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佗罗国历险记 > 第56章臭气熏天

第56章臭气熏天

第二天一早,他躺在石板上,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有人争吵,一个声音:“兄弟,求求您,我给您磕头了,您就让我们进去吧,我要拜见大哥。”

关山豹的声音:“不进不进,磕头也不进,我大哥还在睡觉呢。”

一个恳求道:“就让我们进去见大哥一面吧。”山豹道:“赶紧走,谁是你大哥?!你们这伙恶人!”

高宝向外面喊了一声:“山豹兄弟,你和何人争吵?”说话之间,外面闯进了四个人来。

关山豹依然还在制止:“我说了不见,你们还要硬闯,看吧,骚扰大哥睡觉了吧。”

高宝一看,这不是四恶吗?他们通身泥巴糊涂,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完全失去了向前的威风和光彩。高宝警觉顿生:

“你们……你们来干什么?”

四恶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异口同声:“大哥!”这话听来咋就那么别扭,高宝冷笑一声:“哼!不就是要我跟你们走嘛,用不着称兄道弟的用苦肉计,这样费事麻烦。”

他走了出来:“今天我跟你们走得了。”

四人齐声道:“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大哥虎威,万死不赦!”

说着,磕头便拜,唬的高宝连连后退。

疤头道:“大哥,昨天的事情真是羞杀我等,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这一回吧,我们再也不会为难您了。”疤头平时动辄杀戮,现在跪地磕头,高宝很是纳罕,正色道:“我和你们今世无冤,来世无仇,你们一直苦苦相逼,是何缘故?”

四恶痛哭流泪,聋子大声哀求:“大哥,昨夜之事,真是羞杀我等,要不是您指点迷津,我等将还在黑暗中摸索。”

“我指点了哪门子迷津?”也许是“诚信果”的功效,四恶脸上少了很多的杀气,拐子也安静了许多。高宝料他们无恶意,也就走了过去,扶着年纪最大的聋子,温声道:“老前辈,您这样做,真是折煞我也,请您快快起来,有话好说。”

聋子磕头不止。

高宝慌了:“这就怪了,你们快起来说话吧。”

底下山呼:“谢谢大哥!”

高宝生怕吵醒了依依,一个个把他们扶起,就在窑洞外找了个地方坐下,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他们的故事:

他们都是大清王朝的乡民,洪水泛滥的季节,他们被大水冲到了佗罗国,背井离乡,流落到了这里;后当做活木进献给了朝廷,借着有些本事,在和野兽的格斗中,他们侥幸活了下来。

后来派上了战场,战胜回朝的路上,他们喝了失忆水,早把以前的一些陈年往事忘得一干二净。后来遇上大赦,各自成了官府的“恶奴”。

昨天,他们吃了云遮星给的“诚信果”,睡了一个囫囵觉,今早醒来,方才记起各自的身世来历,故事遭遇。想到高宝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这才一路追赶到了这里。

高宝激动不已,关山豹更是兴奋异常,六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高宝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四人起身道:“早不记得了。”高宝扶起拐子:“你叫王一诺,十几天前就知道了。”然后,从怀里掏出铁券丹书,依他们站立的顺序为序,叫他们一一前来听令。

第一个是疤头,诗云:“秦帝嬴皇太发狂,重征暴敛建阿房;威加海内灭侯国,四海嫔妃尽冷藏。”

高宝道:“恭喜兄弟,你有名字了,叫秦重威。”

第二个是瞎子,诗曰:“李来桃去称心怀,自此荣华获横财;库有万金谋大事,秀才一举盛名回。”高宝牵着瞎子的手,“恭喜,您叫李自库。”

聋子写的判词是:“郦山阿房,先秦修造。楚人一炬,可怜焦土。”聋子的名字是:“郦先楚”

“天天果”竟然有这么大的神功,这分明是青莲的暗中相助;几个老乡能够相见,分明是神的指引。

四恶再拜:“大哥是我等的再生父母,小的能够重见天日,有赖大哥救命之恩。”高宝连连摆手:“使不得,我奉真神之命,传达圣听,你们都是江湖上的名流,我这个无名鼠辈岂敢没大没小,妄受前辈跪拜?”

高宝真的受不了,他走进了窑洞。

四恶把高宝摁在石头上坐下。

突然,一股恶臭的气味扑鼻而来,直向他们的心脏飘去,四恶惊呼:“什么味道?”一个跌蹶,一起向后面倒去。

“啊——”四人呕吐不止。

“臭鸡蛋?腐肉?还是——”呕了之后,四个人在窑洞里打转,想要寻找臭源。

云遮星吸了一下,一股恶臭的鸡蛋味钻入鼻腔。她努力控制住自己,顺着臭味寻找,才发现高宝的一只鞋子在刚才的挣脱中掉了,从那里飘出的气味弥漫了整个窑洞。

“唉,你多少天没有洗脚?”她摁住鼻子:“你几个月没洗脚了?”

“嘿嘿!想不到大哥还有这么个秘密武器。”

高宝面红耳赤。

“快,帮你大哥打盆水来。”

高宝慌忙滚了下来,找着那只鞋穿好。聋子大声嚷嚷:“这什么味道?”他没有听觉,可是味觉特别好,所以比任何人都闻得更多的臭味。

高宝举起手中的铁券丹书,解释道:“这是一娘仙士的神签,前三句取句首的每一个字,就是你们的名字。”

云遮星自然是验收三个人的手指头,嘀咕着:“没想着这几个丑八怪,名字倒是蛮有诗意的。”可是,说归说,看着四恶伤痕累累,她还是拿出救急包,给大家敷药。

瞎子一边敷药,一边笑着:“大哥这招也太损了,害得我们自相残杀,个个挂彩,真是要不得啊。”疤头打趣道:“大哥看起来是个文弱书生,杀人一点也不含糊,我的胯下现在还有刀剜般阵痛。”

云遮星笑吟吟的:“最好把你的那毛毛虫割掉,免得你到处寻花问柳。”

瞎子对云遮星笑道:“云姑娘也太狠了,你的玉龙簪是不是有毒,我的后脑勺至今还在发痛?”云遮星笑道:“是啊,我的玉龙簪有红花剧毒,谁叫你们苦苦逼杀,死了活该。”

瞎子笑道:“我死不足惜,可惜我的疤头老弟,美人没到手,就要死在石榴裙下,做了个枉死的风流鬼。”

大家听了,大笑不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