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快穿撩精白月光被男主摁在怀里亲 > 渴肤症老公天天要贴贴(58)

渴肤症老公天天要贴贴(58)

晚上吃完饭,姜沅去书房打开电脑,处理一些工作。

她在放假前就已经把该做的做完了。

有几个策划案是这两天的,因为不急,还没交给别人去做。

现在正好没事做一做,上班了好摸鱼。

原主工作能力很强,别人两小时做完的,她一个小时不到就做好了。

但是又不能早退,更不能无所事事,所以原主练就了一身摸鱼好本领。

问就是上班时候的手机玩着更爽,在家玩没那味。

姜沅工作的时候,扶年就搬来了椅子,坐在她旁边一直盯着她看。

今天下午医生说沅沅的身体没事了,那今晚是不是可以······

姜沅刚做完策划案,转头就对上了扶年亮晶晶的眼神。

一看这眼神,她就知道扶年想干什么了。

还好她刚才工作去了,今晚可以少做一个多小时。

不过姜沅还是算错了。

之前和现在可不一样,之前那是每天,现在是三天不做,一做三天。

特别是知道姜沅已经请了三天的假后,扶年折腾到了很晚,连姜沅睡着了也不停。

二楼一共有两个卧室,床单上都是氵,洗完澡后,扶年抱着人来到了次卧,一步三回头地出去,扯了床单拿去洗烘。

早饭是扶年做的,只不过等姜沅醒来,已经快变成午饭了。

吃过饭,姜沅没让他乱来,按着人,把房间里的电器都教了个遍儿。

而后,带人去办了户口本和身份证。

等待证件办好还需要二十多天,姜沅先带人回了家。

后天她就要去上班了,要让扶年一个人在家,她不是很放心。

想了想,还是去买了几个监控,放在家里各个地方。

小区的安保很好,她不用担心会有坏人进来,买监控只是为了防止扶年出事她不能第一时间看到。

所以,她就把每个房间都放了监控。

每个。

放完了,还跟扶年说了监控的作用。

扶年知道这里的人都要靠工作才能得到钱,他不能不让姜沅工作,所以就算不开心,也要让姜沅去工作。

现在知道能有一个东西一直看着人,他就想让姜沅也带一个去公司。

“公司不可以放私人监控,有些文件是机密。”

姜沅在扶年手机上登录了自己的微信小号,“你想我的话,可以跟我视频,或者打电话,不过只能在非工作时间。”

他们公司中午休息时间连上午休有两个小时,公司离家也不怎么远,非工作时间她就回来了。

“我中午也可以回来的。”

自从部落里开始养殖畜牧之后,扶年就很少出去打猎了,基本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和人待在一起。

之前那两天还是头一次和姜沅分开那么久,没想到刚重逢没几天,又要过上每个白天都分离的日子。

他不想只在家里等沅沅养着,也想找份工作。

“这里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工作?”

扶年与这个时代中间隔着许多鸿沟,别说没学历,就算有学历,以他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好找工作。

工地那种体力活不需要学历,但姜沅不想让他做这些。

很累,很辛苦。

“这里找工作都需要学历,我工资很高,够养活我们两个,工作的事你先不用急。等过两天我给你买些书,你在家自学,去报考成人高考,有了学历之后,就好找工作了。”

一听到姜沅说他以后有学历了还是很好找工作的,扶年便道:“我现在就要学。”

扶年现在什么都不会,除了一些算数之外,基本上都没学过,要从头学起。

只买书的话,也不好自学,而且没有方向。

所以,姜沅想给他找个机构,报班学。

虽然坑多,但仔细了解了解还是能找到靠谱的机构的,这样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学习的时候也有个方向。

姜沅之所以说过几天,是因为她现在没钱了,过几天发工资才有钱。

而且查资料买书也需要时间,姜沅不想让扶年自责,没说没钱的事,只是道:“我现在还不知道要买些什么书,你等我问问。”

原主和公司一些人都有点交情,听母亲说老家那边好像也有个谁是自考本科的,问一问还是能问出来的。

扶年点点头,问好姜沅晚上吃什么,去厨房做饭了。

解秋工作忙完了,给姜沅发了消息:不是说要请我吃饭么?我刚好有时间了

她这几天忙的要死,也就今天正常时间下班了,刚好姜沅还在请假,所以便给她发消息了。

扶年四菜一汤已经差不多快做好了,姜沅想了想,拍照发了过去。

姜沅:我家里已经做好饭了,要不要过来吃?

如果解秋不愿意的话,那就只能委屈扶年在家吃,她和解秋一起出去吃了。

姜沅的手艺解秋是了解的,emmmmm怎么说呢,勉强能吃。

但是这次姜沅发来的图片上,几道菜看起来很有食欲,那摆盘也很讲究,不尝味道的话,看起来完全是大厨的水平。

扶年做一辈子菜了,手艺能不好吗?

但解秋不知道,她还以为是姜沅的母亲过来做的饭,发了个好,准备开车去给阿姨买礼物。

阿姨过来了?

姜沅一边让扶年盛了饭菜躲进卧室里,一边打字:没有。

解秋:嗯?

那这菜是谁做的?

姜沅实话实说:对象做的。

前天还喜欢的人呢,今天就变对象了?

这么快的?

让她去审判一下。

解秋开车不好打字,直接发了语音条:“这是男朋友在家呢?妹妹去了不会打扰姐姐吧?”

之前俩人是打字交流的,扶年好多字都不认识,看不太懂她们说话。

现在解秋发的是语音,他当然能听懂。

在心里小声bb了句就是打扰,扶年抱着人没敢吭声。

现在不能让扶年和别人见面,更不能说两个人是同居了,所以姜沅道:“他已经走了。”

走了?

这么识相

还是说怕她审判?

解秋把车开得很快,没多久就要到了。

看着解秋发的已经到楼下的消息,姜沅让扶年上楼。

扶年委委屈屈地过去要了个亲亲,才恋恋不舍的上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