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真相大白

第三百八十三章 真相大白

魏姐没接,留言说在谈生意,晚点联系。()?()

莱阳心中那团火顿时灭了一半,可他又没法文字询问,怕对方有思考的机会。于是给李点重新拨去电话,顺着刚才的思路聊。

◥本作者鸟川鸣提醒您最全的《好戏登场》尽在[],域名[(.)]◥▄◥$?$?◥

()?()

“莱阳,刚才宋文给我也打电话了,我觉得不行建个群一起聊聊?人多力量大嘛。”()?()

“……这事不光彩,还建群?”莱阳皱眉。()?()

“你要觉得面子比结果重要,那就算了。”

“建建建!”

莱阳挂断电话立马把宋文、李点拉了一个临时群,随后想了想,把刚发消息的胡子也拉了进来,结果宋文又拉来了云麓、千樱。

莱阳瞪大眼眶,敲字道:【我觉得,要不咱从老群里把高云建踢出去,直接聊不完了?】

【嘿嘿~阳哥,老群里高总现在可是群主。】宋文配了个贼笑的表情。

【师傅,千樱想你啦,新年快乐啊(笑脸jpg),没想到你一出手就搞这么大动静,我也好像静静姐啊~】

【你果然还是对喜欢的人才用心,你说声大姐看到新闻,会是什么心情。】云麓一开口就把天聊死了,莱阳也被这话搞得隐隐作痛。

最后是宋文圆了场,把话题又带回了,恬总既然没用身份证登记房间,那就把范围缩到那些不需要证件的宾馆。

莱阳深吸口气,说这范围也不小,许多高校旁边的小巷里都可以免身份证入住。

【那我们再缩小一下,有没有可能在你大学附近?】李点问。

莱阳一听这话,立马表示挨家挨户去找找。

【等会师傅,咱们这群能不能起个名啊?你有消息随时群里发。】

千樱问完,胡子接话道:【好噻,既然都全城找静静喽,不如咱们群名叫:破静重圆?】

“你才破静呢,你全家破静!”莱阳飚语音怼。

“哎呀,没必要为名字生气,阳哥,叫静夜思吧,听着多文雅的,嘿嘿~”

“嘿你个头,我找人去了,群名你们研究。”

莱阳发完语音立马给江宜、胡轩打了电话,让他们陪自己去找个朋友。

江宜倒好说,胡轩却表示有事,腾不开时间,可最后听到莱阳愿意出五百辛苦费,二话不说直接出发。

半小时后,三人一同在陕西科技大学门口见面,江宜一上来就问:“阳哥,是找静静吗?这人是谁啊?”

“如果赶明晚12点前找到,她就是你未来嫂子!明白吗?”

“啊?”

江宜目瞪口呆的瞅了眼胡轩,又看向莱阳,追问:“你不是才从李哥手里抢了声大姐,然后秒谈秒分手,现在又……你六啊,可要赶明晚找不到呢?”

“找不到?那我就抢你未来的媳妇,明白吗?”

“明……明白。”

三人准备分头行动,走之前莱阳说了恬静外貌,并把自己曾送给恬静的画发给他俩,这是他手里恬静唯一的图片了。

……

时间一晃到下午四点多,三人在陕科大正

门后碰面后,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来电也变少了,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莱阳点了三杯果汁,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来,在不夜城附近找!()?()”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7()_[(.)]747♂?♂?7()?()”

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门后碰面后,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2本作者鸟川鸣提醒您《好戏登场》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2?2+?+?2

()?()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来电也变少了,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莱阳点了三杯果汁,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来,在不夜城附近找!”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门后碰面后()?(),

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の.の?()?(),

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

莱阳点了三杯果汁()?(),

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来,在不夜城附近找!”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门后碰面后,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来电也变少了,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莱阳点了三杯果汁,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来,在不夜城附近找!()?()”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

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门后碰面后,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来电也变少了,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莱阳点了三杯果汁,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1。?。?1()?()”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

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门后碰面后,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来电也变少了,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莱阳点了三杯果汁,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来,在不夜城附近找!”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

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门后碰面后,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来电也变少了,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莱阳点了三杯果汁,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鸟川鸣的作品《好戏登场》??,域名[(.)]???*?*??

()?()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来,在不夜城附近找!”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门后碰面后,全都沮丧的摇摇头。

这会莱阳手机的陌生来电也变少了,希望开始变得渺茫。

他带着两人在学校对面的饮品店里歇脚,莱阳点了三杯果汁,自己边喝边打开聊天群,这会他才发现群名改成了《寻静之旅》。

【学校附近找完了,没有啊!咋办?】

莱阳一条消息激起千层浪,大家又开始疯狂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云麓提了一嘴不夜城,她说让莱阳去那儿看看,毕竟恬总以前也去过那里。

“江宜!快,把兼职演员都喊起来,在不夜城附近找!”

莱阳一声大呵,带着两人火速出门,坐上一辆带有《静静快联系莱阳……》广告牌的出租车,直奔不夜城。

这一忙活就到天黑了,不夜城位于西安繁华地带,能不用身份证开房的宾馆也不多,犄角旮旯找了一圈,还是没结果。

这时一名兼职演员提了个想法,说晚上静静有可能去不夜城游玩,不如联系景区管理,就说人走丢了,让拿喇叭喊一喊。

几人面面相觑,随后又风驰电掣般冲进不夜城。

……

晚八点,不夜城人流量到达巅峰,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双向道路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莱阳等人就站在管理处门口,听着景区的全方位大喇叭,循环喊话。

“各位游客请注意,接下来播报一条寻人启事,恬静~恬静!听到请迅速来不夜城游客管理中心,您的家人正在此处等待,请速来管理中心~您的家人含泪等待……”

莱阳这会吸着烟,看着灯彩流转于游客身上,满目焦虑。

同时,他也能听见有游客发出疑惑,说这两天好像捅了静静窝了,全城带“静”

的都丢了?

……

夜色降临,江宜等演员打声招呼后,也都去演出了。

胡轩更是半小时前说家里有事走了,还让莱阳记得转款,明天如果需要,他随叫随到~

渐渐……不夜城的人少了起来,时间随着演员们的挥袖下场,也来到了空寂的午夜时段。

莱阳吸掉了最后一支烟,茫然地坐在一条景观椅上,目光丢在空荡的石街上。

两天时间过去了,奇迹还会发生吗?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静静真的在西安吗?

一种巨大的失落感蒙上心头……

忽然,魏姐的电话打破了寂静,莱阳心里一咯噔,接通后都没等魏姐说一声喂,他急切喊道:“姐!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你别骗我行吗?这件事对我特别、特别重要,你给一个准话行吗?”

魏姐有些惊讶,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笑道:“呵呵,果然是藏不住哦,你是遇到什么事了?”

“告诉我那晚到底是不是恬静!?”

“是,那晚我是遇到她了,不过,隐瞒不是我本意,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没想到她能把自己折磨成那样,莱阳你听着,她碰见我们时也喝醉了。我真没想到,云彬的前总裁居然会……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哭成那种样子,那么……带有破碎感。我不知道那晚她遇到了什么事,可就是这么戏剧地碰到了。当看到我搀扶着你,那一刻她就像个混街头的小丫头,失心疯般冲上来推搡我,但看清楚我是谁后又愣住了。而且往后退时没站稳,还跌了一脚。那会你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就狠狠地看了你好一会,有爱有恨,很复杂……最后擦了擦泪对我说了句,就当没见过,就走了。”33?qxs?.??m

莱阳被这话说得心都碎了,像那撕裂的烟花,像那扯碎的流光。

她那晚得知了父亲的算计,然后又碰见醉酒的自己,和另一个女人相互搀扶。

她,该有多痛苦!?

“我没说,是因为我觉得她不会愿意,让你看到她那种样子。如果你们真有缘,这件事也必定会在合适的时间,成为一个让你去找她的合适条件!现在看来,我猜对了。”

莱阳红了眼眶,唾液也在嘴角拉着丝,他用力克制情绪,问了句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你不是跟我玩土味情话吧?在……你心里?我真不知道。”魏姐回复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