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短命小师妹长命百岁了 > 第173章 那个邪修

第173章 那个邪修

好在她反应比较快,在花盆即脱手的瞬间赶紧捞了回来。

她抱住花盆,站在原地,脸色很沉。

炽羽和红红还有青青都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但是见她站在门后,隐匿了自己的气息,没有打算出去,他们也就没有出声。

“雪儿妹妹,我想来看你比试,给你加油。”钱峪的声音很好听,语气也很温柔宠溺。

外人都能听出来他包含的深情。

尤雪儿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没注意到,说道:“谢谢钱峪哥哥。”

“你今日有比试吗?”

“有的。今日的八号,现在是二号在比,所以还有一会儿。”尤雪儿应道。

“那我去看台上等着。”

“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大家的实力。”

“好啊。”

“听说有人欺负你?是你那个姐姐?”

“姐姐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当众打你,还不是故意的?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这会儿还想维护她。”

“姐姐也很好的。”

“她要好,就不会诬陷你,毁你名声。”钱峪冷哼,“你放心,你受的气,我都会为你讨回来的。”

“我们不说这个了,钱峪哥哥,你去替我看爹娘,他们怎么样呀?”

“挺好的,就是比较想你,让我给你带了信过来……”

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尤雨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他们进入角斗场大门。

钱峪,她还以为遇不到他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钱峪的时候,眼前竟然浮现了原身被他一刀一刀把肉割下来的画面。

他给她吃了保护心脉的丹药,让她不能晕不能死。

他说要保持清醒,这样她的血肉的效果才能保持最优状态。

然后她看着自己全身的肉被割了下来,全身的血也流了出来。

那种钻心的疼痛,那种无尽的恐惧,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压住这股莫名的情绪。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一点,但是小脸依旧煞白。

不对,书里没有描述的这么详细。

那些画面,不像是她看书里的情节幻化出来的,更像是大脑里的记忆。

“啾啾——”主人,那个男的是谁啊?

“一个邪修。”

一个有生死之仇的邪修。

“啾啾——”主人,你在生气?还有杀气?

红红和青青也感觉到了尤雨的不同寻常。

红红的叶子抚上尤雨的手臂,感受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和浓浓的杀意。

它不知道尤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是因为那个出现的邪修吗?

它放开了她。

“我们去找师父。”

钱峪是金丹后期,师姐他们打不过。

但是她不知道姜文济在哪里。

她拿了小纸鹤出来,试着让它去寻找姜文济,原本不抱希望,没想到小纸鹤还飞了起来。

她跟着小纸鹤去了最边上的房子,来到最边上的房间外。

她还没敲门,门就打开了。

“进来吧。”姜文济的声音传来。

尤雨抱着花盆,腰间挎包里有一只小黄鸡,眼里有些恐惧,神情有些恍惚,看起来状态不太对。

懒散坐着的姜文济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问道:“小九,谁欺负你了?”

一旁的几个宗主瘪嘴,谁敢欺负你的小徒弟?

坐在主位的皇甫渊第一次见到这幅模样的她,也出声问她:“怎么了?”

尤雨进门才注意到,这里不只姜文济一个人,另外还有十来个宗门的宗主。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都说不出来。

皇甫渊蹙了蹙眉,道:“各位宗主,先回去吧。”

秦岳他们都有些诧异。

尤雨这个样子肯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而且还不好对他们说。还以为出声赶人的会是姜文济,没想到会是皇甫渊。

看他刚才主动开口询问尤雨,似乎是认识的样子。

姜文济看没人起身,说道:“还不走?”

几个宗主起身离开,符云生送他们出去,然后守着门口。

房间里只剩下姜文济和皇甫渊。

皇甫渊随手布置了一个结界,说道:“现在可以说说了。”

看到皇甫渊和姜文济,明明是想先直接说钱峪的事情的,结果一开口,眼泪自己就出来了。

她觉得很奇怪,她并不想落泪的,但是这一刻她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身体。

这是身体的反应,是原身自己的反应。

皇甫渊看到尤雨落泪,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之前泡药浴疼得她把自己都咬伤了,也没见她落泪。

现在竟然落泪了。

是谁欺负她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的声音比刚才还要柔和两分。

姜文济也看着尤雨,表情比以往都严肃。

尤雨擦了擦眼泪,本来只想说看到了一个邪修的事情,但是看到两人都眼里的关切和怒火,好像一下子就有了底气,斟酌了一下,缓缓说道:“我之前看到了一个画面。”

“嗯?”

“在入宗门之前,就是在遇到你的前一天,我在山里睡着了,然后做了个梦。”

尤雨的话没让两人觉得莫名其妙,都等着她说下文。

尤雨吸了口气,继续说:“我梦到尤雪儿进了玄月宗,救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好了后,替她到凡人世界给她爹娘送信,见到了我,说我体质特殊,把我的血肉剥离下来,给尤雪儿泡药浴。他给我吃了药,让我保持清醒,看着他一刀一刀把我的肉割了下来……”

皇甫渊是知道她体质特殊的,姜文济其实也知道,但是他没提过。

“因为那个梦,所以你选择了不回去,而是去莫城?”皇甫渊问。

然后才会救了他。

“是的。”尤雨把前面的说出来,后面的话就好说了,“我被那个梦吓到了,所以不敢回去,就想着去莫城试试。没想到真的遇到了你和大师姐他们,最后进了宗门。”

姜文济想起之前纪晴他们跟他说过,小师妹没有安全感,一直很努力的变强,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之前猜测是小时候没有得到好好的照顾,现在看,是因为那个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