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清冷美人联姻疯批大佬后 > 第530章 这个我真的很想知道!

第530章 这个我真的很想知道!

周燚?

苏时酒没想到,竟然还会再听到这个名字。

他有些怔愣。

当初面具人用代号“仇琼英”的名义,将在陈佑棠身边的周明也,和被指派到东南亚的周燚同时绑走,送到缅区十分痛恨周家人的猛虎手中。

猛虎故意当着周明也的面,将周燚做成人彘。

那时的周燚,已经没了任何生的希望,后来苏时酒等人抵达,枪林弹雨中,周燚被击中,终于从痛苦中得到解脱,只是灵魂永远留在了那个园区。

等军方控制园区后,周明祈让人把周燚的尸体带回周家,好好地敛尸下葬,至此,也算是给了周燚一个比较体面的完整结局。

“周燚一直都很嫉妒你的身份。”

陈佑棠无视在场人或惊讶或蹙眉的表情,直勾勾看着周明也,“那时候我心智也不够健全,所以才会听信了他的鬼话——”

“但伤害就是伤害。”苏时酒说,“帮凶也是帮凶。”

“确实。”站在周明也身后的那名助理颔首赞同。

陈佑棠:“……”

陈佑棠原本要说的话卡壳一瞬。

但他很快组织好语言,直接无视掉苏时酒和助理,继续道,“你知道的,高中时期我就对你有好感,所以拦了好几次,尤其是周燚把你关在厕所逼你……不过那个年代,周家如日中天,我父亲还没爬上去,我说的话没什么分量,反而因此导致我父亲被强行调任,连下三级。”

苏时酒低垂眉眼。

他下意识抬手,整理了下自己的衬衫。

“来看看这……嚯,你这脖子上是什么?”李长竹拿着手机凑近苏时酒,原本神秘兮兮的,想给苏时酒看,目光突然落到苏时酒脖子上,吓了一跳。

苏时酒:“。”

苏时酒抬手摸了下脖子,“蚊子咬的。”

李长竹不信:“你当我傻子呢?这蚊子咬的?什么蚊子?非洲伊蚊偷渡过来了,还专盯着你咬啊?”

苏时酒:“……”

苏时酒眼神坚定,语气笃定,“就是蚊子咬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未知与神秘,不要轻易从表象上进行揣测,思维要多转几个圈才行,而且你不理解不代表不存在,你不知道不等于没发生。更何况你又不是我,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不是蚊子咬的?”

无语的李长竹:“……”

一脸镇定的苏时酒:“。”

李长竹:“……好好好,是蚊子是蚊子。你快看这个。我刚刚查了一下陈佑棠他爹前几年的情况,发现真的被连下三级,不过上面没写原因。”

他面露思索,“陈佑棠说的可能是真的。”

苏时酒目光落在李长竹的手机界面上,大致扫了眼。

旁边,陈佑棠继续说:“就像……就像他们说的那样,虽然这些都不是我的本意,但帮凶和沉默也是一种伤害,我不祈求你原谅我,只希望你……”

他叹了口气,“希望你能留我在你身边,为我曾经做过的一切赎罪。”

整个化妆间久久沉默下来。

“啊?只有这些吗?”突然,李长竹嘟囔着开口,“我怎么记得小也的眼睛也是你搞的呢?啊,抱歉抱歉,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在场众人:“……”

苏时酒唇抿了下,眼中含笑,心想,小李总还是跟以前一样,是乐子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陈佑棠深吸一口气:“小也的眼睛只是个意外。当时没有人想伤害他,何况现在他在娱乐圈,不就是靠着这只眼睛出圈的吗?”

苏时酒不动声色蹙眉。

这是道歉的态度吗?

“那他身上的刺青呢?”李长竹又问,“我记得刺青好像也是你亲手弄的,因为不熟练,当时还差点感染了来着?啧啧啧,这要是不小心,也是要人命的事呢。”

刺青?

苏时酒想到周明也身上与顾殊钧相似的刺青,默默地竖起自己的小耳朵。

“……那就涉及到个人XP了。怎么,你连这个也要管?”陈佑棠语气满不在乎,“不就是刺青吗?这有什么的,我看过相关粉丝评论,她们都很喜欢,说我的手艺不错,放在周明也身上很涩情呢……说到这里,我反倒是有些疑惑了。”

陈佑棠看向李长竹,挑衅道,“你该不会也喜欢小也,所以才对他的事情这么了解吧?”

“陈佑棠!”

周明也突然大喊出声。

他下颌骨收紧,牙齿发出咯咯的声响,显然气急了,“我的眼睛只是一个意外,没有人想伤害我,所以在场那么多人,只有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是吧?”

他呼吸过于急促,“你口口声声说,是周燚做了这一切,你只是帮凶,但最终成为我‘主人’的,只有你一个人,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来道歉,赎罪的,但不论是我的眼睛还是身上的刺青,你都没有任何真心悔过,反而觉得这也为我增长粉丝了——”

身旁,那名存在感不是很强的助理轻轻拍了拍周明也的后腰。

那刹那,周明也的情绪被平复了许多。

他突的笑了声:“陈佑棠,你这是赎哪门子的罪?还是又找到什么新的折磨我的方式?”

“哈。”

陈佑棠突然笑了声。

他从座位上站起身,“周明也,我给你脸了是不是?我愿意纡尊降贵过来给你道歉,就已经很有诚意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你以为就你那副早就被我玩坏的身体,还有人愿意接盘?哦,你身边的这位助理就是接盘侠吧?他懂怎么满足你吗?不过是条为了周家钱的狗罢了。”

陈佑棠面上愧疚的神色一收,露出恶劣的笑。

他重新回归到当初苏时酒在周家的游艇上,第一次见到他时那副虽然个子不高,气势却非常高的模样,冷冷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当着在场所有人,尤其是苏时酒的面,把当初你们周家干的那些子勾当全部都说出来啊?”

什么什么?

周家当初的勾当?什么勾当!?

苏时酒原本就竖起的小耳朵顿时变得更挺立了。

——虽然对陈佑棠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但这个我真的很想知道!

拜托了!!!

喜欢清冷美人联姻疯批大佬后姻疯批大佬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