他除了呜咽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在做最后告别。

“别忘记我,别忘记上海的故事,去把你的人生活得灿烂起来吧,只是以后再闻见白玉兰时,记得有曾经那么一个姑娘,爱你爱到了骨子里。遇见你,是她一生最大的幸福。”

“静静”

当莱阳用尽全力喊出声时,他的眼睛也猛地睁开了。

黑夜已经被驱散,晨曦的光正透过窗帘,化成一条竖形光柱落在台灯上,而灯旁边就是手机。

莱阳瞬间坐起,捏亮屏幕一看,有微信提示浮现眼前!

可点开却发现是影城负责人发来的,说有个做出租车投屏广告的老板,想用广告资源兑换一批票,用以做公司团建。

除此之外,江宜也发消息问,今晚的演出他来吗?

莱阳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握着手机失了神。

他脑子里一遍遍回想着昨晚的梦,越想越心揪。于是他立马翻身下床,趁父母还没醒,偷溜进去拿了老爸手机。

小跑回自己卧室后,他心脏狂跳着给恬静打去电话,可接通后却传来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

“您好。”

莱阳一怔,惊喊道:“你是谁!静静她”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