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当看书 > 斩龙殿傲世无双 > 第81章 雾隐时分

第81章 雾隐时分

“进入羞女峰,除了云门,难道就没有其他途径吗?”闵墨皱起眉头,满脸疑惑地问道。

“当然有,只要你是通天一族,那自然就能方便进出。”络腮胡子冷漠而又不屑一顾地回答道。

听到这话,帝女心中一阵急切,她连忙追问道:“除此之外,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络腮胡子看了一眼帝女,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然后冷冷地说:“云门之匙,乃是希罗的老祖宗们留给希罗人的,这也是他们用来制衡通天一族的唯一方法。羞女峰终年云雾缭绕,气候更是反复无常,如果无法掌握云门的秘密,就算是强行闯入其中,也绝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你们来到这里,难不成就是想要进入云门?”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怀疑和质问。

“没有啊,只是随意问问罢了!”帝女看到对方产生了怀疑,急忙转移话题问道:“这片浓雾通常会持续多长时间呢?”

“这个可不好说呀,以前一般都是在下午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开始起雾,但最近这段日子,好像时间变得越来越混乱了。通常情况下,当我们看到山谷里的云雾向上翻滚时,就必须得关紧门户了!”络腮胡子语气平淡地回答道。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忧。只要在室内关好门窗,那些冰蛞蝓就不会来打扰你们的。它们本来就喜欢潮湿的环境,在干燥的地方,它们基本上很难生存下去。今晚你们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依我看,这雾气今晚应该是停不了啦!”

“闵先生,你看,我们现在怎么办!”帝女低声问道。

“先住下呗,看情况行事!”闵墨回答道。

“还剩五个房间,给他们那四个外国人两个房间,剩下两个双床房,一个大床房,你们自己协调!一会下来这里,我们准备了晚餐,如果浓雾不散,不能外出户外,老老实实在屋里呆着,否则自己的安全自己负责!”络腮胡子说着,扔过三个钥匙牌。

“姐姐,我们一个房间吧!”八豆妖小心翼翼地跟在帝女身后,轻声细语地说道。

帝女猛地转过身来,目光如炬地盯着八豆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皱起眉头,语气有些不悦地说:“你这小家伙,年纪不大,想法倒是不少啊!告诉你,今晚我自然是和你的这位大哥哥一个房间!”

帝女的话音刚落,她便对着八豆妖妩媚地笑了笑,接着迅速迈开修长的双腿,身姿摇曳地朝前方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八豆妖的视野之中。

看着帝女远去的背影,八豆妖无奈地吐了吐舌头,心中暗自嘀咕道:“唉,这个姐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一旁的闵墨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微微一笑,走上前来,温和地对八豆妖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一个房间。毕竟这里只是个普通的客栈,条件也不会太好,只能将就一下啦。”

说完,闵墨将手中的钥匙牌轻轻一抛,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八豆妖的手中。紧接着,他转身走向大厅,向老板要了一瓶冰镇啤酒,然后回到座位上,默默地对着窗外弥漫的浓雾,独自品味着那沁人心脾的凉意。

在希罗圣域这里,对外的交通真可谓是极为不便!所以,能够喝到的啤酒品牌自然而然地就不多。然而,闵墨现在喝的这款啤酒牌子叫做 everst,想必应该就是当地自己酿造出来的那种精心制作的精酿啤酒。不得不说呀,这酒喝起来的口感确实还是挺不错!

再看看大厅那边,那几个老外居然还没有离开大厅。那个小姑娘和那两个男人,此时此刻正在忙着给他们处理身上的伤口。从他们身上那些伤痕累累的状况来分析判断,他们这次所受到的伤害,恐怕绝对不会太轻。

转头看向窗外,发现外面的光线依然还是很明亮的样子。这样看来,至少可以说明太阳仍然还没有下山。要知道,希罗圣域的时差跟位于中土的大夏相比较而言,差不多都已经有三个小时左右的差距!按照时间推算下来的话,这个时候,远在京城的秦可,估计早就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吧。唉,也不知道秦守的伤势如今到底恢复得怎么样了……

就这样一个人胡思乱想着,闵墨慢慢地把眼前的啤酒喝光了,他正想着要打招呼再要一瓶,突然却有人把一打啤酒放到了他的桌面上。

闵墨抬头一看,却是那大厅里今天给他们开门的那个小姑娘。那小姑娘见闵墨抬头,便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然后说道:“这是有人请你喝的!”

“是谁?”闵墨问道。

“他说,你晚点就会知道的!”那女孩说完又是意味深长的一笑,随即转身离开,继续协助那两个男人给老外处理伤口去了。

“他们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闵墨随口问道。

“这已经算是轻的了,刚才门口两位你也看到了,明天你会发现门外连渣渣都不剩!”那小女孩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门口,低声回答道,仿佛害怕被门外有的东西听见一般。

“他们来这里所为何事?”闵墨疑惑道。

“来羞女峰的人,通常只有两个目的,要么是为了逃命,要么是为了修行。然而,大多数来修行的人,往往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只有那些来逃命的人,才真正领悟了修行的真谛,许多人留了下来,修成正果。不过,最为常见的是,许多来修行的人,最终变成了逃命的人,而许多来逃命的人,最终却变成了来修行的人,这些人循环往复,乐此不疲,在希罗圣域无所事事,虚度光阴!”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闵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满脸络腮胡子的人在说话。

“可是我看他们成双成对的,倒更像是来这里旅行的!”闵墨说道。

“希罗圣域遍地都是雪山,如果要登山旅行,随便哪一座山的风景都比羞女峰要壮丽数倍,而羞女峰是唯一一座攀登死亡率高达 20%以上的雪山,更别提这几年出现云门紊乱之后,这个数据还在不断上升。再说了,希罗圣域这个地方交通极为不便,至今都无法开通航线,在这个世界上,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你觉得,这个地方适合情侣谈情说爱吗?”络腮胡子幽幽地说道。

“那他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闵墨越听越觉得云里雾里,于是不解地问道。

“不需要问,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络腮胡子冷冷地回答道,说完,就径自在吧台里面忙碌起来,似乎不再准备搭理闵墨。

经过这一下午的接触,闵墨算是对这络腮胡子已经有了些许了解,于是也就不以为意,自顾自喝起酒来。

不一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闵墨见窗外的浓雾却依旧没有散去,反而看上去更加浓重,在室内昏暗的灯光衬托下,呈现出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深蓝色。

这时,大厅内,突然一阵怪异的音乐声响起,那声音如同点点雨滴淅淅沥沥地落下,又如同轻声呢喃,在大厅中蔓延开来,闵墨从未听过这种音乐,也不知道是何种乐器演奏出来,只是觉得这音乐如泣如诉,空灵飘渺,犹若仙乐,甚是动听。

随后,一阵沁人心脾的香气阵阵袭来,闵墨循着香味望去,只见四个身披黑纱的女孩,手上提着香炉,袅袅娜娜地向着这边走来。

这四个女孩皮肤白皙,眉眼低垂,容颜甚是俏丽,那一袭黑纱轻盈飘逸,随着那音乐缓缓飘动,犹如仙子一般。

直至女孩们走近,围着那四个受伤的老外站定,闵墨才发现,那四个女孩身上仅仅披着一袭通透的黑纱,里面居然是一丝不挂,白皙的胴体在轻纱下面,若隐若现,这不禁令他想起那天在萧家别院遇见的圣女,那天她的密室,也仅有那有一袭轻纱,只不过,圣女的轻纱是白色的。

女孩围着那四个受伤的老外站定之后,便开始用那冒着轻烟的香炉,向着四个老外轻轻舞动,让那些轻烟缓缓的飘向他们,四个老外则闭目养神,正襟危坐,似乎正在接受治疗。

不一会,又是四个女孩,身披一样的黑纱,同样的步伐款款而行,只是手上捧着四盏造型别致的银色古灯,古灯上刻着一种神秘的纹饰,看上去年代久远。她们低垂眉眼,缓缓走上前来。

同样,也是围着那四个老外站住,然后缓缓的一手举起那灯,另外一只手,用手指捻着些什么,慢慢的洒入灯火中,只见那灯上火焰的颜色,突然变成一团团的粉红色,伴随着阵阵轻微的爆裂声,火焰上腾起一股粉红色的轻烟,随后,室内又飘起另外一股幽香。

这时,大厅的深处,黑暗中传来一阵婉转的吟唱,轻盈得如同清晨黄鹂的啁啾,在大厅内轻轻回荡,合着刚才那如泣如诉的乐声,闵墨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仙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