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好戏登场 > 第四百零四章 风暴(1)

第四百零四章 风暴(1)

李良鑫变化太大了,整个人瘦脱了,穿着肥大的运动装和宋文一同走来时,那凹陷的脸颊、杂乱的头发,和在舟山初次相见那会判若两人。

他身上完全没有了朝气,目光中透着一种阴鹜,盯得莱阳都感到一股凉飕。

“阳哥、李哥!”

宋文拎着行李箱跑上前,来了个大拥抱,他变化倒不大,只是稍微有些发胖。

李点也笑着和两人打声招呼,从宋文手中接过行李,打了辆车,朝租住的小院驶去。

……

一路上,宋文和李点沟通了很多,有云麓的孕期,有综艺的进度。

但李良鑫基本没开口,脑袋一直朝着窗外。

莱阳时不时瞥他一眼,心中五味杂陈,他不知道正式交谈后,该以什么结局收尾。

嘉琪在年前让自己传达的话,又该怎么说出口?

这些事全都在今天压了过来,让人喘不过气,莱阳只能将一面车玻璃摇下去,用力地呼吸着。

也在此时,一只脱了线的粉色气球在对面街升起,朝着无边无际的天空飘去……

……

小院里本就有五间空房,李良鑫和宋文各自挑了一间,莱阳约了房东,交完租金将人送走后,看着院子里的众人,说道。

“都还没吃饭呢吧,一起去吃点东西,下午我带你们去一下公司,和肖导也……”

话音未落,一直沉默的李良鑫,忽然用一种极其低沉的嗓音道:“让李点带宋文去吃饭吧,另外,我来这儿也不是为了什么综艺。”

他目光如刺般,挪到莱阳脸上:“你知道我目的,现在,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

李点和宋文皱眉看着二人,都不知如何开口劝。

莱阳胸口开始逐渐起伏,他用力呼出一口气后,对李点道:“那你带阿文去吃吧,下午肖导那边你去对接。阿文,对不住了,等晚上空了一起喝点,算是接风洗尘了。”

“没事阳哥……没事,你们好好聊,都别带气……反正,都好好的。”

李良鑫盯着他们离开,院门刚被李点顺带闭上,他就直接开口问:“莱阳,你还记得嘉琪是哪一天走的吗?”

这话一下给莱阳问住了,他眉头拧成疙瘩道:“去年十一月,小雪节前……”

“是十一月十六号,今天是几号?”

“……三月六。”

李良鑫嘴角升起一丝冷笑,但表情却开始变狰狞。

“八十二天了,小半年!你知道已经这么久了吗?……从我们小时候认识到现在,从来没有分离过这么久。而这一切,就源于你让我信任姓恬的!”

他嘴角开始哆嗦,颤抖道。

“然后呢?嘉琪她,她……走了,到现在没有一点音信,我每天每夜、每时每刻都在后悔,都受尽煎熬,可你呢?你还记得你当时的承诺吗?你会去记她哪天走的吗?你会去担心她,同情我吗?莱阳,你回答我——”

他的咆哮引来了一阵凉风,院子里的花草也摆动起来,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翻过石墙,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本作者鸟川鸣提醒您《好戏登场》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

()?()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

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

翻过石墙?()_[(.)]???$?$??()?(),

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

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

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

翻过石墙,

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

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

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

翻过石墙,

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

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

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_[(.)]???%?%??()?(),

翻过石墙()?(),

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

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翻过石墙,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翻过石墙,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想看鸟川鸣写的《好戏登场》第四百零四章 风暴(1)吗?请记住.的域名[(.)]▏?▏$?$?▏

()?()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惹飞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虫,

它扑腾着油彩般的翅膀,

翻过石墙,

远离这片动荡地带。

莱阳吞咽着唾沫,

一时竟语塞。

承诺他记得,他答应要帮嘉琪报仇,也答应李良鑫会还他一个完整的嘉琪。

但这些承诺还会成真吗?

莱阳心里也没有底了……

李良鑫狠狠揉了下发红的眼睛,发出了痛苦的笑声。

“呵呵呵……算了,哪有人真的会在乎别人,没有!莱阳……我算把你看清楚了,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我来杭州只要你办一件事!马上打电话给恬静,让她把嘉琪迅速送回来,否则……否则……”

李良鑫狠狠咬着牙,面目狰狞道:“否则,我保证你这档综艺参加不下去!”

“……”

都说,这世上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是烈日,二是人心。

这刻,莱阳纵能千般体会李良鑫的心情,可这话依旧让他心胸动荡。

缓了好一会后,莱阳用手压了下额头,语气沉重道:“李良鑫……李良鑫,从你开口到现在,我一句都没反驳。”

放下手,莱阳眼眸动荡:“是,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掺和你们的事,不该去管嘉琪的病,更不应该给任何人承诺,这是我莱阳的错!可我想说,你不应该把矛头对向我……因为我从始至终都希望你们好,我也把嘉琪当我妹妹……我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样子,你……不应该说刚那种话。”

“呵呵……哈哈哈!为我们好?行啊,马上给恬静打电话,你们不是都和好了吗?你再等什么?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打算一直装傻充愣吗?”

“我不是装傻,是……”

“是什么?”

“是……是嘉琪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没想好该怎么给你说!”

一股眼泪像琥珀似的在李良鑫眼中凝固,他肩膀发颤,一步步靠近莱阳:“她什么时候打的?她怎么知道你电话?”

莱阳后退半步,情绪到达顶点后咬牙道:“她说以前我给你打电话时,把号码背过了,是……除夕前一天打的。”

“二月八!?”

李良鑫定住身子,那两股热泪顿时落下,久久望着莱阳。

“那天……是她生日,我,我等了…等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她却打给了你?”

刹那间,一股无法描述的翻涌感,搅动着莱阳心扉。

原来嘉琪是二月八的生日,原来那天她强撑着清醒与混沌,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做出了一个无比心碎的决定。

在电话末尾时,她还一遍遍地让自己照顾李良鑫,也让自己帮她记住仇恨,还说了句,新年快乐。

莱阳无法想象挂掉电话后,她会陷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孤独地坐在病床前失忆流泪,还是清醒绝望呢?

应该是后者,因为李良鑫没收到她的来电。

“嘉琪从小就记不清任何东西,可唯独……唯独身边人的电话,她会刻意地记住。记得你的,也记得我……可那天我没等来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良鑫好像失去了力量,刚才那种暴戾感也迅速从身体剥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神态。

“意味着,她根本不想联系我……其实我猜出来了,我只是,只是不愿意承认!我知道,不管她病好病差都记得我电话。她故意的,她……她是不是告诉你……她的病好起吧,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姓恬的,哪儿都比不过,可是……”

莱阳的心都快被拧成麻花了,他不知道该按照嘉琪的意愿出真相?

可不管按哪种去说,产生的后果又该怎么去处理?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千樱打来了电话,莱阳实在没心情接,可挂断了之后,对方又弹来了一条消息。

【师傅,我和声大姐沟通过了,她换了新号码,我发给你。你要打的话还是组织一下语言吧,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很不对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