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别管!我只想和姐妹一起搞钱 > 第179章 包袱

第179章 包袱

看着房中如此简朴,顾窈娘觉得有些不习惯。

碧桃一边收拾着箱子,一边嘟着嘴道:“如今咱们便是寻常采买个菜,也要同库房那边批银子。说是还是咱们顾家的,我看那些差爷已经把银子当做国库的守着了。晚膳时,我去支明日饭食的银子,便挨了一顿排头。说外面流民都吃不上饭了,咱们如今倒是兴致好。”

顾窈娘叠衣裳的手顿了顿,复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做着手中之事,叮嘱道:“公主已经很照顾咱们了。就这点事,别抱怨了。”

她心中叹了口气。瑞宁公主有心护着顾家,可这些人呐,瑞宁公主在时,对自己还算客气,瑞宁公主一走,他们便趾高气扬起来。

当真是小鬼难缠。

户部那边赈济灾民之事,如今还没个章程,听公主说是如今还在争吵不休。

顾窈娘不由心中又是一叹,隐隐又有些酸涩难言。如今灾民才是大事。今日早上,顾家的米粮铺子里管事过来,说是全城粮价都涨疯了,再这么下去,怕是要乱了。

如今,不是已经乱了么?若是继续乱下去……顾窈娘有些不敢深想。

她已命顾家暗暗去将能收到的米粮全都收了过来,再每日放些平价的粮食在铺子里卖,从明日开始,顾家米行便要开始限购了。

若是城中所有米行都涨了价,至少还有顾家米行的粮食没有涨价,百姓不至于再也吃不上粮。

这也是她如今少有的能做主的事。

自然,她也将此事禀明了瑞宁公主。毕竟如今顾家的银钱全都登记在册,任何的变动,都需要有记录。

“娘子,这放哪里?”

碧竹拎起一个小包袱,问道。

顾窈娘向碧竹看去,熟悉的包袱皮,看得她眼眶一热。

碧桃“咦”了一声:“娘子,这不是咱们来朔京时收拾的小包袱么?”

顾窈娘轻轻点了点头。

当时她打算和碧桃偷跑,只收拾了这么一个小包袱,便悄悄想要爬狗洞偷溜出来,然后被闻讯回家的二叔拎回了家。

现在想来,依旧历历在目。

只是后来再离开时,有了顾行之这个财神爷在,这个简陋的包袱虽是带了出来,却再也没有打开过。

顾窈娘接过包袱,坐到了榻上。

她解开上面交缠的布条,打开的一刹那,却是红了眼眶。

-

顾夫人倚着顾先生的肩头,周围是一片空寂的黑暗。

“老爷,你说窈窈这么久没有收到我们的信,会不会着急?”

顾夫人望着天上稀疏星子。她不知是不是自己头晕,还是当真云开雾散,原本黑压压的天际,此时多了许多光点,低调地散着盈盈之光。

黑暗中传来铁器磕碰的声音,顾先生的声音伴着这声音,低低传了来:“寻常咱们有时回信也会晚,窈娘应当也知道。你莫多想。”

他似是累极,声音透着虚弱。

顾夫人低低“嗯”了一声,想要起身看看顾先生,却又不知为何,并未动作。

她低声喃喃:“也不知两个孩子,如今怎样了。窈窈儿第一次自己出门,在朔京这么久,得想家了吧?不知道吃不吃得惯,会不会瘦了……平生也是,走了那么久,也不会回家一趟。现在该长高了吧?他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

顾先生没有回应她,呼吸渐渐均匀。

-

顾窈娘的手有轻微的颤抖,她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将包袱中一方绢帕包着的一个小包裹拿了出来。

这是她阿娘的绢帕啊……

那熟悉的针脚,她不会看错。她从小就不擅女工刺绣,母亲和姑姑不知教过她多少次,她却都没有学会。

阿娘就时常感慨,为何顾窈娘这双手,做什么都甚为灵巧,唯独碰到绣花针,便犯了难。

顾窈娘心中隐隐有着一种猜测,她深吸了口气,将那小布包打了开。

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便向下坠去。

碧竹和碧霜不知所措,瞧着顾窈娘这般模样,有些无所适从。

碧桃见到小布包中崭新的银锭,却是轻“咦”出声:“娘子,我怎么不记得……”

她话说到一半,便明白了过来。

这是夫人偷偷塞过来的银子。在她们二人偷偷打算着要离开青云县的前夜,顾夫人来过娘子的卧房。

而如今,娘子的手中多了夫人绣帕包着的三十两官银。

那大抵,便是那时,夫人悄悄塞进娘子的包袱里的吧。

也真是难为了夫人一片慈母心肠。

顾窈娘眼睛红红,瞪着那些银子,心中杂糅着酸楚、心疼、以及被偏爱的那种淡淡的欣喜滋味。

三十两对如今的顾家来说,算不得多,可当时的青云县顾家,一家人的嚼用都依靠着父亲在衙门的那些许俸禄,这三十两银的重要,便可想而知。

可阿娘还是将银子悄悄给了自己。甚至害怕自己不肯要,是悄悄塞进包袱的。

顾窈娘想要说话,却发现鼻子堵得不成样子,喉中发音变得艰涩。

她猛然想起,问道:“家中可有来信?咱们在朔京出了事,爹娘会不会也受到牵连?”

她的声音喑哑,让原本应当是有些尖利突兀的问话,也显得软弱委屈起来。

她有些着急。

碧桃忙道:“娘子,咱们这才刚出来,事情多,还未来得及多问。如今,既然没有消息传来说是出事了,那应当便是无事。”

“那便是没有收到信了?”

碧桃说这么多,却未提有无信件。若是家中有书信来,大可直说。不提,那便应当是没有了。

碧桃一滞,不知该如何接话。碧竹忙劝道:“娘子,许是事忙,忠叔那边忘了递过来呢?”

忠叔被留下来顾着顾平生,并未下狱,可顾家其他人都不在,他一个人要管所有的事,若是顾不上,也是难免的。

碧霜也道:“是啊娘子。更何况,咱们前些日子毕竟都不在家里,便是家中有书信来,许是……许是使人便没有送过来呢?”

碧桃忙也道:“对!娘子,还是莫要过于忧心!咱们如今也出来了,您若是不放心,明日您派人回家看看?”

顾窈娘想了想,几个小丫头说得也是有理。可她始终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要紧事。

至于遣人回青云县看看……顾窈娘心中也知道,这不过是碧桃为了宽她的心说的。

如今的顾家,哪有精力遣人回去这么远,跑这一趟?

且不说如何对圣人交代,便是最基本的,一路吃喝嚼用、车马行头,如今的顾家,已是无法轻易负担得起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