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佗罗国历险记 > 第08章 瘸脚瞎眼

第08章 瘸脚瞎眼

荷花很是害怕,怯然道:“爹,要不,我们派人把振武找回来,把活木交出去,免得村子遭殃——”大叔公赶忙用手制止儿媳:“嘘!小心隔空有耳。”

看了远处的聋子一眼,聋子喝牛汤正欢,续道:“天机不可泄露,这活木乃无价之宝,千万不可泄露天机,如若振武到了京城,献宝成功,我家的飞黄腾达在此一举了。”

荷花忧心忡忡:“可是——我们不交出活木,他们不会就此罢休。我们把活木交了出来,就算是破财消灾。您不是常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爹爹。”大叔公悄然道:“不要紧,四恶也许是虚张声势,等下见机行事就好了。”

这时,小男孩扎进老人怀里:“爷爷,我怕恶人。”大叔公心里一紧,把村童紧紧抱起:“小虎不怕,有爷爷在呢,爷爷保护你。”

小虎又问:“娘,什么是活木啊?”荷花回道:“就是个子很高的,被大风大浪从外面刮过来的清国人。”小虎又问道:“大清国在哪里啊?”荷花向远处一指,道:“后山的那一边,这边是我们佗罗国,那边是大清国。”

荷花看了一眼自己可爱的虎子,又望望远处的聋子,心中不免生出无限的忧愁。

小虎又道:“我懂了,他们从大清国过来,个子很大,但没有我们灵活,只要是活的,我们就叫他们‘活木’。”稚嫩的声音在荷花耳旁响起。

她怜惜的说道:“是啊,我的小虎就是聪明。”小虎道:“那么,那边的聋子爷爷就是活木咯,他个子高。”荷花忧心的看了聋子一眼:“也许是的,他以前可能是活木,现在年纪大了,就不值钱了,成了别人的奴仆。”

小虎箍紧爷爷的脖子:“爷爷,是不是不交出活木,聋子爷爷就会杀我。”天真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恐惧。

大叔公心里一沉,紧紧抱住孙子,看了远处的聋子一眼:“不会的,聋子爷爷很慈善,他不会杀死我的小虎子。”

大叔公看了荷花一眼。他是骄傲的,儿子振武,25岁,攀岩爬树,赶猪追兔,是个远近闻名的好猎手,被誉为“挂壁圣手”。

儿媳是庄中最美的女人;孙子今年三岁,生下来之后,一直喝着虎乳,白白胖胖,惹人喜爱。

遗憾的是,从祖上到现今,没有一个求功名的。

也许是受到祖宗庇佑,昨天晚上振武在路上捡到了一个活木,要是把活木献给圣上,一定会封官进爵,封子荫孙,到时全村人就会显赫腾达。

事情紧急,他把小虎交到儿媳手里,召集挂壁山庄十个村少,他们都是刚满十六岁的少年,长得结结实实,虎虎生威。庄子的其他壮丁有的打猎去了,有的跟振武押送活木去京城了。

大叔公威严的看了大家一眼:“大家知道,今天,‘京都四恶’将要光临挂壁山庄,山庄将要面临灭顶之祸。如今,村子里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你们了。”

十个村少朗声而答:“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大叔公笑了,得意道:“这才是挂壁山庄的好儿郎。”他把十个村少分成五组,凛然道:“听令:振根领一人守住杀虎口,见到恶人,飞速传报;振雄领一人守山那边的驿道,盘问过往行人,把可疑人等拿下;振德领一人,快马加鞭,向柳树镇求救,请求他们火速驰援;振家领一人,速往县衙告急;振业领一人,跨上千里马,寻找挂壁山庄三十六打虎壮丁,叫他们火速回庄。”

十个村少领令而去。

这样,在家里的只有五个村少了。分派停当,只见地场那边又走来一个人,四十多岁年纪,一米六几个子,破衣烂衫,拄着一根铁拐,走起路来,一脚高一脚低。原来是个拐子,大叔公赶紧过来,手一拱:“请问尊姓大名?”

拐子道:“不敢当,小人名叫‘铁拐王’。”

大叔公喊道:“荷花,上汤!”

一个热气腾腾的猪头,放在拐子座位上。拐子双手扣住猪的耳朵,猪嘴对人嘴猛抽一口,笑容可掬,满嘴流油。

这时,一个矮人走了过来:“大叔公,他们是恶人,你还要给他们东西吃。”大叔公和蔼道:“一个拐子,一个聋子,哪有这样的恶人?”矮人道:“他们是装的。”

这一聋一拐两个人是不是京都四恶来打前哨的,大叔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但他必须安抚山庄的村民:“就算是装的,那又怎样,俗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我们招呼他,给他肉吃,难道他们还以怨报德不成?”

正在说话的当口,地场里又走来一个人来。三十上下,戴破草帽,穿灰长袍,着皂角鞋。身材颀长,面如刀削,睫毛枯萎,胡须翘起。他环视一下地场,手中的竹棍在地上敲了几下,喊着:“人呢?怎么没人?”

明明黑压压一地场的人,怎么没有看见?

振威不知什么时候清醒过来了,他迎了出去:“我们这里不收留乞丐,你请自便吧。”

那人用竹棍在振威头上轻轻一敲,瞪着双眼:“谁是乞丐?”正打在他的伤处,歪眼皱嘴。振威自是不服,待要还手时,见那人眼瞪如灯,振威用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笑了一声:“原来是个瞎子。”

瞎子竹棍落在他的肩上:“谁是瞎子。”痛得振威呲嘴咧牙,咿呀自语。

大叔公对振威说:“振威,好好待人家,不要欺负他,搭把手,牵牵人家。”振威无法,非常不情愿的牵着瞎子向人群里走来。瞎子跟在后面,东倒西歪,跌跌撞撞。

瞎子连忙道:“哎呀,慢些。”瞬间,地场里桌凳倾侧,盘盆落地,酒杯摔碎。瞎子大声骂人:“哎呀,你瞎眼啦!走路也不看看方向。”振威正待发作,只是一瞧着那个黑乎乎的竹棍,不免发憷,不敢造次。瞎子说着,从振威手上抽出拐杖,自顾自走了起来,七拐八让,不偏不倚,径自向里间走去。

明眼人一般,如入无人之境。

有人牵引时,走的很不自然;无人牵引时,走的却非常的利索。世上哪有这样的盲者?

正在大家惊奇不已时,瞎子向拐子和聋子走去,找个座位,径自坐下。大叔公问道:“请问大名?”瞎子答道:“不敢当,小的叫‘青光眼’。”

大叔公喊道:“荷花,上羊汤!”

荷花端碗上来,瞎子举着羊角,扯着羊头上的肉块往嘴里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