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穿越后我成了狗仔队头头 > 第104章 砸东西,故意的~

第104章 砸东西,故意的~

叶雨竹猛然回头,只见老婆婆被一群身穿华贵长袍,头戴金色发冠的富家弟子围绕着。

“老太婆,快把你手上的银子交给我!”站在前方那名男子,虽着华贵长袍,但是他的衣服,与其余人的不同,而是有一种……陈旧的感觉。

老婆婆抬眼,眼中噙着泪水,嘴唇发抖,哽咽道:“孩子,别再错下去了!”

“给我!”男子直接上手要抢老婆婆怀中的手帕。

可老婆婆却紧紧地抱住自己缩成一团,不给他得手。

男子见得不到她手中的银子,恼羞成怒,一脚狠狠地踹到老婆婆的身体上,一声痛苦呻吟从喉中传去。

“住手啊!”叶雨竹高吼。

站在她身旁的女子,立马跑向前将老婆婆扶起来,“阿婆,你没事吧?”

老婆婆摇摇头,眼眶通红,“我没事。”

叶雨竹挡在老婆婆跟前,眼神凌厉地扫视一眼在场的人。

那群男子瞧她们不过是两位女子,那挑逗之心将要溢出来,他们吹着口哨,满嘴的污言秽语。

叶雨竹眼神瞬间暗淡下来,皱了皱眉,说出来的话如同冰窖般,“你们是想死吗?”

她鲜少生气,除非是真的触碰到她的底线了。

眼前这群男子,不尊重老人,也不尊重女性,简直就是败类。

她手中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眼神紧紧地盯住前方。

“姑娘,你可以吗?”扶住老婆婆的女将试探性问道。

她的背影映入瞳孔之中,那是一个坚定的身影。

她微微颔首,解开挂在腰间的荷包,在那堆男子冲上前时,食指推开盖子,手往前面一挥,瓶子里头的粉末尽数扬起。

男子们连忙捂住口鼻,咳嗽起来。

叶雨竹歪了歪头,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讥笑道:“就一点点粉末,你们可就受不住了?”

“弟兄们!给我抓她回去!”为首的男子怒视着叶雨竹,大声吼着。

她并未慌张,而是保持着同样的笑意,淡定地瞧着他们,只见她薄唇轻启:“3、2、1。”

话落,方才欺负老婆婆的男子们突然感觉四肢都使不上劲,眼神还有些模糊,脚步虚浮。

他指着叶雨竹,颤颤巍巍的,“有毒?”

叶雨竹双手背过腰间,弯身嬉笑看向他们,“不然呢?”

“姑娘,姑娘。”老婆婆跪在地上,不断地向叶雨竹磕头。

她转过身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上前阻止她磕头的动作,“阿婆你干嘛?”

老婆婆手指颤抖地指向那名穿着陈旧衣服的男子,磕头求叶雨竹给放过他。

叶雨竹蹙眉问:“阿婆,他是谁?”

“是我那不省心的孙子!”

孙子?

得知男子身份时,眸中冷意更甚。

既是亲孙子,为何要这样对待亲祖母。

叶雨竹瞧了女将一眼,她识趣地将男子提到叶雨竹跟前。

“你是阿婆的孙子?”

男子眼皮眨了一下,承认了。

“你为何要跟着他们一起伤害阿婆?”

男子并未回答,倔强地扭过头。

老婆婆蹒跚着上前,拉了拉叶雨竹的袖子。

她侧耳倾听阿婆的讲话,越听越觉得不靠谱。

“阿婆,你孙子这是不当你是亲奶奶,你还要维护他?”

老婆婆无奈地摇头,“他爹死得早,留下他一人在偌大的南城侯府之中,南城侯府的主母并非是他的亲生母亲……”

老婆婆将往事一一诉说出来,叶雨竹听后,无奈地叹了叹气,在荷包里头拿出另外一个瓶子,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塞入他嘴巴之中。

“吃吧,看在你是阿婆孙子的份上,我饶你一次。若再多一次,你这条小命我可就不会放过了。”

说罢,叶雨竹将老婆婆扶起来,与女将一起陪同她往老婆婆家中走去。

……

谢笙饶有兴趣地翘着二郎腿,手往后搭在桌子上,目光淡淡地瞧向方园客栈里头的摆设和客观。

客栈的门面用红漆刷成,上面镶嵌着精美的图案,门楣上挂着一块用铜铸造的招牌,上面刻着“金玉满堂”四个字。

一进门,就能看到一个装饰着精美花纹的屏风,上面画着山水画。

客栈的装潢十分华丽,房间里的床铺、桌椅、灯笼等物品都采用了精美的雕花和彩绘,让人不暇接。

在谢笙进去之前,客栈内还是一片热闹非凡。

店小二们穿梭忙碌,客官们或结伴或独自出现在客栈,有的坐在楼上雅间,有的则坐在楼下大厅。

客栈内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客人们相互交谈,掌柜的叫卖声,店小二们来回送喝水的声音,还有客官叫口号的声音。

只不过在他进来后,点了一壶茶水,下一刻他一声令下,身边站着的女将们把在原地的客人都往外赶出去。

店小二们还想阻止他们赶客人出去,可是谢笙只是在腰间拔出一把小刀,用力插在客栈的桌子上,脸上虽是笑着,可那笑意是让人胆颤心惊,“谁敢阻拦,可以试一下。”

被赶出去的客人和店小二敢怒不敢言,他们认得出穿着盔甲的女将们,正是余府的人。

等把人都赶出去后,谢笙站起身环视了一遍客栈,然后举起手轻轻一挥。

女将们纷纷拔出佩剑,她们眼神锐利,手中的长剑与短刀出鞘,寒光闪烁。

她们不慌不忙,迅速将客栈内所有的桌椅翻倒,砸碎,木屑与杯子碎片在空中飞舞。

须臾之间,店内的所有桌椅都被毁坏掉。

谢笙满意地瞧着眼前的场景,轻轻拍了拍手。

想要转身离开时,藏匿在二楼的掌柜才姗姗来迟。

谢笙仰头望向二楼之人,心中想着:“他应该就是暗探之一了。”

“这位客官,故意毁坏他人财物,请跟我们到官府走一趟。”二楼之人,面容冷峻,那头发中隐含着些许白丝。

谢笙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敢报官吗?”他目光锐利地盯向二楼之人。

而后轻轻一踮脚,翻身跳上二楼,站到那位掌柜的身后,用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你就不怕我把你暗探的身份告知官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