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生活不是小说

第三百八十四章 生活不是小说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

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

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

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4[(.)]4?4#?#?4()?(),

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

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本作者鸟川鸣提醒您《好戏登场》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

()?()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渐渐沉沦。

?鸟川鸣提醒您《好戏登场》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

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

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

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

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莱阳的心里好像掉了一片落叶?()???♀?♀??()?(),

原想借风飞往梦想之地()?(),

可它却被吹入水潭中()?(),

渐渐沉沦。

这种绝望感抽走了浑身力气()?(),

于是他瘫坐在景观椅上发呆。

魏姐又喂了好几声,随后补充道:“我真不知道她在哪,莱阳?你在听吗?喂?”

……

这一夜,电话也安静了。

热度这东西它总是来也快,去也快。没有人真的在意静静是谁,大家关注的只是热闹本身,当激情褪去后,世界也就静了。

只剩下莱阳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构思着魏姐口中的画面,那个醉酒的她、摇晃的身影,哭红的双眼……

莱阳不禁在想,这份感情算是一段孽缘吗?只带来了短暂欢愉,更多的却是互相折磨。

就算接下来自己找到她了,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是强行把她变成一个普通人,和自己过平淡的一日三餐?还是自己重回上海,与她一起面对更多的腥风血雨?

说真的,生活不是小说,莱阳身处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里,他不能像爽文男主那样披荆斩棘,生活的重担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走,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感到累,感到无助。

在这个寂静、凉如水的夜里,他好想拥有一支可以点缀生命的神笔。

如果可以,莱阳想画一个梦幻的生活,在那个世界里他会成为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一个大老板,甚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总之是可以自己主宰人生的。

他要用这支笔来驱散困难和无助,画一栋大大的房子,画一个自己,画一个她。再画一张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船票,去游历大好河山,带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子,抛下世俗里的苦闷、欲望,就在阳光灿烂时出发,在月色荡漾时归家。

他……好想有这么一支笔,好想。

……

太阳又一次升起了,时间来到了恬父口中的第三天,天色鱼肚白时,莱阳就往旅行包里塞了一大壶水,装了面包、香烟,出门后顺着家附近的酒店开始寻找。

这两天他记不得找了多少家酒店,上百个肯定有了,可每次看到店家摇头时,心里那份失落却丝毫未减少。

在这年味浓厚的街上,他与无数团圆的人擦肩而过,时光也一晃到了下午一点。

他刚从一家酒店出来就收到了李点电话。见此,莱阳坐在门口台阶上,拿出水壶往干涩的嘴里灌了好几口,点燃一支香烟,接通。

听李点询问着情况,莱阳的嗓子被烟弄得有些刺痛,咽着口水道:“没找到,现在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天籁

“那汽车广告还投着吗?没人联系?”

“嗯,越来越少了。”

李点稍微沉默,思索后说:“其实我昨晚就在想,你要不联系一下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恬总的特征,让编辑一段话发给所有出租车师傅,有奖寻人,我觉得这些天恬总肯定打过车,只要奖金够,肯定会有线索。”

嘶~

莱阳一口冷风吸了个神清气爽,握着手机喊道:“你昨晚想的为什么不早说?”

“我是睡前想的,刚想到就睡着了。”

“卧槽,那特么一早上过去了,你咋不说?”

“才睡起来啊。”

“……你牛.逼!挂了!”

莱阳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内心却无比兴奋,这会还不到两点,说不定三天之约真能完成!

他连忙给张总打去电话,直接恳求对方帮忙,张总也在那头笑了笑,说自己果然没猜错,汽车广告还真是为了找人,早说嘛,这么掖着藏着干嘛?

“张总…张哥,这人对我特别重要,我来编辑话,你帮忙给师傅们都转发一下行吗?弟弟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奖金你给多少?”

“一万!谁能帮我找到她,我出一万!”

“不,不能这么干,一万的话你会有无数个假线索,你对这帮开出租车的不了解。这样吧,就出一千,有人真见过的话,一千块也够他主动联系你的,而且你也要注意甄别。”

“行!张哥,啥也不说了,兄弟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哎~年关头到处都能吃饭,改天请我洗脚吧,这不还有九千的空余嘛。”

“……”

电话一断,莱阳马上把恬静的那幅画发了过去,并编辑了她的外貌特征。

弄完这些,他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了一半,肚子里也有了饥饿感,于是他起身往街边一家面馆走去。

面刚吃到一半,电话便开始连续响起,张总说得一点不错,就一千块钱都惹来了许多假线索。

静静就跟分了身一样,被师傅们拉到了东西南北中,可没一个人说出她最后住哪儿。

莱阳面都坨了,他正打算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先吃饭时,却有一位说话结巴的师傅,在电话那头道:“这个人,我,我,我……把她往南山脚下的民…民,民宿里拉过。”

听到这儿,莱阳一筷子插面里,眼眸瞬间凝固。

对啊!南山脚下的民宿,不用身份证也有可能入住,毕竟距离市区远,查的少。

按照恬静的性格,她极有可能找一个僻静之地,学校旁的小宾馆,那环境也很难让她住下去。

这下莱阳来劲了,握着手机追问:“哪家民宿?”

“这,这,这我不清楚,那儿民宿很、很多,她在山脚下、下了车,好像是七八天、九十天前的事。”

“呀!”

莱阳手直接捂住嘴巴,十有八九是恬静,可去一趟南山挺远,他实在不敢随意折腾,于是再次追问。

“好,我最后一个问、问题!她,她、她……呸!”

莱阳都被感染得结巴起来,他疯狂活动下下巴道:“她身上什么味道?”

“味、味道?就,女、女人香啊?”

“哪种女人香?你想想!我给你提示,a,白玉兰,b,玫瑰香、c,忘、忘忧草!”

“我、我真、真没记这个。”

“我再加一千!”

“啊!那、那我选c!”

“选错了,再见!”

莱阳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肩膀因激动而上下晃动着,可等了几秒后,他忽然眸子一僵,又连忙哎了一声,赶紧回过电话喊道。

“师傅师傅,先不说什么香了,我加你微信发个定位,你赶紧来接我去南山,她在哪儿下的,给我放那儿,快!”

“呵呵……加,加,一千,共两千。”

“卧槽!你、你、你坐、坐地起、起价啊!”

“你要这么选,那再见。”

嘟嘟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