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佗罗国历险记 > 第22章 催之若鹜

第22章 催之若鹜

她瞧着货郎一脸虬髯,又问道:“长须飘飘,嘴藏须内,一定是个裂嘴歪枣吧?”货郎很是不解,但他还是耐住了性子,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留须养性,乃个人修为,是不是歪嘴裂枣,与局外人何干?”

几句话呛得云遮星愣头愣脑,她握紧拳头,怒目圆睁,道:“你——”但她还是忍住了,把伸出去的拳头又缩了回来,问道:“长袖遮手,又是何为?”

货郎不假思索,道:“关节疼痛,长袖遮手,乃是为了遮风挡寒,为外人何干?再说,佗罗国的哪条法律规定不能长袖遮手?”

云遮星无话可说,只是瞪着货郎,道:“你,你——”货郎调笑道:“我是道士,但是不臭。”

云遮星斗不过货郎,可是不肯甘拜下风,道:“为老不尊不算,还为老不休。”货郎不知其意,问道:“何为为老不休?”云遮星道:“烈日炎炎,七老八十,不在家享受清福,在外瞎折腾,是为老不休。”

货郎轻笑道:“七老八十,我自食其力,行街过巷,收收破烂,卖卖芽糖,方便民众,买卖公平,童叟无欺,乐在其中耳。不像有些人——嘿!”他欲说还休,脸露讥笑。云遮星道:“不像有些人怎么样?”

货郎捋了一下长须,“嘿嘿”笑道:“偷梁换柱,以次充好,欺骗大众。”云遮星一惊,他指的明显就是彩球招亲中的“狸猫换太子”。这件事只有高宝、依依,还有自己知道,这老头是怎么知道的?看来,货郎绝非等闲之人。

她本想羞辱他人,反而自讨没趣,只好车转身,悻悻而去。

去到不远处,拿出藏在口袋的拨浪鼓,暗笑道:“哼!臭道士,偷了你的吃饭家什,看你怎么做买卖?以后你就干吆喝吧。”笑语未了,突然头发松动,长发散肩,伸手一摸,原来是玉龙簪不见了踪影。举目望去,正疑惑间,货郎手握一只一尺多长的玉龙簪,自顾玩弄不暇。

原来自己偷拨浪鼓的同时,玉龙簪也被人偷。

云遮星气翘过来,抢过货郎手中玉龙簪,嗔道:“你——”货郎接过她手中的拨浪鼓,笑吟吟道:“我是道士,但不是臭道士。”

午牌时分,“天归来”偌大的地场乌泱泱的站了一大片人。

人潮汹涌,人头攒动。云遮星穿着红色的旗袍端坐在吊脚楼的中央,献娇给笑,显妩露媚。

酒楼老板也穿上了红色的大马褂,威风八面,春风得意。今天他很兴奋,“天归来”乃天甲城的繁华之所,向来就是宾客满盈,生意火红,日进斗金。只是这两天碰上了这么大的喜事,不能不说是他的大运气。

彩球招亲大会,他酒楼的生意不火红还行么?要是云遮星一高兴,说不定给他多加银两不可,因此,当云遮星提出要在这里彩球招亲时,他一个劲的满头答应。

云遮星颔首致意:“老板,现在可以开始了。”

老板清了清喉咙,喊道:“各位,今天,江南四大美女之一——愁西施的彩球招亲大典,马上就要开始啦!下面,第一个仪式,是美女大拷问——请问美女——您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云遮星大声的答道:“请客吃饭不上菜。”老板一怔,道:“这——”

老板满是皱纹的脸马上挂满笑容,道:“嘿,说话还挺幽默的,那您最大的爱好是什么?”云遮星答道:“买东西不付账。”老板不懂,问:“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云遮星答道:“买东西要付账。”下面哄堂大笑。

老板问道:“特长是什么?”云遮星答道:“走路不坐车。”问:“您的人生格言是什么?”云遮星嗲声嗲气的,答道:“爱你咋的。”

“好——”叫好之声此起彼伏。

“下面,招亲开始——”老板一声令下,台上鼓声喧天。云遮星迈着罗圈腿,走着八字步,向台前缓缓而去。在人们的尖叫声中,她把一个五颜六色的彩球向人群中抛去。

那些男人们苍蝇叮屎般涌来,向那彩球奔去。

随着鼓点的欢快的节拍,彩球在人群的头顶上跳跃,那无数的手纷纷举起,随着彩球的走向,一拨一拨的舞动。

高宝不便露面,很是焦急,在后台踱来踱去,口中念念有词:“救苦救难的一娘菩萨,保护依依招个如意郎君。”

依依在后台看了,拍着手,乐呵呵道:“好玩,好玩。”她拉着高宝,手舞足蹈的,笑不迭的道:“丈夫,你看,好玩。”看着依依脸上的愁云已是烟消云散,高宝感到些许的欣慰,道:“好玩吧!没有见过吧?在我们的大清王朝,经常用这种方式招亲。”

依依笑吟吟的竖起大拇指,道:“好玩,丈夫,你行!”

下面一片乱哄哄的。彩球这边滚,人儿这边倒;彩球那边滚,人儿那边倒。重重叠叠的身子,有时候发出撞击的声响。明明见到球就在眼前,可就是够不着,真是令人心焦。这样推搡了好久,突然,一个人抓到彩球了。

依依乐了。可是,只一忽儿,那彩球又滚到了别人的手里,见着彩球在人群中滚来滚去,依依可焦急坏了。

你抢我夺,矮男人们疯狂的抢着彩球,也在疯狂的抢着自己的幸福。有时,绣球被人高高的挑起,一会儿又从高处落下,人群就像是大海的浪涛一般向着那个球儿涌去。

“哎呀呀呀!——”地上人挤人,人推人;“啊哈哈!——”地下人压人,人踩人,“哗哗”倒了一大堆。

突然,一个人拔地而起,飞起一脚,那球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转瞬不见了。地场顿时无声,大家一阵惊愕,千万双眼睛发出追寻的目光。可是,那球像水蒸气,在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

这可把人急坏了。很多人有了些失望,那些势在必得的更是唉声叹气。云遮星实在坐不住了,后台的依依惊呆的合不拢嘴,高宝错愕不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