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执剑至极境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课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课

那是在十年前发生的故事……

“砰!”

一大堆厚重的书籍重重地落在了桌上,惊醒了正在梦中的黄福。

还没等他清醒过来,便瞧见了眼前那在阳光下泛着光泽的戒尺。

“睡得可好?”

一股极具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嘶……”

伴随着一口凉气吸入,黄福猛然一震。

不用抬头,他也知道面前是谁。

带着些许慌乱,黄福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支支吾吾地对眼前之人说道:“霍夫子,我……背书背得太晚,所以……哎呦!”

“霍夫子”没有听他狡辩,直接拿戒尺在他头顶敲了几下。

黄福没有躲闪……倒不是他不想。

而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来讲,无论他怎么扭,也无法逃过“霍夫子”的敲打。

在少年的心底,那不过手臂长的戒尺绝对是天底下最恐怖的事物了。

要不然,怎么他每次偷懒的时候,都能准时落到他的身前。

黄福一声不吭地挨了三四下,夫子的戒尺终于收了回去。

“唉,你这般年纪,正是勤学的好时候,怎么一天天的如此懒散。再被我捉到一次,我可就要好好治你了。”

“是,夫子。”

黄福捂着脑袋坐了下来。

对于夫子的训斥他并不是很在意。

因为他知道,别看夫子说得凶,但每次下手根本就没用多少力。

比起惩罚,更像是想让他清醒一些……

不管事实如何,至少他是这般想的。

而作为夫子唯一的弟子,他自认对方待自己还不错。

毕竟,要是连他也跑了的话,那夫子讲的这些什么道理可就真没人听了。

现在这年头,去山上学些飞天御剑的法术不比念什么书来得实在。

也就是他家里有路子,想让他学些学问再送去当官。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待在这里。

至于为什么他家里人对做官情有独钟,黄福也不是很清楚。

或许是觉得修行路比这凡尘道更难走吧。

“昨天的文章,你背熟了?”

“霍夫子”的凝视落在身上,黄福猛地一个激灵,条件反射般地回道:“背好了!”

说着,他便回忆着,磕磕绊绊地背了个大概。

实在背不了的地方,他凭着自己的理解,硬凑了几句。

而他这样自然过不了关。

霍夫子对此也早有预料,淡淡地说了句:“虽有见地,但也不多。明天重来,现讲新章。”

“哦。”

黄福低下头,利索地把书往后翻了几页。

霍夫子看着他的动作,见坐得端正,便慢悠悠地张开了口。

清朗的诵读声回荡在这不大不小的屋子。

黄福虽坐得有模有样,可思绪早已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哎,要是能有个读书的同伴……”

别误会,他这样想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单纯地想要在偷懒的时候有个人放风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好像已经好久没到街上去逛逛了。

“等下次夫子不在,我悄悄……”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咳咳……”

霍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黄福还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正在神游天外,立马瞪大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但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掌心的血迹触目惊心。霍夫子默不作声地将手藏在身后,转眼却发现黄福这小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吗?”

“不是……夫子,你没事吧?”

黄福担忧地问了一句。

因为即便是他也能看出来,霍夫子的脸色很不好。

从小鼻子就灵的他,还隐约地从夫子身上闻到一股血腥味。

而霍夫子却不说话,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良久,他才开口对黄福说道:“我大概马上就要走了,今天,恐怕就是我为你授课的最后一天。”

“啊?”

黄福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他想了想后,又认真地说了句:“那夫子此后是要去哪儿?启程那天,我跑来送送夫子。”

“不用了,你多看点学问就算是孝敬我了。至于我要去哪……接下来,我要去拜访几位朋友,将我这辈子学到的道理讲给他们听。”

此时的黄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用词是何意味,只想着问上一句:“为什么啊?”

“说起来也挺复杂。”

霍夫子用手指了指外边。

“你的见识不算浅了。可觉得现在的百姓活得安稳,睡得香甜?”

“……”

年少的黄福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幸,霍夫子并不是在考教他。

见他不说话,夫子又缓缓地继续讲了下去。

“答案你往后自有定论。现在我只说我看见的……我觉得他们活得不好。为什么呢?九州明明有那么多修士,却没有多少愿意帮助凡人。”

霍夫子嘴角泛起苦笑。

这么久了,黄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当然,原因也不止于此……所以,我要去拜访那几位朋友,和他们再谈谈看,说些道理。虽然我也有很多东西没想明白,但是我……”

霍夫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黄福听得云里雾里,挠挠头,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那往后,我还能见到夫子吗?”

“谁知道呢。”

霍夫子神秘一笑。

“不过这也无妨。每个人都有要走的路,所践行的道理也各不相同。但是,在道路的尽头,有心者总会聚首。这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分别在即,我再赠你一物吧。”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将其递给了黄福。

“无论?”

封面上的名字,黄福此前并未听闻。

于是,他抬起头来,询问道:“夫子,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霍夫子笑了笑,随意地回答道:“这的确是我的一些心得。人生在世,总有讲不通道理的时候。如果遇见那种情况,你可以用这上面学到的东西,和他们论上一论。”

黄福虽没将书打开,但也明白这是珍贵之物,当即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多谢夫子。”

“嗯。”

霍夫子似乎是困了,挥挥手,闭上了眼。

黄福见状顿时心领神会,直接起身走向大门,在跨出门的前一刻,又回头恭敬地行了一礼。

“夫子……再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