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八十章 求求你

第三百八十章 求求你

莱阳眺望着窗外,今早外边飘着雪花,远处的建筑都隐没在一片白茫中,几栋修到一半的楼层好像也停工了,没像往常般传来基建声,偶尔有汽车胎噪音飘来,但声音很轻,愈发凸显出屋内的寂静。

握着手机,莱阳想了很久。

刚反应过来是关机时,莱阳心里是松了口气的,觉得她可能在飞机上,没看见消息。

但这经不住推敲,因为短信是昨晚发的,多长的旅途能关机这么久?

会不会是她昨晚看见短信后,故意关机的。

还有一种最坏可能,就是她会不会和梦里一样,出什么事了?

莱阳越想越揪心,他一屁股坐在床垫上,拿手机翻起了周公解梦。

结果周公一碗水倒是端得很平,给了两种解释,说这种梦有可能是身边人将遭遇危机,也有可能梦与现实相反,分离代表了重逢。

刷了好一会,莱阳极其无语地退出搜索,这会父母也起来做早饭了,客厅里传来桌椅挪动声,于是莱阳只得暂忍揪心,给江宜回信,说今晚演出他当一回观众吧,过完年后自己就去杭州了,后边主要还得靠他们。

另外也影厅负责人说了感谢,关于用汽车投屏广告兑换门票的事,晚上见面详谈。

处理完这些,莱阳推门出去,从洗手间拿了笤帚,开始打扫家里卫生。

他不想让身体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了,大脑就会不受控制的思索,可即便动起来,昨晚的梦又跟幻灯片一样闪现,以至于父亲喊了他几遍,莱阳才愕然地“啊”了一声。

等低头再次清扫灰尘时,脑中又浮现出那片大海、蔚蓝的天、和一个许久未见,却流泪告别的恬静。

……

今儿的早餐做得比较丰盛,除了粥,母亲还切了腊牛肉,做了一条清水鱼。之所以丰盛,是因为这是年前在这屋的最后一顿早餐,他们打算下午就回新阳镇了。

吃饭间,母亲问莱阳要不要一起回去?

莱阳喝着粥,有些木讷地抬头:“啊?哦,我……我再等一两天,对了爸,你手机有没有收到短信什么的?”

阳爸表情一怔,不自觉地看了阳妈一眼,又转头问什么短信?

“没什么,就是…你要收到陌生短信或者电话了,第一时间给我说。”

二老面面相觑,过了数秒后,阳妈放下碗,一脸疑惑地问道。

“阳,你是不是拿你爸身份搞了什么犯法的事?我今早就看你不对劲,你可不敢沾黄赌毒啊!”

“……”

早饭过后,父母带着最后一点行李,打了辆车回新阳镇了。

这下屋子变得更加寂静,莱阳躺在客厅沙发上抽着烟,一会看看黑漆泛光的电视,一会瞅瞅旁边圆柱形的立式空调。它们都不说话,安静地与屋子融为一体,只有那缭绕的烟雾是动态的,它们在莱阳嘴角间飘荡,由蓝转灰,再渐隐于稀冷的空气中。

忽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莱阳瞬间惊坐起,发现来电是个陌生号码,此刻,说不出的激动从心中迸出!

他用力咽了口唾沫,接通后喂了一声,那边却传来一个令他更意想不到的声音。

“莱阳哥哥~”

“……嘉,嘉琪?!”

莱阳眼珠子瞪如铜铃,一下子还不知该说什么了。

嘉琪又说了句新年快乐,莱阳才很懵地回了同样一句。

按他的理解,嘉琪要喊莱阳哥,说明记忆、智力都恢复了些,可前阵子刚得知她治疗出了些问题,所以现在算什么情况?

“嘉琪,你……你好些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太好哎,我的头发被剪完了,莱阳哥哥,我现在变得很难看的。”

嘉琪很低落的说出这句,莱阳嘴角张开,老半天后才回复道:“没事,头发剪了会长出来的,再说了你一点都不难看,你是很漂亮的女孩子。”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嘿嘿。”

通过这一句,莱阳算是清楚她的状态了,看来上次治疗真的出了问题,一切好像又回到原点了。

莱阳问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嘉琪笑着说:“那我可聪明啦,以前谁给我老公打电话,我就会把号码背来背去,我怕他被骗走,哈哈!”

嘉琪笑了起来,莱阳也陪着笑了两声,可此时他又在电话里听到叹息声,真的是叹息,紧接着,嘉琪声音质感都变了。

“莱阳哥哥,你说我还能变成彩色的云朵吗。”

“啊?”

莱阳怔了下,才反应过来彩色云朵是李良鑫在她离开时说的话,大意是等她看好病,就会变成彩色云朵,更加绚烂美丽。

“会的啊,为什么这么问?”

“我……好像变不成彩色了,我现在很难看,也变不回从前了,我甚至……我甚至想表达什么,要做什么,都会在转瞬间忘记,莱阳哥,我好怕。”

一口气提在莱阳胸口,瞳孔都仿佛紧缩了,而嘉琪的声音也变得更加深沉,还带了一丝哭腔。

“趁我还能记起,莱阳哥,我打电话想拜托你一件事,你帮我告诉他,我记起凶手的样子了!所以我没法回头了,没法和他在一起了。我爸爸的仇一定要报的,我们一家支离破碎成这样,这仇我必须要报的!莱阳哥!嘉琪求求你,帮我照顾好他,也让他不要再等我了,这辈子我对不起他,下辈子……嘉琪一定会和他在一起!”

莱阳不清楚时窗外的基建又响起了声,还是内心发出剧烈阵痛,总之,耳旁那咚咚咚声回荡不绝!

“另外……我现在……我,时好时坏,如果以后我又忘记了,求求你提醒嘉琪……帮我记住仇恨,一定提醒我…记住仇恨!你答应我好不好,求求你,求求你……”

“好好好!”莱阳红着眼眶,咬牙应了好几声,心也快碎成渣了。

对话就这么停顿住,直到客厅挂钟的秒表走了一圈半后,那头才发出声音。

“莱阳……哥哥?是你电话吗?新年快乐呀~”

“新年快乐,快乐~”

……

和嘉琪通完话,莱阳一下午都沉寂在悲痛中,无法走出。

这种悲痛让他无处诉说,他只能望着阳台外的飞雪,回想着很多曾经的事。

年,代表的不一定是团圆,它可能只是记录人生阶段的杯罐,它本身是无意义的,是人们的情感装进了罐中,使它或甜或苦,一杯杯甜苦积攒起来,就成了百味人生,仅此而已。

李良鑫的电话,莱阳迟迟没打得出去,他需要消化消化……

傍晚时分,莱阳到了影城门口,一进大厅就看见江宜等人在检票,他刚打算上去打招呼,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莱阳一回头,差点惊掉下巴。

“莱总,小说写得咋样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