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替身藏起孕肚离职后,傅总哭晕了 > 第269章 她对坚果严重过敏

第269章 她对坚果严重过敏

徐宁欢皮笑肉不笑道:“你就不能从另外一边开始视察?”

男人皱了皱眉头:“我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事?”

“……”

面对傅南祁这种无理取闹的人,徐宁欢只能告诉自己,别理他!

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徐宁欢肚子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她表情微微一变,手掌捂着肚子。

她突然有点想上洗手间,她找到洗手间后,对徐念念说:“念念,乖乖在这里等妈咪出来好不好?妈咪很快就……”

傅南祁突然牵住徐念念另外一只手,对徐宁欢说道:“我在这里看着她。”

徐宁欢愣了一下,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男人有些无语:“我还能拐跑她不成?快去,我时间有限!”

情况紧急,傅南祁是唯一的人选,比起让徐念念一个人在这待着,她宁愿让傅南祁看着。

她不放心地又叮嘱了徐念念几句,才急忙进了洗手间。

徐宁欢一走,徐念念便抬起头看着傅南祁,突然问:“傅叔叔,你喜欢我妈咪对吧?”

傅南祁表情凝固了一瞬,低头看她,下意识否认:“不可能!”

“你骗人!”徐念念一脸笃定:“你就是喜欢我妈咪!”

傅南祁沉默了几秒,蹲下身看着她:“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你妈咪?”

“因为我看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男的都喜欢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耍无赖,试图引起她的注意,但就是不会好好表达心意。”

傅南祁:“……”

男人一脸黑线:“以后这种电视剧少看!”

徐念念嘿嘿笑了一声,指着前面的甜品店:“那你带我去吃冰激凌,我就帮你保守秘密,绝对不告诉妈咪,怎么样?”

傅南祁顺着她的手指看了一眼,单手把人抱起来:“以后想吃东西就直接说,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

绕了一大圈,原来是在这里等他。

傅南祁不爱吃甜品,所以他只给徐念念点了一份小份的,怕她吃不完。

徐念念胖乎乎又短的小手抓着小勺子,挖着冰激凌往嘴里送,吃得一脸满足,还蹭得嘴角都是。

傅南祁看着奶乎乎的小女孩,心里某处不禁也软了下来。

他拿了纸巾替徐念念擦了擦嘴角:“吃饭要注意形象。”

怎么跟她妈一个样。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傅南祁下意识就想到了徐宁欢吃东西时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浅显的弧度。

徐宁欢从洗手间出来后,没在刚才的地方看到傅南祁和徐念念,连忙拿出手机准备给傅南祁打电话,才发现男人给她发了消息。

「我们在洗手间前面的甜品店。」

徐宁欢抬头望了过去,果然看到傅南祁和徐念念坐在店里,两人靠着门口玻璃这边,很是显眼。

她收起手机,连忙走了过去。

她刚想跟傅南祁说都快到饭点了,不能给徐念念吃这些东西。

话没说出口,她先看到了徐念念快见底的冰激凌碗,边沿残留着几块像巴旦木果碎一样的东西。

徐宁欢的表情顿时就变了,连忙拿起碗看了一眼,又看向傅南祁:“你给念念吃坚果了?”

傅南祁有些不解:“里面是有一点坚果,怎么了?”

听到这句话,徐宁欢差点两眼一黑。

徐念念挠了挠露在外面的手臂,手臂上已经开始起红点了,徐念念一边挠一边说:“妈咪,我手好痒!”

徐宁欢连忙把人抱起来,往外走:“先不要挠,忍住,妈咪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此刻,傅南祁才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跟了上去。

乘着电梯下去的时候,徐念念手上的红点越来越多,开始有了红肿的现象。

徐宁欢慌得不行,出电梯后立马往外跑,她本想自己开车的,傅南祁直接把她拉到自己的车上。

“坐我的车!”

徐宁欢这种情况不适合开车。

林淮安还在车上等着,察觉到情况不对,等他们坐上车后,立马启动了车子。

徐宁欢急忙道:“快点!去最近的医院!”

离市中心最近的医院就是市一医院,林淮安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全程不到十分钟,但徐念念已经没意识了。

来的路上,傅南祁就已经联系了医院,一下车,徐念念立马就被拉过去抢救了。

抢救室门外,徐宁欢有些崩溃。

她抓着傅南祁的衣领,情绪激动地冲他喊:“念念坚果严重过敏,你怎么能给她吃这些东西!为什么不带她老老实实待在原地!”

“你知不知道过敏严重起来是会死人的!”

傅南祁看着情绪失控的徐宁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又闭上了嘴,什么都没解释。

毕竟确实是他的错,冰激凌也是他点的。

徐宁欢吼完,看着面前沉默着一言不发的男人,突然冷静了下来。

她松开手,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侧,她往后退,跌坐在椅子上。

徐宁欢盯着地面看了许久,半晌才伸手把头发往后撩,深深吐出一口气,对傅南祁说道。

“抱歉,我不是故意吼你的,毕竟你也不知道念念坚果过敏的事情,你也是好意,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的,对不起。”

徐宁欢深吸了一口气:“你走吧,念念这里有我就够了。”

傅南祁抬脚朝她走去,跟她隔了一个位置坐下:“我等念念出来,毕竟这件事是由我而起,我会负责的。”

其实徐宁欢现在情绪还不太稳定,她也懒得管傅南祁怎样,她只祈祷徐念念能平安无事。

许淮得到消息赶来的时候,徐念念还没有从抢救室里出来。

许淮是从自己的科室跑过来的,头发都被风吹乱了。

他喘着气站着徐宁欢面前:“怎么样了?”

徐宁欢摇了摇头:“还没出来。”

许淮缓了一下,才皱着眉问道:“念念怎么会误食坚果?她明明知道她不能吃那个东西的。”

徐宁欢靠着墙壁,闭了闭眼睛:“是我一时疏忽,没有看好她。”

那些坚果掺在冰激凌里,很碎,按照念念一见到吃的就激动忘事的性格,压根不会注意到这些。

其实还是怪她,如果去洗手间之前先跟傅南祁说一声,不要带徐念念去吃任何东西,就不会有这回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