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杀我三次,记忆觉醒后全员火葬场 > 第426章 容渊身份暴露

第426章 容渊身份暴露

柳媚儿没想到苏灵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道。

“我听妖族的前辈说过,是因为妖族的至宝妖魂玉。”

苏灵挑了挑眉:“妖族至宝妖魂玉?”

柳媚儿嗯了一声,徐徐道。

“妖魂玉,乃是妖族自古流传下来的至宝。此玉玉身上刻有古老的妖族符文,这些符文是妖族历代妖王以心血和妖力镌刻而成,每一道符文都代表着一种强大的妖族秘法。”

“妖魂玉能够连接妖族先祖的灵魂,在妖魂玉的帮助下,妖族可以与先祖之灵沟通,学习古老的妖族智慧和秘法,妖魂玉更是守护着整个妖境,让我族妖力强大。”

苏灵点了点头:“如此听来,不愧为妖族至宝。”

柳媚儿沉默了几秒,语气突然严厉:“万年前,人族与妖族还和睦相处的时候,人族各宗优秀弟子去妖族交流的期间,妖魂玉失窃,放置妖魂玉的祭坛还发现了人族的气息,我妖族至宝至今没有寻回,你说,为何人妖两族势不两立?!”

苏灵蹙起眉头沉声道。

“妖族至宝在那样的时机失窃,妖族认为人族居心叵测,人族认为妖族栽赃陷害,两族大战死伤无数,便成了今日的定局。”

柳媚儿闻言视线看向他处,不再说话,看样子是被苏灵说对了。

苏灵抬起头,看着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低低说了声‘多谢’,便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几息后彻底离开了这里。

柳媚儿看着昏迷着的离长戚幽幽叹了口气,扛起离长戚,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

玄凌宗。

弟子院中,正在修炼魔族功法的安如烟盘膝坐在榻上,忽然她的神识中,碑中鬼的声音如一道惊雷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老夫知道了!!老夫知道了!!!”

安如烟缓缓睁开双眼,被难得失态的碑中鬼搞得有些疑惑。

“师父,您知道了什么?”

碑中鬼像是沉浸在狂喜中不能自拔,久久没有回应安如烟,而在安如烟猜测了一万种可能得时候,碑中鬼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淡定,可安如烟还是察觉到了碑中鬼语气中那抑制不住的兴奋。

“老夫知道了,容渊的秘密!”

这句话像是平地一声雷,让安如烟猛地一哆嗦,她连忙追问。

“师父,容渊的秘密?他一个废物能有什么秘密?”

碑中鬼语气得意,还有着安如烟听不懂的兴奋。

“他当然有秘密,他的真实身份,就是他最大的秘密!”

安如烟细细品味着碑中鬼的话,突然觉得这件事干系重大,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师父,容渊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您是怎么知道的?”

碑中鬼低沉的笑着,并不回答安如烟的问题,而是首接对安如烟下达了命令。

“老夫是如何知晓?自然是万年前老夫就与容渊的族群打过交道,至于他是什么身份,呵呵,天机不可泄露。”

“现在我们的目标调整一下,等容渊从秘境回来后,你务必找准机会取他性命,记住,这件事只能暗中进行,不能让任何一人发现,况且他必须一击毙命,死在无人之境!”

“若是你成功将容渊杀死,那么另外的五个气运之子从此你可以不必再理会,你我的约定就算达成,你可明白?”

安如烟听到碑中鬼的话,感觉头皮都有些发麻,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容渊的族群万年前就存在?那岂不是上古?可如今天乙大世还保留的上古族群简首少之又少,可以说是绝迹,就算碑中鬼不告诉她容渊的真实身份,她也能猜到容渊的真实身份将是多么的恐怖。

更何况,碑中鬼居然让她放弃了筹谋多年的计划,只需要一个容渊就能抵平那五个气运之子,这难道不足以说明容渊的价值是多么的重要吗?

容渊,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碑中鬼对你如此重视?难道这就是苏灵接近你的真相吗?

安如烟的心绪乱极了,疯狂的想要窥探这个触手可得的秘密,可她不敢也没有办法,因为她知道自己若是越界,碑中鬼一定不会放过她。

安如烟心有不甘,可只要想到自己筹谋多年的计划可能就要因此提前达成了,甚至难度也降低了这么多,整个人也兴奋了起来。

对付五个性格各异,实力非凡的气运之子的难度,和对付一个容渊的难度,孰轻孰重是个人都明白,这一次,她绝对不可以再失手,她要提前完成和碑中鬼的交易!

想到自己与碑中鬼的交易,安如烟心下一沉,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师父,等容渊死后,师父就可以拿回真身了,那到时候苏灵和徒儿的……,毕竟若是没有苏灵的命格,徒儿活不了几年。”

碑中鬼知道安如烟在想什么,他张狂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若是此事办成,这天乙大世,老夫想要什么得不到?更何况小小的聚魂灯和一个小丫头的性命。”

安如烟胸中的这口气还没来得及松,就听到碑中鬼语气陡然肃杀了起来。

“老夫与你的交易,不会因为临时的变故产生改变,但是,这一次你若是失手,或者打草惊蛇导致计划失败,就休怪老夫不顾这么多年的情谊了。”

碑中鬼这暗藏杀机的警告,让安如烟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她的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呼吸也急促了。

即使是以前,碑中鬼也从未说过这种话,可这次,碑中鬼居然以性命威胁于她,就为了容渊的性命,安如烟那一丁点想要窥探秘密的想法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前的压力让安如烟突然变得谨慎了起来,她咬咬牙道。

“师父,那个容渊虽然只是筑基期,但那小子邪门得很,之前几次交锋,徒儿都没在他那里占到便宜,所以……所以此次,师父能否给徒儿一些助力!不然徒儿害怕让那小子跑了!”

见安如烟一如既往的温顺,碑中鬼眼中多了一丝满意和鄙夷,他用自己那枯哑的声音说道。

“此事你不说,老夫也会帮你,你按照老夫说的这么准备,保证他毫无反抗之力。”

说罢,碑中鬼细细交代了起来,安如烟洗耳恭听,一场针对容渊的阴谋在无声的酝酿着,而远在秘境中的容渊,并无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