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佗罗国历险记 > 第34章 猜谜大赛

第34章 猜谜大赛

高宝问:“你是用什么买下我的?”玉满堂道:“用我的油坊买的。”

高宝又问:“没有了油坊,就是有了我这个活木,又能干什么用?”玉满堂满脸得意:“哼,我还要做什么油坊生意,“说着,双手一供,“我把你献给皇上,等着升官发财。”

高宝又问:“那你是用什么把我换来的?”玉满堂不假思索:“豹头腰牌啊。”

高宝冷笑一声:“你的豹头腰牌呢?”“这——”玉满堂一时语塞,腰牌早被皇上没收了。“你把豹头腰牌拿出来,我就跟你走。不然——”

“不然怎样?”,玉满堂暴跳如雷:“不要听他胡说,把他绑起来!”

下面一阵喊:“把他绑起来!”大家恶狼一般,扑了上去。

高宝哈哈大笑:“唉!可惜啊!可惜一个堂堂的佗罗大国,都是些毫不讲理的蛮夷之人;都什么时代了,还如此蛮化未开……”

一个杀手气急了,一个耳光打在高宝的脸上,大骂:“混账东西,不许辱骂我佗罗国的国民,我们是天下最优秀的民族。”人群蜂拥而上,嚷着:“不准骂我们,打他!”高宝羞恨交加:“你们是一群畜生。”

拳头雨点般落下。

玉满堂拼了好大得劲,才制止义愤填膺的人群,转身对高宝说:“你还有什么条件?我尽量满足你,我要让你心服口服。”高宝从来没有受到如此的侮辱,他摸了摸发烫的脸,满嘴含血的对玉满堂谇道:“什么样的国民?呸!都是些野蛮、愚昧、疯狂、无知的……”

骂声没完,人群中的一个白眉老者站了出来:“好!骂的好!”杀手们指着白眉老头,骂他:“老不死的东西,你什么意思?”

白眉老头不气不恼,对这群人视若无物,走到高宝面前,不怀好意的笑着:“你不是欺负我们佗罗国没有人么,好,你说,到底要怎么样?”

老头言谈举止,雍容典雅,气宇不俗,一看就是个儒者。

高宝撇着嘴:“要文斗,不要武斗!”

玉满堂忙道:“不行,老头,此人非常诡异,不要中了他的奸计。”

那儒者笑道:“莫慌!我倒要听听他,什么是文斗?什么是武斗?要文斗,我们就文斗,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会欺负我们泱泱大国没有人才。”高宝撇了一下头,拢了拢凌乱的头发:“文斗就是非暴力——”

玉满堂走了过来:“老头,不行啊,文斗,我们不是他的对手,等下一定会上他当的。”玉满堂吃尽了高宝的苦头,知道此人诡计多端,难以应付。

其他的人也都乱哄哄的表示不同意,那人一摆手,毋庸置疑的:“不!我们就来个文斗。”

儒者笑了:“是你出题,还是我出题?”高宝道:“随便!”儒者左思右想,开口道:“好,那我先出题。我们佗罗国有十大谜语,千百年来,没有一人能够破解;今天,看你的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本子,照本宣科:“什么是铁树开花?什么是种豆得瓜?什么是公鸡下娃?什么是羔羊执鞭访子牙?什么是冷冷清清弹琵琶,什么乌云满天见月圆?什么是回头客,六指手?什么是悟空翻斗回娘家,什么是唐僧背媳妇到天涯?”

高宝颇有些为难了。

其实,这些都是佗罗的先人留给他们的十大魔咒,流传至今,无人能解。他愁眉紧锁,有些无计可施了,他不知道矮子们怎么会提出这样的难题,平时题诗作对也就罢了,猜谜破咒确是勉为其难,他有些后悔了,不该贸然给自己下不了台阶。

下面的人一阵欢呼:“快啊,快说啊,是什么啊?”

他暗忖:“不行,我不能败在这一群矮人的手里。”他努力的镇静自己,踱来踱去,冥思苦想。突然,他面有喜色,不慌不忙的从楼上走了下来,踱到旗杆树下,吩咐老板道:“有烦您放下灯笼。”

大晚上要放下什么灯笼?老板和所有的人一样,都有些讶异。在人们的一片迷惑不解之中,高宝从容不迫的点上蜡烛,放在灯笼里,冉冉升起。

他一言不发,笑看大家。

矮人们嚷嚷:“什么啊?这是什么啊?”高宝依然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人们等得不耐烦了,脖子伸得像王八的头,一直在看着“铁树开花”。

只有儒者看出了些眉目,笑呵呵道:“铁树开花了。”人们还是不解,疑惑的看着白眉老者,又看看高宝。老者颔首笑了:“铁树是旗杆,灯笼是花。”

矮人们恍然大悟:“哎呀!原来是这样啊!”

儒者道:“那么,下一个是什么呢?”“这个嘛,”高宝沉思了一下,走到一个喝黄豆菊花茶的人跟前,把他的茶尽数倒入一个喝酒的人的葫芦里,慢吞吞的说道:“这就是种豆得瓜。”

矮人们不屑:“这怎么是种豆得瓜呢?”

儒者解释道:“这还不知道?把豆子种进去,再把茶喝掉,不就是种豆得瓜吗?”儒者得意洋洋,老脸绽出了笑容,他非常得意,因为在所有的矮人群里,只有自己才可以和这个活木媲比。

人们大喊:“种的什么瓜啊?”老者脸上露出些鄙夷之色:“什么瓜,还不是葫芦瓜!”

底下一片欢呼:“厉害!”“了不起!”“好样的。”

老者还是有些不甘心,挑衅的看着高宝:“那么,公鸡下娃呢?”高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缓步来到离“旌阳居”一箭之遥的瓜蔓旁,对众人道:“那就是公鸡下娃。”

矮人们一时糊涂,有人问道:“这算什么公鸡下娃啊?”高宝得意道:“你们看,蔓上有只公鸡在睡觉,蔓下有个娃在睡觉,公鸡下娃。”

矮人们似乎都惊醒过来了:“原来是这样啊!”“此人真是神仙!”有的伸出大拇指,赞叹不已。

他们对高宝的才智不得不刮目相看!

高宝的解答让大家心悦臣服,想不到祖宗留下的诳语,在一个外来的活木面前如此不堪一击。此时,他们既有对高宝的钦佩,又有解题带来的愉悦;还有,这么多年来,自己不能破谜的羞愧。

不行!还有几个谜不能全让他一个人猜出来了,一定要难住他,不然会贻笑子孙的。儒者道:“那么,下一个呢?‘羔羊执鞭访子牙’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