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傅总,您的白月光认罪跳崖了 > 第32章 最后的时间,只想好好爱自己

第32章 最后的时间,只想好好爱自己

沈唐咬紧后槽牙,盯着这个居高临下看着她狼狈的男人。

自顾自的爬起来,沈唐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麻木冰冷的看着男人,“是啊,傅大少有许婉绾小姐了,又怎么会在乎沈唐嘴里喊谁,傅聿瑾和沈唐都要离婚了,又何需在乎关于沈唐的任何东西。”

拿起自己的包包,沈唐没有再给傅聿瑾任何一个眼神,脊背挺得笔直,强撑着自己的傲气,大步走出去。

她告诉自己,沈唐不要回头。

不要留恋。

大步往前走。

他已经不值得你有任何的留恋了。

傅聿瑾阴沉恐怖的目光盯着沈唐的背影,紧攥的拳头彰显着他强压的怒火。

沈唐不断地往前走,她好像听到自己的航班已经在播报登机了,她不断地往登机口走,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人。

她可能太自私,最后的日子,她只想好好爱自己。

好好爱自己。

紧跟着的,身后传来一阵有力的脚步声。

一群身着黑衣的男人气势汹汹地跟上来,站在最前面的何雅快速走到沈唐身边,“太太,先生请您回去。”

沈唐无动于衷。

她像是没听见,一个劲地往前走,往那个登机口走。

“太太?”

何雅不悦地皱起眉,“既然太太不配合,那么,得罪了。”

她挥了下手,身后的保镖朝沈唐快速走去。

沈唐目视前方,就那样往前走。

她提醒自己,不要回头。

沈唐,别回头。

她在自己骗自己,只要不回头,她就可以当这些人不存在。

“太太。”

一个保镖的手扣住了沈唐的肩膀。

沈唐僵在原地,闭上眸子。

终究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吗?

哪怕他已经为了许婉绾的孩子派人绑架她,把她关在囚笼里,折磨了一天两夜,依旧不想放过她,因为什么?

因为她还剩下一口气。

因为她还没死吗?

“太太,请跟我们回去,先生在等您。”

回去?回去?回哪去啊?

“太太……”

“滚!”

病弱的女人突然发力甩开保镖的手,她猛地回头,早已赤红的眸子犀利地盯着这些人。

“回去?回哪去啊?我跟他离婚了,我答应离婚了,离婚了还不行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说了我没有逼许婉绾去打掉孩子,为什么不相信?为什么你们不相信?还不够吗?真的还不够吗?把我关在牢笼里,折磨得我差点死掉,还不够吗?为什么要追来?为什么?最后的日子了,我只想一个人,我只想好好爱我自己,很过分吗?最后的时间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好好爱自己,我想要的就这么多,很过分吗?”

上前来的保镖被沈唐突然爆发的情绪搞得一愣。

就连何雅也是一愣,站在那呆呆的看着这个情绪崩溃的女人。

在她印象中的沈唐一直漂亮优雅,气质干净清冷,这样的人好像没什么事能让她生气,像这样突然的情绪爆发,大呼小叫,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着实让她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你想去哪?”

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

傅聿瑾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他俊美的脸上是冰冷入骨的表情,漆黑深邃的眸子盯着她,仿佛恨不得将她撕碎。

沈唐曾经迷恋过这张脸。

这双眸子也曾经温柔缱绻地看过她。

可是,一切都变了。

现在,这样的傅聿瑾只让她害怕。

打心底的害怕。

她真的好怕傅聿瑾会重新把她抓起来,丢回那个漆黑冰冷的牢笼里,让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闭了闭眼睛,沈唐悲戚绝望地看着傅聿瑾,“傅聿瑾,还不够吗?我没死,还不够对不对?”

把她关在那个牢笼里,没饿死,没冻死,还不够对不对?

傅聿瑾走上前,手里的烟蒂被他掐灭,他满脸讽刺,上前一把扣住沈唐的后脖颈,“当然不够,我现在恨不得立刻掐死你。”

傅聿瑾看着沈唐那张惨白的脸。

除了这张脸白一点,她哪里有半分得癌症晚期的人该有的样子。

癌症?

呵呵。

骗子!

他还相信了,还对她怀有愧疚,还帮她赎罪,打算不再计较她逼死许婉绾孩子这件事。

现在看来,多可笑啊。

傅聿瑾抬起手将那份显示着身体健康的检查报告甩在沈唐身上。

“解释,癌症晚期,嗯?”

沈唐癌症晚期原本就是沈司泽告诉他的,现在他更加认定这只不过是他们兄妹编造的谎言。

为的就是让所有人都心疼沈唐,为的就是让他愧疚,从而不再追究沈唐逼许婉绾去打掉孩子这件事。

思及此,傅聿瑾更加愤怒。

他这个人这辈子最厌恶欺骗。

而沈唐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他。

放过她?

做梦。

沈唐看着砸在身上的检查报告,是那份她拿来骗老爷子老夫人的检查报告,健康的检查报告。

沈唐多希望这份检查报告上的一切信息都是真的。

她真的还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

泛着泪光的眸子盯着检查报告,唇角抿出一个苦涩的笑,眼泪大颗大颗地砸下来,她仰起头,把眼泪憋回去,“要什么解释呢?我没得癌症,不会死了,你觉得很可惜,很难受是不是?”

傅聿瑾冰冷地扯了下唇,“你真的很喜欢骗人,看到别人为你伤心,为你愧疚,你很得意,很高兴是不是?”

两个人四目相对。

声音里满是要刀人的冰冷。

沈唐轻笑了一声,“看到你这生气的样子,我是挺高兴的……咳……”

猛的,傅聿瑾抬手一把握住了沈唐的脖子,直接将她摁在墙上,他手上青筋暴起,整个人愤怒到不行。

“逼死婉绾的孩子,用胃癌欺骗大家,现在你还想跑,你想跑去哪啊?”

沈唐的眸子微微颤了颤,窒息的危险将她整个包裹,她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赤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傅聿瑾,“我想去……去见不到你们的地方,见不到你的地方,只要见不到你,我都想去,满意吗?满意吗?”

傅聿瑾看着沈唐抖动的唇瓣,听着沈唐说的话,隐忍的怒火化作冷笑,直接笑出了声。

“好可惜,被我抓到了,你逃不了了。”他在她耳边恶魔低语,“像你这种恶毒可恶的女人还想逃出国逍遥快活,做梦,沈唐,你该死,你逼死许婉绾的孩子,你该……”

沈唐咬紧下唇,狠狠闭了闭眸子,睁开眼的下一秒。

“啪!”

一瞬间,寂静一片。

“先生。”何雅着急地上前。

傅聿瑾抬了下手,用舌尖顶了顶麻木的口腔壁。

沈唐被丢在地上,抬起头看着男人,“对,我该死,我在你带着许婉绾回来,还天真地对你抱着幻想时,我该死,我没有第一时间答应离婚,还想给你和自己一个机会,我该死,是我做错了选择,我该死,所以,傅聿瑾,我要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