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 > 第496章 摆得整整齐齐(求票票、求催更)

第496章 摆得整整齐齐(求票票、求催更)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还是一批一批地带,让他们等在密林前就行,不必躲了。”

“今日就开战?”白衍眉头一蹙:“会不会有些仓促,大祭司刚去世,南蛊王又在全城搜捕你们,正是警惕最高的时候……”

“也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江稚鱼顺嘴接过:“大祭司的死让他喜悦,所以哪怕是全城搜捕,他自己起码现在,是最放松的时候,这是其一。”

“其二,从一开始,踏入南蛊我们便表现出了我们只有两人,哪怕后期他查到绣庄里的人是我娘,但绣庄又有多少人呢?顶天了也不过十人,他会害怕吗?”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算他警惕又如何呢?真以为凭几个蛊虫,就能挡住大军了?”

【这不搞笑呢嘛。】

白衍哑口无言。

少女大祭司的眼中依旧泛着清澈的愚蠢。

“将人全部带进来后,你和她从此去哪我不过问,我也能保证天启皇帝绝不会派任何人去追查你们的下落。”

白衍深吸一口气:“干!”

【嗯?这小子是不是在骂我?】

江闻璟:“……”

……

另一边,礼部尚书匆忙赶到宫中,显然是刚从床榻上起来,腰带都系反了。

一进御书房,他先是踹了高子伦一脚,才跪下向皇帝请罪。

那一脚毫不留情冲着高子伦的背部而去,踹得高子伦好半天都没爬起来。

“圣上,是臣管教不严,才让这逆子做出了这般行径!但圣上明鉴,这逆子最多就是色胆包天,叛国之心,他是万万不敢有的啊!”

他的哭嚎之声几乎能震破人的耳膜。

江素兰也顾不得什么失仪不失仪了,两只手死死的捂着耳朵,同时眼睛也钦佩地看向皇帝。

不愧是皇帝啊,当真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看人那嘴角,居然还是翘着的!

皇帝的笑在脸上僵着,只一句便止了礼部尚书的哭嚎:“你这逆子色胆包天,没有叛国之心,那你呢?”

礼部尚书浑浊的老眼顿时瞪大:“圣上!老臣可是看着您长大的,忠心天地可鉴啊!”

“忠心天地可鉴?那锦州的总督连齐生,你怎么说?”

连齐生?

江素兰想了一下,才从记忆里刨出这个人来。

连齐生的女儿为誉王侧妃,誉王谋反,家眷亲朋自然免不了受牵连。

当初舅舅被连齐生和刘知节联手侵害,刘知节是被稚鱼杀的,连齐生是被舅舅亲手杀的,一并的罪状,也都交到了皇帝手中。

如今这么听来,连齐生竟还与礼部尚书有所勾结吗?

礼部尚书额头冒着细微的冷汗,汗水仿佛小溪一般,顺着脸颊流淌,濡湿了鬓角的几缕碎发,贴在脸颊上。

他的嘴角缓慢抽动着。

连齐生已经被认定是誉王的人了,他决不能与其扯上关系!

他正欲反驳,皇帝又道:“连齐生是你举荐的吧。”

“当初的锦州粮食充足,又有金银铁矿,是个十足的宝地,总督的官职更是个肥差,朕之前便在想,那么一块好地,怎么到了连齐生手上,就是山匪横行、民不聊生,吃不起饭了?”

“原来都是被他贪去了!”

“啪”的一声,一本小折子被皇帝扔在礼部尚书身上:“好好看看!你举荐的人,一顿早膳就摆了足足一百二十八道菜!可锦州百姓呢?!他们家中甚至连个馒头都拿不出来!”

礼部尚书越翻越是心惊。

他汗流浃背,不敢抬头。

高子伦窝在他旁边,本来细小的呜咽声也被他强行忍住。

御书房内落针可闻。

等了好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瞬,皇帝才重新开口:“举荐这样的人,尚书还好意思说自己忠心耿耿吗?”

礼部尚书捏紧衣摆,颓然垂下了头:“臣,知罪。”

高子伦瞪大双眸:“爹?!”

“既然认了罪,那便秉公处理吧,高子伦无视朕的旨意,私闯许府,罪为叛国,先压入诏狱,礼部尚书识人不清,教子无方,但念及多年来对天启的贡献,功过相抵,便准你,告老还乡吧。”

礼部尚书颤抖着双手取下头顶的官帽,轻轻放在一旁:“臣遵旨。”

门外等候多时的锦衣卫冲了进来,将高子伦架起带走,他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御书房内,礼部尚书始终没有回头。

等声音听不见了,他才缓慢地站起,弯着身子退了出去,整个人像是霎时间老了十多岁。

御书房里恢复安静,福平上前将小折子重新放回案上,锦衣卫还未回来回话,皇帝也不能放江素兰和阿福回府。

他的眼神看向阿福:“这是你的护卫?”

“回圣上,不是,他名唤阿福,是我大哥的护卫,与我大哥自小一同长大。”

皇帝:“他孤身一人护送你们?身手看来不错。”

江素兰轻笑:“是,路上还遇到了几次伏击,都是堪堪躲过,若论身手,当然不比圣上的锦衣卫。”

江素兰心中忐忑,面上镇静回道。

他问阿福这么多做什么?不会是看阿福好,要收编阿福做锦衣卫吧?!

这要是被圣上收了,等大哥回来,她可怎么跟大哥交代啊!

皇帝看她紧张的样子,眼中揶揄一闪而过:“朕看朕的锦衣卫可比不过,都这么长时间了,连几个蒙面人也收拾不了。”

江素兰正斟酌着如何回应,却听外面传来锦衣卫的声音。

皇帝:“……”

江素兰:“!!!”

好耶!

不过这也太巧了,皇帝刚说完他们就回来了。

皇帝无奈叹了口气,福平高声喊了声宣。

紧接着,锦衣卫便带着蒙面人的尸体走了进来。

一共六具。

摆得整整齐齐。

福平眼皮狂跳,正要喝斥,却看皇帝已经站起身,冲着尸体走去。

“圣上,开始共有五人,手持淬了毒的弩箭偷袭,待江小姐和高子伦被带走后,他们想追上去,都被我们拦了下来,这几人武功老成,几次险些破阵,被我们都挡了回来后,自知逃脱无望,便直接咬碎了藏在嘴里的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